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文泰继续往南走了好几天,徐光和普慧也一起同行。

几天的路程下来,三人都已来到顺庆府了。所幸,路途上并没有人袭击,一路顺畅。

“我们得快,必须去到那个地方!”最着急的就是钟文泰。

徐光和普慧两人本想劝阻钟文泰,因为他们主要的任务,是把钟文泰安全的带回去保护,而不是放任他往危机四伏的四川内部继续前进。

又是一夜赶路。三人骑着几天前买来的马匹,徐光心想如此赶路也迟了,不如先休息一晚,明早再上路。

“好吧。”钟文泰其实还想继续走多几里路,但想到马儿也累了,暂时先休息吧。

三人把马牵到林子里,用绳子绑在一颗树上,随便捡了些柴,随便吃了些干粮后,就靠在树旁睡着了。

这次轮到普慧守夜,要知道现在情况危急,不得不派一个人出来守夜。

闲来无事,在守夜之余,不如练一练少林棍法。

普慧依照平时的练习,将自己学到的棍法都舞了一遍。

缓缓舞着铜棍的普慧暗自叹气,这样的棍法和方丈比起来差太多了,速度劲力等都远远不及。

方丈可是身负少林派的最高武功——易筋经,只有历届方丈及一些高僧才,有资格修炼的神功。

當然,普慧还没有那个沾一沾的水准。

就如方丈所说,这是一个人才凋零的江湖,现在所谓的响当当的大人物,武艺都远远不及以前的大侠高僧,空有名气。

但江湖上的武学都降低了一个层次,人人行走江湖都要给朝廷的将官一个面子。

现下这个钟文泰是太清道人的唯一传人,如果他完全钻研出太玄神功,并将其发扬光大的话,现下的情况必能大大的逆转。

现在的江湖必能恢复前朝的风光!

“……徐施主,你也睡不着吗?”普慧察觉到原本睡着的徐光起身而坐,于是这么说道。

“是啊……钟文泰这家伙让我操心死了。”徐光皱着眉说道。

“钟施主说的是真的吗?”普慧收棍于背,这么说道。

“不知道,太清道人的事情只有他才知道。”徐光这么说道。

普慧沉默,继续舞起棍法。

“今晚我负责守夜,徐施主你还是早点睡吧。”普慧舞了几招,缓缓的说道。

“不了我睡不着,现下的状况让我很难睡着。”徐光搔搔头,这么说道。

普慧再度陷入沉默,现下的状况对他来说太复杂了。

 

“我们再不走的话,黄仲鹤很有可能会得到太玄神功的秘笈!”刚走出碰见唐亮的城镇,钟文泰就这么说道。

 

钟文泰只是这么说,便匆匆的往南行去。

料想钟文泰也不会骗他们,两人于是也跟了上去。

此时,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一个人。

“那天遇见的武尊门弟子,就是武尊门门下的大弟子唐亮吧?”徐光沉思了一下,这么说道。

“嗯,此人说的话不像有假,那么执着于报仇,阿弥陀佛……”普慧双掌合十的说道。

“我想,他应该不止是要报仇那么简单。”就算是平时足智多谋的徐光,也猜不到唐亮的意图。

看似毫无威胁,心底却是隐藏着许多的阴谋,这种人最可怕了。

这时,徐光和普慧两人的精神突然紧绷起来,不约而同的往后看。

阴暗的林子里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传出阵阵的马蹄声响。

有人来了!


这时就连钟文泰也惊醒了,急忙抄起身旁的大衣披在身上,随手抓了些泥巴在脸上抹了抹,把自己弄得蓬头垢面,完全变成了一个样子。


双手却一掌一拳,暗自防备。

过了许久,一大队的人马出现在三人眼前。

人数太多,一时之间还没能算出究竟有几人,但这队人似乎对钟文泰三人视若无睹似的,与他们擦身而过。

赶路吗?

徐光仔细看一看那一队人,几乎人人都带上了兵器,不用猜想都知道,对方一定也是江湖中人。

但这也太可疑了。

怎么都没人停下来看一看,钟文泰可是江湖上的头号通缉人物啊!

“等等……”钟文泰依稀听到了什么。

徐光普慧两人根本什么都没听到,只听见钟文泰大叫一声不好,然后急得把绳子迅速解开,接着立即上马而奔,直往刚刚那班人马追去。

渾不知,钟文泰在探听那一队人马说话时,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达到自己苦苦追寻的境界了。

被远远抛在后头的徐光普慧也急忙上马,策马追钟文泰而去。

这么连续追赶,跑了不久,钟文泰忽然勒住马,不追了。

先前的人马不知去了哪里,而徐光于普慧两人也不知去向,大概是没追上钟文泰吧。。

他停在一座山脚下,微微抬头看着山峰。

……刚刚那一班人马说的,就是要来到这里。

 

巫山。

太清道人便是在此地隐居十年,研创出惊天动地的绝世神功,太玄神功

 

说到可怕,什么是最可怕的?

巫山某处的山道上,横尸遍布,血流成河。

这样的景色,在夜晚之下更显得诡异。

“我的弟子,我的好弟子啊。”一道苍老的声音,似乎对这些尸体感到满意。

倒在地上的尸体,尽是来自中原各地的锦衣卫。

在不久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压倒性的大屠杀。

大约三十几人的锦衣卫兵团伤亡殆尽,其中也有几位济南武尊门的弟子。

唐亮面色苍白的看着秋坤的尸体,在刚刚的腥风血雨中,以发飞镖自豪的秋坤,甚至连一枚飞镖都没打出。

杀人者,就是那苍老声音的主人。

但那苍老的声音的主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拔剑。

或者,那个算是剑。

气剑。

“就算你再精明也想不到这一步吧。”老者身穿白袍,但染了一些血,使得袍上的紫鹤稍微变了色。

“我特意让孙德去找你,其实就是找你来当我的武术靶子。”老者自然就是黄仲鹤了。

向来冷静的唐亮,此刻却也不禁浑身颤抖。

“我一直都知道你还在为五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拔剑吧。”黄仲鹤双手成戟,摆的却是自己发明的奔雷剑法的起手式。

唐亮看着自己的仇人的架势,心头不觉一冷,但还是拔了剑。

无形的真气,慢慢的,慢慢的在黄仲鹤的指尖凝聚,含苞待放。

“恐怕……这东西离失传还有一段距离呢!”黄仲鹤狞笑,双手轻描淡写的一挥。

神功,再度现世!

(待续)

Views: 19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米斯特 on February 3, 2012 at 6:34am

先作个预告,由于唐亮的故事太大,而且我越是构思越是构思出越多的衍生故事,甚至几乎快变成独立故事了,所以唐亮和黄仲鹤的恩怨我会特地写一部角色前传来交代。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