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中西說書方式對小說敘事的不同影響(9)

另外,在敘事中如何及何時設置懸念,乃是多日表演中的一個重要技巧。中國的白話小說有一種程式化的懸念設置手法,那就是在回目的結尾處,實際上是在當日演出的結尾處設置懸念,其目的是吸引聽眾第二日繼續前來觀看演出。但是絕不僅僅只有一種程式。比如說,在表演開始的時候設置懸念,行話稱之為迎頭扣子,以求一下子抓住觀眾,使觀眾不得不饒有興趣地聽下去。

還有所謂系列扣子,往往在高潮處設置,連續設置而不露底,大的懸念配合小的懸念,一個接著一個,目的是讓聽眾始終保持緊張的情緒,盡量延宕結局,使之迫不及待,又不得不聽。

而就形式來分,扣子又有所謂實扣、虛扣,大扣、小扣、碎扣、連環扣等,適合在不同的場合使用。而就內容來說,又可分為危局式扣子、選擇式扣子、預告式扣子等多種形式(16)。這種不同於印度西方小說的結構方式與策略,顯然是由固定場所、多日演出的表演方式所決定的。

總之,在印度、希臘等重視流動的文化環境中,早期講故事藝人采取的是流動的一次性表演形式,所面對的是陌生的觀眾,有的時候,他們采取的是多人表演的方式;而中土的表演藝人基於不同的文化環境,采取的是在固定場所的單人多日演出形式,所面對的觀眾是熟悉或可能熟悉的,這決定了他們須分別採用不同的敘事方式與策略,這就使得中國小說與西方小說在敘事人稱和結構方式上呈現出不同的特點。本文原載:《明清小說研究》20082(愛思想網站2016-03-16)


(16)汪景壽、王決、曾惠傑《中國評書藝術論》,經濟日報出版社1997年版,第154、167-169頁。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