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措又發現了“媒子”。這是他外公的叫法。媒子是一種白色的菌子,外表漂亮,里面卻一團糟朽,不帶一點香氣。但它們總是生長在適合蘑菇生長的地方。嘉措告訴兩個夥伴,附近可能有蘑菇出現,他倆的腰立即弓了下去。但最後找到的只是別人已經採走的大群蘑菇的痕跡。潮濕的腐殖土中盡是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圓孔。小孔里還殘留著白色的菌絲。那個人肯定不過比他們早到半個鐘頭。他留在濕土中的腳印清晰可辨。他們跟蹤這個人,第二個地方仍然是那個人捷足先登了。兩個夥伴很是沮喪。嘉措說,蘑菇每年都在同樣的地方生長,明年早點來。再說今年雨水好,或許還會再長一茬呢。

 

在一片草地上,腳印消失了。 

在通往另外一片林子的路口,幾個農民手持棍棒擋住了他們。對他們吆喝:“回去,你們這些人。”“我是警察。”啟明說。 

“是警察就不該來採我們的蘑菇。你們每月工資還不夠用嗎?”“你們敢打人?打我?”“只要你敢過去。等蘑菇季節過去我們自己來投案自首,反正那時錢也掙夠了。”他們說完就得意地大笑起來。回應他們的是林子里女人們歡快的吆喝聲。他們說這山不是國有林,是集體所有,屬於他們村子。那天他們心軟放了兩個女人進山,結果有蘑菇的地方被她們用鋤頭翻了一遍,“那樣,明年就長不出蘑菇了。”啟明說,他就是來破案的。

 

“你還是破別的案吧,這樣的女人也夠不上坐牢。”嘉措說話了,用藏語。他們也回答了他,後來就放行了。 

“你對他們說了些什麼?”“我說我是很有錢的人,要吃蘑菇買得起,只是想享受一下找蘑菇的樂趣。”哈雷笑了:“你真會撒謊,對你的同胞。”嘉措說:“我撒謊?”旋即開懷大笑。

 

不消說,他們只看到許多人的腳印,而沒有看到什麼蘑菇。下山時,他們跟在一群背著蘑菇的婦女後面。兩個夥伴垂頭喪氣。那些走在前面負重而行的女人卻笑語不斷。在山路陡峭的地方,嘉措發現自己的手和前面女人背上的蘑菇正在同一平面上。一伸手拿了一隻,遞給後面的啟明,啟明又遞給哈雷,哈雷把它裝進挎包,一共拿了三隻。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