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老少爺兒們便決定動點「真格」的了。因而剛等這一主一僕一上茶樓,大伙兒就逼著老掌櫃親自去「套」一下白三爺的底兒。哪想剛等老掌櫃一開口,這位竟臉上不紅不白,冠冕堂皇地和大家叫上勁兒了: 

「諸位!我白三兒到底要幹什麼?按祖宗的話說,是輔佐主子!按時髦的話講,叫發展驢肉事業!除此而外,如若再有半點別的心思,我白三兒就不得好死!」

 

輔佐主子?發展驢肉事業?誰信這個!

 

古泉茶樓裡,頃刻問便是一片竊語聲。也不看在大褲襠胡同混飯吃的都是些什麼主兒,愣想拿這麼幾句話兒糊弄人?於是大夥兒的主攻方向便轉了,迎著窩窩囊囊的驢財神便是一片同情的寒暄: 

「陳爺!這邊兒坐!」燒餅劉首先搭上了茬兒。 

「這、這……」這位顯然不情願離開白三爺。 

「您!」饒餅劉話中有話,「是該換身兒行頭了。要不,大夥兒也覺得對不起您,嘿嘿!您這麼一艱苦,也不知道日後會便宜了誰?」

 

「這、這……」驢財神剎時像芒刺在身,更結巴得說不出話了。

 

「也是!」修腳李又搭上話了,「您一輩子油光滑溜慣了,新的刺撓,可您也總不能一輩子就是鹹菜疙瘩就小米兒粥吧?」 

「這、這……」驢財神似乎頓覺噁心,更沒詞兒了。 

「唉!」輪到雜碎趙出場了,「從小油煙兒熏的!可小驢兒再親,也不頂個老婆吧?您哪!是到挑一個的時候了,有人管家,別人也就少打您主意了!」 

「這、這……」驢財神又是一陣結巴,突然失聲兒號陶大哭了。

 

古泉居茶摟內頓時一片混亂,人們一個勁兒埋怨雜碎趙:幹嗎呀?話是「哨」給那位主兒聽的,為什麼偏不小心去捅驢財神的心窩子?他老子不就是給他提媳婦兒那天晚上把自個兒劈死的嗎? 

只有白三爺一直安然地坐在一邊兒,微笑著聆聽大夥兒和陳爺搭話兒。見主子大哭才略顯慌了神兒,忙上前幫著眾人安慰: 

「別、別難過了,大夥兒不也是為您好嗎?」

 

又過了幾天……

 

古泉居茶樓顯得稍消停了一點兒,燒餅劉、修腳李、雜碎趙、裁縫王、估衣孫等等,似乎在這裡泡的勁頭兒也不那麼長了。好像面對白三爺的我自巋然不動,老少爺兒們都有那麼點兒沒轍了。其實不然,只有茶樓老掌櫃心裡最清楚:大褲襠胡同裡講的就是一榮俱榮、一辱俱辱,見了好處誰想鑽在被窩裡獨吞,沒門兒!為此,這幾天大夥兒改變了戰術,一個個見義勇為的勁頭兒大著哪!發展驢肉事業?屁!寧可下輩子兒孫都不吃,也非把白三兒這小子扳倒不可!於是每天晚上都有人跑居委會和派出所,差點兒填火藥把兩地兒都填平了,可臨走還都得咬著耳朵來這麼一句: 

「僅供您參考!您可給我保著點兒密!」 

大夥兒都戰戰兢兢地等著那麼一響兒,古泉居茶樓這才顯得戰戰兢兢地暫時這麼消停。但白三爺卻似乎不知道,每天照舊陪著陳爺來泡茶樓,瞧大夥兒默默無語,竟然還挑頭兒說上個葷故事。

 

這一天,似乎火候已經到了…… 

頭天晚上大夥兒就得到了訊兒,白三爺把整座茶樓給包了,專門要請大褲襠胡同的頭面人物來喝茶。白三兒這是怎麼了?玩驢又玩出了什麼新花招兒?因而大夥兒雖不願為白三爺抬這個轎子,還是經不住誘惑都來了。 

呵!這才叫大褲襠胡同英雄大聚義!

 

上樓一瞧,今天的茶樓要多乾淨有多乾淨,要多規矩有多規矩,要多正派有多正派,一片莊嚴肅穆的氣氛。當頭正面坐著德高望重的老掌櫃,緊挨供著愁眉苦臉的驢財神,身後便是提著大茶壺垂首而立的小順子。而白三爺則抱著個小包袱恭迎在門口,打前照後,外接裡應,既不失熱情大方,又顯得端莊正派,只不過眼神兒裡稍稍透出點令人莫名其妙的淒涼。 

謎,簡直是個讓人琢磨不透的謎……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