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十年河東,叁十年河西,真是這樣。

 

小時候,家住北京宣武門內,離宣武門外的琉璃廠很近,放學後沒事就去玩兒。一是有個姓松的同學家就在那邊,到他家去玩兒。他家的院子現在想來就是古董,小,什麼都縮一號,非常精致的四合院,院門上有複雜的磚雕。 

清代的清教意識濃,皇城內禁娛樂場所,所以南城,也就是出了宣武門,前門,崇文門,才是花花世界。前門大街以東,也就是現在的崇文區,多匠作。宣武區呢,多戲園子、妓院、商店、茶館、餐館、各省會館;秋決刑犯在菜市口,看殺人是民間的一大節日;民間雜藝在天橋,街角站著職業罵街的,收錢之後叫罵誰就罵誰,語詞通俗刁鑽,也是一派豪氣;古董字畫古舊書就在琉璃廠,舉人士子窮讀書的,搜尋故舊。所以宣武區可稱得上是帝京的馳費之地,天子腳下的溫柔鄉。

 

溫柔鄉里卻多豪傑志士,琉璃廠以東,是楊梅竹斜街等八大胡同。煙花巷是最時髦的,妓院是最早安電話的,革命志士在窯子里聚議,電話通知同志,餓了電話叫席,危險由電話里傳來,比捕快早一步溜掉,所以有蔡顎與小鳳仙的佳話。窯姐兒也算得上革命之母吧。 

於是大臣和京官常有在南城另建宅院的,方便娛樂。這樣的院落,比內城的正經宅院多人氣,我的這個同學家,就是這種性質。我心目中的理想環境,是這種小一號兒的,真正為人活得舒適,而不是為身份地位。不過這些俗世樣貌,已經是消失的古董了。

 

我這個同學很喜歡我到他家,一是我們的家庭都屬於新中國的「敵人」,兩個小孩子在一起甚為相得,沒有政治的壓力;二是他很喜歡向我展示他父母昨夜在床上的痕跡。雙人床上,他象軍事地圖前的將軍,講解戰役,我則象個下等兵,因為我父親是右派勞改去了,家中並無戰役。將軍有一天說,「真想結婚了」,聽得我肅然起敬,可不知道他看上了誰,因為我們上的是男校。 

二呢,是班上有個姓楊的同學,對山水畫狂熱,用毛筆蘸水彩顏料在任何紙上畫賀天健式的山水,說實在,挺好看的。他家里在鄉下,上學穿開襠褲,褲腰一折,用紅腰帶捆住,常被班上的同學笑話,可是踢球的時候,他守門最好,常常用襠就把球攔住了。我也是穿開襠褲的,和他一黨,不過我的開襠褲是改良式,系的是鬆緊帶兒,坐著時肚子前會凸出一大塊。我們兩個常在一起,倒不是襠的原因,而是我也喜歡畫畫。我畫的很雜,喜歡畫什麼就畫什麼,喜歡怎麼畫就怎麼畫。有一次畫了一張花木蘭給可漢搓澡,被老師沒收了,估計是被老師收藏了,因為找家長談話後沒有還給我。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