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收購點放映最新錄像,免費,並供應茶水。第三個收購點別出心裁,給每一個售滿二十斤的人發一個玻璃骰子,五個一組,夠一組就擲一次看能否中獎,只要五顆均擲出同色同數,如紅色11111,綠色66666,等等,就能中萬元大獎。第四個收購點更出奇招。他們把冷藏車開到街上,車頂上裝了喇叭,車身上畫滿蘑菇。廣播的話只有一句:“既然本鎮建立以來除了飛鳥以外,沒有任何東西從天上下來,就請大家積極參與,本公司能用成噸的蘑菇使飛機從天上下來!記住,成噸的蘑菇從每一隻開始。”父親告訴嘉措說,除了“文革”初期,鎮上從未有過這樣熱鬧得像是點得著火的日子。

 

“那陣,你們把我放在鄉下,外公那里。”“怎麼那段廣告詞像你寫的,什麼天上的,天上的。”“可能那人也有過一個跟我一樣的外公。”父親正了臉色:“說話不要陰陽怪氣的,我是來告訴你,我們家發財了。”嘉措的母親這一寶押穩了,收購還沒開始,她就在家鄉鄰近的幾個村子幾十戶人家預付了錢。兩天之內,就把六千塊錢全部預付了。現在,這六千塊錢已經翻了兩三番,她已經存了兩萬現款進銀行了。 

父親很高興。給兒子看剛上身的新西服,大約值七八百塊一套的。 

嘉措很高興。

 

父親說:“我們老了,那些錢還不都是你的。”嘉措想,這才過去了一半。一年的蘑菇季節才過去了一半。再說日本人也不會一年就吃厭了這種東西。只是在這時,他才感覺,世界,人,包括他自己正在經歷一種變化。 

星期天,嘉措還是如約和兩個朋友上山去找蘑菇。 

望著兩個朋友十分著急往山坡上猛竄的背影,湧入他心頭的已不是單純的友情了。原先,他們商定,找到一斤蘑菇就吃掉,找到兩斤就賣掉一斤,買一瓶五糧液茅臺之類的好酒。現在,他倆肯定被這一想像,或者超出這個想像的想像所激勵,面部神情焦躁,汗水淋漓,但卻不肯把腳步稍稍放慢一點。而嘉措腳步輕鬆,穿過山腰那些結著紅果的灌叢帶時,他還去觀賞那些琥珀色的成堆的蟬蛻。晚上下過雨,路面很柔軟,白雲輕盈無狀,這有些像眼下嘉措的心情。他們進入白樺與青混生的樹林。到了生長蘑菇的地方了。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