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少爺兒們正準備等著一層層揭這包袱皮兒。誰料想,白三爺剛等大夥兒一落座兒,便恭敬地回身看了陳爺和老掌櫃一眼,然後就雙手抱拳,開門見山他說上了: 

「謝謝諸位前來捧場兒!我白三兒知道,打從那小瘸驢兒一進陳爺的院子,大夥兒就開始為那十幾萬塊錢兒操上心了!」 

開門見山,令人不好意思…… 

「也說真格的!感謝陳爺信得過我白三兒,這筆錢現在還真在我手上,一共是十二萬六千三百六十六元八角四。另外,又從炕筒子裡掏出了三張大清國的銀票,一張煙兒熏了,一張火兒燎了,一張剩下大半截子!」

 

一針見血,頓使全場大嘩……

 

「說來諸位一定不信,今兒個我還全抱來了,這不,就在這手頭小包袱裡!」 

出語驚人,使舉座目瞪口呆…… 

這還不夠,白三爺把小包袱放在茶桌上,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解了開來。只見隨著一片失聲驚呼,當即有幾位茶碗失手落地碎了,又有幾位屁股抬起再難落到凳子上去,還有幾位脖子僵直縮不回來……

 

錢兒,一捆又一捆的大白邊兒……

 

但白三爺好像覺得這還不夠意思,他一捆一捆地搬弄著,最後竟專門撿出一小捆兒說: 

「可現在這包袱裡是:一十二萬六千八百六十六元八角四分整,還多出這整五百!」 

事出意料,更令眾人膛目結舌…… 

「老少爺兒們!」白三爺卻不急於解答了,漸漸熱淚盈眶,半晌才說,「別怪我白三兒沒出息,一提祖宗就當著大夥兒抹眼淚……您哪!傷心……我爹是傳給我這麼一碗飯吃,可從來就沒有教給我坑人。他老人家臨死就留給我兩個字兒:厚道!我沒出息,這好些年來我把老人家的牌子差點兒砸了,可就從來沒敢忘過這兩個字兒!唉!您瞧,我說這個幹什麼?……」

 

停頓得滿屋又活轉過來。 

「得了!當著諸位的面,今兒個就把話兜底兒說清了,我勸過陳爺:錢兒窩著要招鬼呀,成天往外遞也不是個事兒啊!這年月,亮徹了正保險了。也是陳爺愛國,他老人家琢磨來琢磨去就賞我白三兒這個臉兒了。這不,連那五百整……」 

撩撥得眾人又開始注意。

 

「說明了吧!我白三兒也為陳爺操過心,暗地兒找過派出所,提過陳爺被詐這檔子事兒。連帶我背後這麼一查、一訪、一咋唬,沒幾日,還真追回了這五百多!陳爺由這兒更愛國了,一句話兒:存!」 

說明得本應使人眾人肅然起敬…… 

「老少爺兒們!我白三兒原想,陳爺那湯褪驢可是一寶,連外國人都瞅著眼紅哪!青龍橋的失傳了,咱可不能再讓大褲襠胡同的一絕也沒了。這麼好的年月,這能對得起誰呀?陳爺出山有苦處,而我白三兒又是天生祖傳跑腿的命。得!咱就為陳爺敲敲邊鼓吧。可又有誰能料想到,正和陳爺商量在節骨眼兒上,半道兒竟落了這麼個下場。既然諸位信不過我白三兒,不肯賞臉讓我吃這口飯,那就請諸位當著陳爺和老掌櫃的面把錢兒點清了,我白三兒也該回家重新溜鳥去了。得了!老少爺兒們,話說清了,咱們也該散了!」

 

結束得令人大感意外。

 

白三爺收拾好錢,紮好包袱,雙手奉還在陳爺面前,然後帶著一副問心無愧的模樣兒,真的準備著就要走了。誰料想,驢財神卻不接受,竟像要失掉主心骨似地一下子慌亂起來。 

更奇怪的是,老少爺兒們也全都不吭聲兒。 

應該說,這一招兒不可謂不絕:亮徹了撤手兒就走,下半篇文章留給大家去做。可這年月的老少爺兒們誰是吃這個的?慌亂中透著穩重,失措中仍不失沉著。燒餅劉當即覺得尿憋得慌,修腳李隨之也想到澡塘子水冷了,裁縫王竟立刻和肉串楊討論起烤羊肉串兒的火候。剩下幾位,也只是紛紛表示遺憾而不加阻攔,端起扣碗兒齊誇白三爺賞的茶這才喝出點味兒來。

 

您還別說,白三爺也不含糊,竟滿臉帶笑,一抱雙拳,瀟瀟灑灑地走了。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