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旭東《重構文學場》6 電子媒介與文學創作的新變(5)

另外,文學參與的方式也發生了變化,以前只有那些經典的、宏大敘事的作品才有機會走出去、流進來。媒體的力量強化後,民間意識形態的個人化的創作也進入到傳播視野,通過紙質、電視、影視、網絡等多渠道傳播、發散,傳播空間突破了地域的限制,建立起一種全新的、多元的文學格局。

文學參與到全球化語境的結果是,文學創作、閱讀與傳播不再主要是個體行為或地域行為、民族行為,而可能構成一種全球性的行為。全球化語境使得文學經驗也可能變得全球化。就兒童文學而言,參與到全球化語境的一個最典型的表現就是文學的國際交流日益增加,國際性的文學研討會和作家互訪越來越多,各國文學創作出版資訊不再是相對封閉的,而在互聯網上隨時可以獲得,而且中國原創文學的輸出和歐美文學圖書的引進也成為當前出版界的一個重要現象。如《哈利·波特》系列圖書成為世界性暢銷書,與其本身的類型化創作模式有關,也與歐美兒童圖書出版界完全商業化的營銷策略有關,當然也正好契合了兒童圖書出版和文化的全球化走勢。但需要警惕的是,伴隨全球化浪潮而來,可能就是西方文化的殖民。在國際文學交流中,可能出現的不是經典文學的交流與互動,而可能是流行的、通俗的讀物的大肆湧入。所以在全球化的語境中,文學創作和出版如何保持本民族特色是一個需要認真思考的課題,而且歐美文學讀物的引進如何扭轉“一邊倒”的局勢,也是我國當前出版界需要思考的課題。

 

第二節 電子媒介與文學娛樂化

 

近年來,文學創作和理論批評界多次就文學娛樂化或大眾化進行過一些爭論,一些評論家和作家把文學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是純文學的寫作、精英寫作,或朝向經典的寫作;另一部分是大眾化寫作,或娛樂化寫作,或朝向市場的寫作。這種劃分,當然不是很科學的,甚至顯得有些過於簡單。這種“二元論”的劃分,也不可能很準確地分析當前文學創作的多樣性藝術表演和多元化美學追求。事實上,無論在過去還是現在,任何文學類別的創作態勢都不可能僅是“二元論”可以給予明確規定或準確劃分的,而且文學在今天已經成為文化產業的一部分,作為出版物和可銷售的商品,只要作家發表就意味著和金錢或利潤掛起鉤來,文學和市場與其說是敵人,倒不如說是糾纏一體的朋友,所以把文學與市場對立起來是不可取的,也是漠視了文學的生存方式。況且,文學史和文學的現實都告訴我們,一個作家在其較長的創作時期里,可能有多種探索,可能有多方面的藝術變異,甚至在不斷地沖擊自己,調整自己,打破自己固有的藝術樣態,使自己的創作呈現出五彩斑斕的藝術特色。不過,我們還是比較理解那種“二元論”思維,因為把藝術追求和價值關懷簡單劃分為自有話語的便利性,而且也能夠滿足很多不假思索就輕易認同他人的讀者的閱讀需求。不過,對於真正的批評來說,“二元論”模式很顯然有遮蔽問題深刻性的可能,而且“二元論”模式其實最終走向了“一元論”模式,即非此即彼,肯定一方而否定另一方。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