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站起身的賀家麟臉色大變,呆在那里不知所措。恐怕不是被子彈嚇著了,而是槍聲太響,把他震呆了。這個靜靜的近郊區,就是白天有槍聲也是很不尋常的,更何況是夜半,房間震得像一面鼓,肯定很遠都可以聽到。楊世榮嚇出一頭大汗,急得用腿去勾倒譚因,但譚因汗津津的身體太滑,反而溜脫了,在地上翻了一個轉,槍還捏在他手里。 

楊世榮喊:“住手,不許開槍!” 

這時候,譚因已經穩住自己。他一腿跪地,一個膝蓋曲起,身子筆挺,雙手直伸握槍:正是楊世榮教這個孩子的第一招,特工訓練中射擊最穩也最準的一種標準姿勢。

 

到這時賀家麟才反應過來,剛要往椅子後面躲,譚因就開了槍,子彈直接打進賀家麟的正胸,像擊中靶一樣。賀家麟胸前噴出血柱。他低低地呻吟了一聲,正在往下躲的身體就勢滑落到地上。 

楊世榮一擡臂,用一個極快的動作,把沒有警覺的譚因手中的槍打掉在地上。“你太胡來!”他怒吼道。他來不及拾手槍,衝到椅子前去看賀家麟。賀家麟正捂著自己的前胸,血汨汨地從他的指縫往外冒,他的嘴唇動了動,想說話,血卻從嘴里噴出來。

 

楊世榮原希望譚因打空,他就能反身穩住這一頭,不料譚因第二槍打得那麽準,正中賀家麟心臟,而且打了個對穿。長期的沙場經驗告訴他,這個人已經完了,半分鐘內的事。 

警衛早就跑上樓,敲門聲響起,用槍柄猛敲,花園里全是持槍的士兵。楊世榮放下賀家麟,回身去拾落在地上的槍,四顧一下,譚因已經不見了。

 

“沒事”,楊世榮喊道。他走去打開了房間直通樓梯過道的門,警衛們端著步槍站在門口。 

“客人想逃跑,被我打死了。”他簡單地說。 

他來不及想其他的話頭,糟糕透頂的局面,這是唯一能解釋得通的說法,也是對他自己的良心唯一可行的說法。

 

他跪下一條腿,再看一次賀家麟,那張傲慢的臉已經被血弄汙了。 

賀家麟嘴里冒出血柱,卻好像還想說話,好像想說的還是那兩個字:“無恥。”

 

 

楊世榮在獄中一直想著這兩個字,賀家麟是什麽意思,究竟是什麽無恥:給汪精衛和日本人幹事無恥?用集體槍殺手段搶奪上海金融市場無恥?那天晚上譚因“調戲”他無恥?還是認為他暗中“指使”此事無恥?賀家麟是否如譚因所猜想的那樣是“同道”?或許本為同道,但認為這種安排是陷阱,進而認為76號無恥? 

每個可能都是無恥。沒有確定的罪名,使楊世榮很難受,他不知道賀家麟最後的幾秒鐘心里想的是什麽,他從來不想已經死了的人,幹這一行,每個人都難逃一死,子彈早晚會順道彎過來。賀家麟沒有機會說任何話,應當說給譚因和他都減少了麻煩,但是卻讓他心里一直不安。

 

至於譚因,並沒有什麽錯,至少他躲開不認賬沒有什麽錯。這是他的責任,雖然他絕不會開這一槍,沒有命令讓他開槍,他絕對不會做這種事。他也知道,哪怕譚因認這個賬,他依然無法脫離關係,既然負責看守,此後的局面無從解釋,一切都得由他擔當。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