幼年時,我曾經有個很滑稽的想法:人活著如果不需要吃飯的話,那會省卻多少煩惱啊!及長,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連豬八戒都很饕餮,孫猴兒還要偷仙桃吶!不僅是人,任何動植物、神仙妖魔都是要吃飯的。可是我的滑稽想法並未因此而消失,只是換了個方位,寄希望於科學。覺得在科學高度發達之後,人們可以制造出一種純營養的食品,制成藥丸或是裝在牙膏罐裏,每日吞那麽幾丸或是向嘴吧裏擠那麽一點。那麽一來,所有的土地都會變成花園,無人去臉朝黃土背朝天,終年勞累。人世間的許多紛爭也就此停息。轉而一想,此種科學幻想是不科學的。如果所有的人從生到死都是向嘴吧裏擠“牙膏”,那就不可避免地要引起消化器官的退化,就會出現象《鏡花緣》裏的無腸國了。李汝珍在寫《鏡花緣》時,也可能有過如我之想入非非吧,或者說我之想入非非也可能是從《鏡花緣》中得來的。李汝珍比我高明,他雖然幻想出一個無腸國,可那無腸公子不還是要吃東西,吃得又多又好。何也?因為吃飯除掉療饑和營養之外,它本身還是一種享受,一種娛樂,一種快感,一種社交方式,一種必要的禮儀。擠“牙膏”雖然可以省卻無窮的煩惱,可那無窮的樂趣的也就沒有了。且不說從有腸到無腸之前人類還有可能毀滅,也有可能退化得象一個爬蟲似的。

逃遁無術,只有老老實實地面對吃飯問題。魯迅翻開了封建社會史之後發現了兩個字:“吃人”。我看看人類生活史之後也發現了兩個字:“吃飯”。同時發現這吃人和吃飯之間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歷代的農民造反,革命暴發都和吃飯有關系。國際歌的第一句就是:“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這是一句很完整的話,它概括了“吃飯”與“吃人”,提出了生活和政治兩個方面的問題。百余年間千萬個仁人志士揭竿而起,高唱著:“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去浴血奮戰。這一段驚天動地,可歌可泣的的歷史,我們的子孫後代不會、也不應該忘記。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不首先解決“吃人”的問題,那吃飯的問題是無法解決的。只是由於諸多並非偶然的歷史因素,我們在基本上解決了“吃人”的問題之後,沒有把吃飯的問題提到首位,還是緊緊地圍繞著“吃人”打主意,老是懷疑有人要吃人,甚至把那些並非吃人而是企圖救人的人當作是吃人的魔鬼。社會處於動亂之中,今天你鬥我,明天我鬥你,似乎忘記了人是要吃飯的。一旦想起人要吃飯時,卻又相信大躍進之類的奇跡,認為畝產可達兩萬斤,還可以不斷地提高出飯率。甚至認為信仰和意志是可以低擋饑餓的。有人堂而皇之地提出了可以三天不吃飯,卻不能一天不讀“老三篇”。結果卻是肚皮和人們開了個玩笑,事實證明“老三篇”可以不讀,不吃飯卻是不行的。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