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2)忽然醒來了。

伊(3)似乎是從夢中驚醒的,然而已經記不清做了什麼夢;只是很懊惱,覺得有什麼不足,又覺得有什麼太多了。煽動的和風,暖暾的將伊的氣力吹得瀰漫在宇宙裡。

伊揉一揉自己的眼睛。

粉紅的天空中,曲曲折折的漂著許多條石綠色的浮雲,星便在那後面忽明忽滅的[目夾]眼。天邊的血紅的雲彩裡有一個光芒四射的太陽,如流動的金球包在荒古的熔岩中;那一邊,卻是一個生鐵一般的冷而且白的月亮。然而伊並不理會誰是下去,和誰是上來。

地上都嫩綠了,便是不很換葉的松柏也顯得格外的嬌嫩。

桃紅和青白色的斗大的雜花,在眼前還分明,到遠處可就成為斑斕的煙靄了。

「唉唉,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無聊過!」伊想著,猛然間站立起來了,擎上那非常圓滿而精力洋溢的臂膊,向天打一個欠伸,天空便突然失了色,化為神異的肉紅,暫時再也辨不出伊所在的處所。

伊在這肉紅色的天地間走到海邊,全身的曲線都消融在淡玫瑰似的光海裡,直到身中央才濃成一段純白。波濤都驚異,起伏得很有秩序了,然而浪花濺在伊身上。這純白的影子在海水裡動搖,彷彿全體都正在四面八方的迸散。但伊自己並沒有見,只是不由的跪下一足,伸手掬起帶水的軟泥來,同時又揉捏幾回,便有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小東西在兩手裡。

「阿,阿!」伊固然以為是自己做的,但也疑心這東西就白薯似的原在泥土裡,禁不住很詫異了。然而這詫異使伊喜歡,以未曾有的勇往和愉快繼續著伊的事業,呼吸吹噓著,汗混和著……

「Nga!nga!」(4)那些小東西可是叫起來了。

「阿,阿!」伊又吃了驚,覺得全身的毛孔中無不有什麼東西飛散,於是地上便罩滿了乳白色的煙雲,伊才定了神,那些小東西也住了口。

「AkonAgon,!」有些東西向伊說。

「阿阿,可愛的寶貝。」伊看定他們,伸出帶著泥土的手指去撥他肥白的臉。

「UvuAhaha,!」他們笑了。這是伊第一回在天地間看見的笑,於是自己也第一回笑得合不上嘴唇來。

伊一面撫弄他們,一面還是做,被做的都在伊的身邊打圈,但他們漸漸的走得遠,說得多了,伊也漸漸的懂不得,只覺得耳朵邊滿是嘈雜的嚷,嚷得頗有些頭昏。

伊在長久的歡喜中,早已帶著疲乏了。幾乎吹完了呼吸,流完了汗,而況又頭昏,兩眼便朦朧起來,兩頰也漸漸的發了熱,自己覺得無所謂了,而且不耐煩。然而伊還是照舊的不歇手,不自覺的只是做。

終於,腰腿的酸痛辨得伊站立起來,倚在一座較為光滑的高山上,仰面一看,滿天是魚鱗樣的白雲,下面則是黑壓壓的濃綠。伊自己也不知道怎樣,總覺得左右不如意了,便焦躁的伸出手去,信手一拉,拔起一株從山上長到天邊的紫籐,一房一房的剛開著大不可言的紫花,伊一揮,那籐便橫搭在地面上,遍地散滿了半紫半白的花瓣。伊接著一擺手,紫籐便在泥和水裡一翻身,同時也濺出拌著水的泥土來,待到落在地上,就成了許多伊先前做過了一般的小東西,只是大半呆頭呆腦,獐頭鼠目的有些討厭。然而伊不暇理會這等事了,單是有趣而且煩躁,夾著惡作劇的將手只是掄,愈掄愈飛速了,那籐便拖泥帶水的在地上滾,像一條給沸水燙傷了的赤練蛇。泥點也就暴雨似的從籐身上飛濺開來,還在空中便成了哇哇地啼哭的小東西,爬來爬去的撒得滿地。

伊近於失神了,更其掄,但是不獨腰腿痛,連兩條臂膊也都乏了力,伊于是不由的蹲下身子去,將頭靠著高山,頭髮漆黑的搭在山頂上,喘息一回之後,歎一口氣,兩眼就合上了。紫籐從伊的手裡落了下來,也困頓不堪似的懶洋洋的躺在地面上。

轟!!!

在這天崩地塌價的聲音中,女媧猛然醒來,同時也就向東南方直溜下去了。伊伸了腳想踏住,然而什麼也踹不到,(5)連忙一舒臂揪住了山峰,這才沒有再向下滑的形勢。

但伊又覺得水和沙石都從背後向伊頭上和身邊滾潑過去了,略一回頭,便灌了一口和兩耳朵的水,伊趕緊低了頭,又只見地面不住的動搖。幸而這動搖也似乎平靜下去了,伊向後一移,坐穩了身子,這才挪出手來拭去額角上和眼睛邊的水,細看是怎樣的情形。

情形很不清楚,遍地是瀑布般的流水;大概是海裡罷,有幾處更站起很尖的波浪來。伊只得呆呆的等著。

可是終於大平靜了,大波不過高如從前的山,像是陸地的處所便露出稜稜的石骨。伊正向海上看,只見幾座山奔流過來,一面又在波浪堆裡打旋子。伊恐怕那些山碰了自己的腳,便伸手將他們撮住,望那山坳裡,還伏著許多未曾見過的東西。

伊將手一縮,拉近山來仔細的看,只見那些東西旁邊的地上吐得很狼藉,似乎是金玉的粉末(6),又夾雜些嚼碎的松柏葉和魚肉。他們也慢慢的陸續抬起頭來了,女媧圓睜了眼睛,好容易才省悟到這便是自己先前所做的小東西,只是怪模怪樣的已經都用什麼包了身子,有幾個還在臉的下半截長著雪白的毛毛了,雖然被海水粘得像一片尖尖的白楊葉。

「阿,阿!」伊詫異而且害怕的叫,皮膚上都起粟,就像觸著一支毛刺蟲。

「上真(7)救命……」一個臉的下半截長著白毛的昂了頭,一面嘔吐,一面斷斷續續的說,「救命……臣等……是學仙的。誰料壞劫到來,天地分崩了。……現在幸而……遇到上真,……請救蟻命,……並賜仙……仙藥……」他於是將頭一起一落的做出異樣的舉動。伊都茫然,只得又說,「什麼?」他們中的許多也都開口了,一樣的是一面嘔吐,一面「上真上真」的只是嚷,接著又都做出異樣的舉動。伊被他們鬧得心煩,頗後悔這一拉,竟至於惹了莫名其妙的禍。伊無法可想的向四處看,便看見有一隊巨鰲(8)正在海面上遊玩,伊不由的喜出望外了,立刻將那些山都擱在他們的脊樑上,囑咐道,「給我駝到平穩點的地方去罷!」巨鰲們似乎點一點頭,成群結隊的駝遠了。可是先前拉得過於猛,以致從山上摔下一個臉有白毛的來,此時趕不上,又不會鳧水,便伏在海邊自己打嘴巴。這倒使女媧覺得可憐了,然而也不管,因為伊實在也沒有工夫來管這些事。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