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一個農夫的故事(2)

天明以後,管庫大臣又把一切情形稟告國王,且同時稟明盜賊之死,並非兵士罪過,只為賊人心虛,恐怕同伴受累,故犧牲自己,讓同伴把頭割去。還有夥伴一人,不知去向。國王又說不必聲張,並且下一秘密命令,把這無名無頭死屍,擡出庫房,移放京城熱鬧大街上去,派人悄悄注意,凡有對死屍流涕致哀的,就是賊首盜魁,務必把他活活捉來,不能盡其逃脫。

這無名死者,當天果然就陳屍十字街頭。國中人民,不知究竟,爭來看這希奇死人,車馬絡繹,不知其數。這外甥聽說,故意趕一大車,裝滿柴草,從城外來。車到屍邊時節,正當車馬擁擠滿街,把鞭一揮,痛擊馬身數下,馬一蹶蹄,就把車上柴草傾倒,半數柴草,在屍左右,半數柴草,直壓屍身。計已得售,這年輕人便棄下車輛,從人叢中逃去。

天晚以後,大臣進見國王,又把這事稟告國王,且請示國王,那堆柴草,應當如何處置。國王又說:“不必聲張,做愚蠢事。只須好好伺候,為時不久,必有人來縱火,見人縱火,就為我捆定送來,我要親自審問。”

大臣無言退下,如命轉告守屍兵士,小心有人縱火。

這外甥明知屍邊必有無數兵士,看守屍身,準備捉人,若冒昧前去,就得上當。因此特別雇請十個小孩,身穿紅衣,手執火把,如還儺願,各處遊行。遊行已慣,再到屍邊,把火炬向柴草投去,向黑暗中逃脫,不再過問。小孩得錢,各個照樣作去,手執火炬,跳舞踴躍,近屍邊後,就把火炬向屍投去,屍上柴草皆燃,人多雜亂,依然無從捉人。

屍被火化以後,大臣又把這事稟明國王,國王又說:“不必聲張,這有辦法。只須好好注意,再過三天,有誰來收骨灰,就是這人,一定為我捉來,不可再令漏網。”

這時守在骨灰邊已換了一隊精明勇敢的皇家兵士。這外甥知道皇家兵士愛喝好酒,便特別備了兩壇好酒。這酒味道釅冽,醉人即倒。他自己則扮成一個賣酒老商人,到兵士處每日賣酒。為時不久,就同守備兵士要好結交,十分信托,願意把酒賒給兵士了。兵士因守夜多日,十分疲倦,又因糧餉不多,不能暢飲,如今既可賒酒,不責償於一時,就無所顧忌,盡量大喝。等到每人各皆醉倒,睡眠在地不省人事時,這外甥明白機會已到,便十分敏捷,用酒甕裝好骨灰,離開那個地方。

天明以後,兵士方知骨灰業經被那聰敏賊人偷去。大臣把這事第四次稟告國王時,國王仍然不許聲張,心中打算:“這賊狡慧不凡,一切辦法,皆難捉到,應當想出另外一條巧妙計策,把他捉來!”

國王獨自一人想了三天三夜,一個巧妙的設計被他安排出來了。

國王想出的計策,也同古代一般作國王的腦子所想出的相似,知道有若干種事情,任何方法無從解決時,就應當用女人出面解決。本國歷史上照例有極大篇幅,記載了這類應用女人的方法。他知道捉這狡猾的賊人,如今又得應用這方法了。便把一位最美麗最年輕的公主,著意打扮起來,位置她在一個單獨宮殿里。那小小宮殿,建築在一條清澈見底的河邊,除了公主同一群麋鹿在花園里過日子外,就似乎無一個其他生人。同時又用黃金為公主鑄好四座極美麗的金像,用白石為基,安置到京城四隅公共廣坪中去,使人人知道公主如何標致美麗。

國王這個公主,既美麗馳名,為國中第一美人,如今又只是一人獨在臨河別宮避暑,這外甥各處探聽,皆屬實情,就想乘夜到這公主住處去,見見公主。他早已知道國王意思,不過用公主作餌,想捕捉他,且知道沿河兩岸及公主住處附近,莫不有兵士暗中放哨,準備拿人。他因此想出一個主意,抱一大竹,順流由河中下行,且作出種種希奇古怪聲音,讓兩岸聽到。每度從公主宮殿前邊過身時,他又從不傍岸。他的意思,只是故意驚擾哨兵,使沿岸哨兵為這古怪聲音驚醒,但看看河中,又毫無所見。一連兩月,所有哨兵皆以為作這聲音的,非妖即怪,不如不理。且以為河上既有怪物,賊人不是傻子,自然也不會從河中上岸。從此以後,便對沿河一帶,疏忽許多。

因此有一個晚上,這青年男子,便抱一段長竹,隨水浮沈下流,流到公主獨住宮殿前面時,冒險上了河岸。上岸以後,直向公主住處小小宮殿走去。

公主果然獨身在她那睡房里,別無旁人。那時業已深夜,各處皆極安靜,公主房中只一盞小小長明紗燈。那公主穿了一身白色睡衣,躺在床上還未睡眠,思想作爸爸的國王,出的主意真是不可解。她以為這樣保護周密,即或有人愛她想她,哪里會有力量冒險跑來看她?她又想:“如果有人來了,我讓他吻我,還是一見他我就喊叫捉賊?”正想到這些事情時,忽然向河邊那扇小門開了,走進來一個身穿黑衣的年青男子,在薄明燈光下,只看得出這男子有一雙放光眼睛同一個挺拔俊美的身材。

年輕男子見到了公主,就走近公主身邊,最謙卑的說明了來意,那分風度,那些言語,無一處不使公主中意。他告她,只為了愛,因此特意冒險來看看她。他明白她不討厭,願意給平民一點恩惠。他只需要在她腳下裙邊接一個吻,即刻被縛,也死而無怨了。

那公主默默的看了站在面前的年青人好久,把頭低下去了。她看得出那點真誠,看得出那點熱情,她用一個羞怯的微笑鼓勵了他的勇氣。她鼓勵他做一個男子,凡是一個男子在他情人面前做得出的事,他想做時,她似乎全不拒絕。

但當這年輕荒唐男子想同這個公主接吻時,公主雖極愛慕這個男子,卻不忘記國王早先所囑咐的一切,就緊緊的把這陌生男子衣角抓定,不再放松,盡他輕薄,也不說話。

年輕人見到公主行為,明白那是什麽意思。

“美麗的人,怎麽牽我衣角?

你若愛我,怕我走去,不如捉我這雙手臂。”他似乎很慷慨的把兩只手臂遞過去讓公主捏著。

公主心想:“衣角不如手臂,倒是真的,”就放下衣角,捉定手臂。

但那雙手冷得蹊蹺,同被冰水淋過的一樣。

“你手怎麽這樣冰冷?”

“我手怎麽不冷?我原是從水中冒險泅來的。現在已到秋天了,我全身都被河水浸透,全身都這樣冰冷!”

“那不著涼了嗎?”

“美麗的人,不會著涼。我見你以後,全身雖結了冰,心里可暖和得很,它不久就能把熱血送到四肢的。”

公主把手捉定以後,即刻就大聲喊叫,驚動衛兵。那年輕人見到這種變化,不出所料,依然毫不慌張,萬分溫柔的說:“親愛的,我是你的,你如今已把我捉住了,我不用想逃遁,我不掙紮。且讓我到簾幕那邊去,作為我剛來看你就被你捉住,省得他們對你問長問短。”公主答應了他的請求,隔了簾幕握定他兩只手,等到眾人趕來時,大家方才知道公主所捉的手,只是兩只死人的僵手。原來年輕人早已預備了那麽一著,讓公主隔了簾幕握定那死人兩只手後,自己卻從從容容從水上逃走了。

天明以後,大臣又把這事一切經過稟明國王。

國王心想:“這人可了不起,把女人作圈套,尚難捕捉,奇材異能,真正少見。”

當時就又用其他方法,設計擒拿,自然只是費事花錢,毫無結果。

公主懷孕十個月後,月滿生一男孩,長得壯大端正,白皙如玉。周年以後,國王就令乳每懷抱小孩,向京城內外各處走去,且囑咐這奶媽小心注意,在任何地方,有人若哄小孩,有父子情,就即刻把人縛好,押解回來。這奶媽抱了小孩在京城內外各處走去,逗引小孩皆為婦人女子,並無一個男子與這小孩有緣。到後一天,小孩饑餓,抱往賣燒餅處,購買燒餅充饑。這賣燒餅師傅,恰好就正是那個小孩父親,父子情親,一見小孩,不覺心生憐愛,逗引小孩發笑。小孩雖還不到兩歲,由於父子血緣,互有引力,也顯得十分歡喜,在餅師懷抱中,舒服異常。

天黑以後,奶媽把小孩抱還宮中,國王問她,是不是在京城內外,遇見幾個可疑人物。奶媽便如實稟白:“一個整天,並無什麽男子與這小孩有緣。只有一個賣餅男子,見小孩後,同小孩十分投契。”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