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主編同志,我想給您描繪一下那些個挖我們墻腳的婦女是何等的沒有覺悟。您遍訪國內戰爭的各條戰線,寫了許多報道,我相信您不會忽略一個名叫法斯托夫的民風刁惡的火車站,這個火車站位於某個遙遠的國度的某個鮮為人知的地方,我當然去過那裏,喝過私釀啤酒,用以潤濕唇髭,但沒有咽下肚去。關於上述車站,有許多東西可寫,然而就如我們家鄉的俗話所說,別把上帝拉的屎搬過來當寶貝。所以我只寫給你看我親眼見到的。


“七天前,一個月色如洗的寧靜的夜晚,我們騎兵軍那列勞苦功高的軍用列車滿載士兵,在那個車站上停了下來。全軍戰士都滿懷激情地要把我們的共同事業推向前進,急於奔向別爾季切夫。可是我們發覺我們的專列卻偏偏不起動,我們的‘加夫裏爾號’①無意啟碇,它為什麽要在這裏中途停泊?其實這次中途停泊對我們的共同事業來說並非小事,因為背袋販子②,這些兇惡的敵人,其中婦女同樣占有半壁江山,正在厚顏無恥地對付鐵路當局。他們大膽地抓住火車的扶手,在鐵皮頂上飛快地奔來跑去,砰砰地捶打著頂,攪得人心惶惶。然而背袋販子資本的勝利是兔子尾巴,長不了。戰士們一個個自告奮勇地跳出車廂,終於讓備受淩辱的鐵路工作人員得以喘口氣。車站周圍只剩下了背袋子的婦女。戰士們出於惻隱之心,讓一些女人坐進了生有爐子的車廂,可是有些女人卻沒讓搭乘。我們二排那節車廂裏也坐進了兩個姑娘,頭遍鈴響的時候,有個挺體面的女人抱著個娃娃,走到我們車廂前說:

“‘親愛的哥薩克兄弟,讓我上車吧,自從打仗以來,我成天抱著個吃奶的娃娃,在各地車站受苦受難,這回我想乘車去跟我丈夫團圓,可鐵路上怎麽也不讓我搭車,哥薩克兄弟,難道你們就不可憐可憐我?’

“‘婦人’,我對她說,‘話說在前面,您的命運怎麽定得看我們排裏是不是同意。’於是我對我們排的戰士們說,有個挺體面的婦女要求搭乘咱們的車子去某地跟她丈夫團圓,她手裏的確抱著個娃娃,你們的意見怎樣,讓她上車還是不讓?

“‘讓她上吧,’弟兄們說,‘她跟咱們過招後,就不會稀罕她那個丈夫了!……’

“‘不,’我相當嚴肅地對弟兄們說,‘弟兄們,我向你們鞠躬致謝,可聽你們說出這麽下流的話,我著實吃驚。弟兄們,記住你們是怎麽活過來的,你們自己也都是由你們的母親奶大的,因此你們說出這樣的話好像不太應該吧……’

“哥薩克們交頭接耳地議論說,他,巴爾馬紹夫,說得有道理,便讓這個女人上車,她千恩萬謝地爬進車廂。每個哥薩克都被我這番充滿真理的話燒得心頭火辣辣的,安頓她坐下,爭先恐後地說:

“‘婦人,您坐在角落裏,像所有做娘的一樣,好生給您孩子餵奶,誰也不會上角落裏來碰您的,您將如願地回到您丈夫身邊,沒人會壞您的貞操,我們相信您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您會好好地給我們哺育接班人的,因為我們老的一天天更老,年輕的卻很少。我們不管是現役的,不管是超期服役的,日子都不好過,又是挨餓,又是挨凍。至於您,婦人,盡管放心地坐在這兒……’

“響起第三遍鈴聲,列車開動了。美不勝收的夜景映滿了天幕。天幕上綴滿了油燈一般大的星星。戰士們思念起庫班的夜和庫班綠瑩瑩的星鬥。思緒像鳥兒一樣飛往天外。而車輪則哐當哐當地響個不停……

“隨著時間的推移,夜下崗了,於是紅軍的鼓手在紅色的鼓上擊響了晨鼓,哥薩克們發現我坐在鋪上一夜沒睡,滿臉憂色,便走到我眼前。

“‘巴爾馬紹夫,’哥薩克們對我說,‘你幹嗎這麽發愁,坐了一宿沒睡?’

“‘戰士們,多謝關心,請原諒,讓我跟那個女公民講幾句話……’

“我晃晃悠悠地打我鋪位上站起身來,睡意像頭逃避惡犬追逐的狼那樣從睡鋪上逃掉了,我走到她跟前,從她手裏搶過孩子,扯開孩子身上的布片,看到裏邊包著整整一普特鹽。

“‘同志們,瞧,多乖的孩子,不向大嬸要奶喝,沒尿濕她的裙子,也沒吵得大家不能睡……’

“‘親愛的哥薩克弟兄們,原諒我,’那女人冷冰冰地插進來說,‘騙人的不是我,騙人的是我遭的罪,是我心頭的憤恨……’

“‘巴爾馬紹夫可以原諒你的憤恨,’我回答那婦人說,‘巴爾馬紹夫為你的憤恨花的代價還不算大。何況巴爾馬紹夫花了多少代價,會討還多少代價的。可是婦人,你看看哥薩克們,他們把你擡高到了共和國勞動人民母親的地位。你看看這兩個姑娘,她們現在還在那兒哭,一夜下來,她們遭了多少罪呀。你再看看在庫班麥田裏種麥的我們的妻子,她們守著活寡,耗盡了女人的力氣,而她們的丈夫,也都過著光棍一樣的日子,人性本惡,便身不由己地強暴落到他們生活中來的姑娘……可你,他們卻沒有碰一下,盡管你是個壞心腸的女人,操了你也活該。再看看俄羅斯,遍體鱗傷……’

“可她卻對我說:

“‘我自己的鹽,我愛咋辦就咋辦,我不怕什麽真理。您不是在為俄羅斯著想,您是在救猶太佬的命……’

“‘現在不談什麽猶太佬,你這個該千刀萬剮的女人。猶太佬跟這事挨不著邊。而您,卑鄙的女人,比那個騎著價值千金的駿馬、揮舞著馬刀、威嚇我們的白匪將軍還要反革命……他,那個將軍,在亮處,是看得見的,從哪條路上都看得見,勞動人民可以設想怎樣把他結果掉。可你們這些數也數不過來的女人,抱著你們那些不吃不跑的娃娃,卻像跳蚤一樣,躲在暗處,看不見你們,而你們卻咬呀,咬呀,咬呀……’

“我要承認,我把這個女公民扔下了飛馳的列車,可她卻像鐵打的一樣,坐了一會兒,拍了拍裙子,又去走她那條卑劣的路。我看到這個女人居然平安無事,看到她四周滿目瘡痍的俄羅斯、顆粒無收的農田和遭到淩辱的姑娘,看到那麽多的同志殺奔前線,生還的卻寥寥無幾,我想跳下車去或者自殺,或者把她殺死。可哥薩克們舍不得我,勸我說:

“‘給她一槍。’

“於是我從壁上拿下那把忠心耿耿的槍,從勞動者的土地上,從共和國的面容上洗去了這個恥辱。

“為此,我們二排全體戰士,向您,親愛的主編同志,向你們,編輯部全體同志,鞠躬致意,你們對待一切叛徒絕不可心慈手軟,因為他們要把我們推入泥潭,使河水倒流,使俄羅斯死屍枕藉,荒草遍野。

“二排全體戰士的代筆者——革命戰士尼基塔·巴爾馬紹夫。”

註:

①“加夫裏爾號”原為波羅的海艦隊的驅逐艦,1916年起服役,1919年國內戰爭期間,因在科波爾灣和喀瑯施塔得擊退英國軍艦進攻而著名。1919年10月被擊沈。

②俄國在十月革命後的內戰時期,大批販子從鄉下把糧鹽等食品用袋子背至城市販賣,這種投機行為史稱“背口袋的買賣”,稱販子為“背袋販子”。

Views: 8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