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黃兒拌的米飯,摘了刺的小魚兒,消過毒的牛奶,全然不屑一顧。這一下可把媳婦兒惹急了,一進門就是把他一頓臭罵。隨之便抱起佐羅,馬上親手進行檢查。當摸到佐羅的小肚子鼓起一塊時,媳婦兒頓時大聲驚呼了:媽呀!別是吃了耗子吧?」 

「不、不會!」他趕忙分辯。 

「不會個屁!」火馬上點燃了,「瞧這肚子裡鼓鼓囊囊是什麼?虧您還是高中生呢!洋種貓兒能消化得了咱們中國耗子嗎?

 

「是、是嗎?……」他瞠目結舌了。 

「整個兒一個廢物簍子!」火更旺了,「你想摳我的眼珠子呀?佐羅要有個三長兩短的,就是捨著搬出大褲襠胡同,我也得和你蹬蛋!」 

「別、別別……」他嚇得兩腿發抖了。

 

「別什麼!?」聲兒更高了,「你知道『好女不嫁二夫』,就想變著法子欺侮我老實是不是?生兒子你沒本事,你就得老老實實認著這好幾百塊錢換來的洋種兒當大爺!」 

「今後我、我、我注意……」他慌得趕忙檢討。 

「呸!你知道注意什麼?!這是個公種兒,洋脾氣的主兒!懂不懂?得像養著位干金似地那麼嬌著慣著,還得養它個兔膽兒沒脾氣!——讓它見了什麼都怕!見了生人怕,聽見響動怕,換個地兒怕,就知道臥在床頭兒上解悶兒逗樂子!」

 

「可、可貓一見耗子……」他還想解釋。 

「怎麼啦?」問得慘人,「你那書是不是念到狗肚子裡啦?渾透了,你不會變著法兒教它連耗子也怕!」 

「哦……」他如聞天音。

 

您哪!還別說,就從這一天開始,大褲襠胡同裡還真有人研究起了巴甫洛夫的條件反射。那戰戰兢兢的實驗勁頭兒真是令人感動,只不過因為巴甫洛夫用的是狗,而這位對付的是一隻洋種貓兒,所以收效甚微。 

為此,只好改為專填耗子洞…… 

突然間,外頭那吵吵嚷嚷聲又朝這頭兒湧過來了。瓶底兒一驚又猛地從昔日的夢裡晃悠回來了,透過厚厚的眼鏡片兒向店舖外望去,就又見無數隻腳從眼前閃過,顯然是佐羅又聲東擊西地反方向出現了,自己如果再待在這床板下無所作為,且不說後果不堪設想,就是對愛情也是一種褻瀆!瓶底兒想到這裡,便拚命掙扎著往外爬。可誰能想到,內八字腿兒抽筋抽得更厲害了,就是一點兒也不給自己作主。

 

天哪!這還了得!這還了得…… 

可誰曾又能想到,他剛這麼一暗暗叫苦,竟嘈一下躥出床底,內八字腿愣不抽筋兒了。他這意外的一躥不要緊,可差點把鍋貼常十三代傳人嚇得暈了過去。但瓶底兒卻土地爺似地頂著滿腦袋的土,竟癡癡地瞅著房樑上耷拉下來那長長的粘蠅紙,傻冒兒似地不動了。 

鍋貼兒招來的蒼蠅正嗡嗡營營地亂撞著……

 

望著、望著,瓶底兒恍惚間覺得這黏黏乎乎的粘蠅紙條兒,正在化成曲裡拐彎的大褲襠胡同。或者說是這曲裡拐彎的大褲襠胡同,正在化成黏黏乎乎的粘蠅紙條兒。迷迷糊糊,弄不清了。只感到是那麼油膩發亮、那麼濃稠黑厚,正悄沒聲地招引著無數隻亂撞的蒼蠅。瓶底兒越瞅就覺得越不對勁兒,朦朧間,就覺得自己也化成了其中的一隻,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黏乎上了。掙扎不動,擺脫不得,最後竟變得自己彷彿天生就是這粘蠅紙條上分泌出來的,反過頭來又去黏乎別人,瞧!又招引來一大片,剛才就連老外也跟著洋腔洋調地直喊:蒿!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