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十足純金十萬八千七十一兩二錢四分。

銀:十足純銀元寶三十六萬兩。

珍寶:三倉庫。大珍珠、琥珀、瑪瑙、珊瑚,種種玉字類的寶物不計其數。

布匹:各色織錦,杭綢,蘇緞,紗羅萬匹。

以上僅是莫氏宗族簿上所列項目,玉臨莊內之財產另列如下:

洳泉:味甘水美,居天下十大名泉之三,泉水流聚風園風池,絕不外流。

奇禽異獸:鳳雀四對,燦爛甚於孔雀,鳴聲強過鶯啼。粉嫩黃閃紅雨點大頭鯉六尾,夜里常做娃娃吟,清脆欲滴。禦賜銀灰底長毛烏臉烏爪透靈貍貓一只,品種稀罕,唯已老耄,繁衍無望。

玉類:凝翠透綠雕水紋嵌正圓珍珠玉簪一件,價值連城,可惜一斷為三,接合無望。百年前莫忘受封為玉臨侯時,當時的皇上特賜璞玉,以輝映玉臨之意。那塊璞玉的歷史可以追至漢代,是某個仙人煉丹暴斃時,揣在懷中的鐘愛之物。雖然是極品玉石,可是從古至今無人敢琢磨,深怕壞了天然,招致天譴。百年來,璞玉一直供在莫氏宗廟,頗為神化。郡主莫璱出嫁那年,玉臨侯莫璠借機拿下璞玉,找來天下第一玉匠藺春深,剖玉依玉形治成玉簪一件,上嵌五顆圓潤東海明珠,做為莫璱陪嫁。此物價值之厚重,莫璱夫家頗吃不消,果然,婚禮百日後,夫家滿門抄斬。莫璱歸寧。

織物:熏玫瑰香靛紫地暗月漣紋蝴蝶牡丹妝花緞十匹。熏月桂香藕合玉色纏枝梅花荷葉兩色羅六匹。煙色染水藍吹柳紋芙蓉樣織金綢四匹。這三種的顏色和花樣都是世所未見。據說是玉臨侯莫璠所繪,顏色取材百花的天然色澤,染工在花開之時,每日在固定時辰觀察陽光下花色,調色千百次方成。織成後,玉臨侯撫摸合格,僅留下靛紫地妝花緞,另兩種送至郡主處,由莫璱選用,剩下的織料入庫房塵封。除上列三種稀世織物外,尚有透春光嫩綠煙羅,銀灰醬色花瓣紋紗,均妙不言。總之,庫房內收藏各色上品絲綢共計四百三十六匹,甚少動用,顏色少見紅黑,不見僭越之正黃,花樣上也從未出現龍鳳紋。

玩具:落音班。玉臨侯的戲班。天下風聞久矣,可惜無人有幸欣賞。其中的生旦都是選自家奴中聰穎清秀音色絕佳的男女幼童,先經名師啟蒙,作科數年,基本戲如牡丹亭等都演過百遍後,再由玉臨侯莫璠親自指點。自二十年前組班起,已調教出兩代落音班,其中最出色的是第一代小旦杜若。杜若的絕代特質不只是在聲音的圓潤,行腔的自如,更是在達悲的雍容。落音班除了遊園外,多唱莫璠親編的段子,單生孤旦在紅氈上,只歌追悔、詠懷、憶舊、悲痛,種種不能挽回的情境和心情。如果由杜若唱來,演情,絕不涉欲,所以情動而心不蕩;排怨,絕不帶恨,因此心碎而不見血;感時,絕不自憐,固而豁達而不恐慌。杜若年過二十後,不再演戲,僅於中秋,隨風緩歌秋光,伴玉臨侯賞月風園,其余時間,常於雨園無聲伺候莫璱。滅門之時,杜若自沈風池。不過,即使少了杜若,落音班依舊完好,唱念作打喜怒哀樂,仍是天下第一。現已送往內府,供皇親玩賞。

書畫:寒山尋友圖。畫未署名,該是江南第一狂生劉凱所作。靈宗雲集四年,玉臨侯莫璠邀劉凱至郁州。四個月後送回江南,劉凱已非劉凱。此人以前雖瘋也只是酒瘋,說狂也僅是心高氣傲而已,可是去了一趟郁州後,劉凱變得真瘋真狂,整日徘徊市街,不時自掌嘴巴,高聲罵道:騙子!騙子!一年後,投江而死。寒山尋友圖應該是在玉臨莊時所畫,墨色,絹本,深林山徑,一人驀然回首。如此安排令人費解。點景人物向來是埋首前行而不回顧的。不過,既然是尋友圖,此人回首,或許是聽到朋友喚他?不明。總之,與劉凱其它畫作比較,這幅畫深沈隱晦,境界上遠遠超過一般狂顛之作,實在不像出於同一人之手。不過,從筆觸,從劉氏招牌的渲染墨朵看來,這的確是劉凱的手跡。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