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哪!愛需要見諸於行動…… 

瓶底兒隱伏在床板下開始倒騰氣兒了。他有點兒發懵,厚厚的眼鏡片兒上就像蒙上了一層霧。一時間什麼也看不清了,只聽得這兒傳來了烙鍋貼敲鍋邊的聲兒;那兒又響起了熱餛飩的叫賣聲兒,而在這無數聲兒的頂端,壓倒一切的還是媳婦兒那柔腸寸斷的聲兒: 

「佐羅!佐羅!我的寶貝兒……」

 

瓶底兒開始渾身打顫兒了。愛!愛得過了頭兒就是怕。是怕!愛烏及屋,就連媳婦的龐物兒他也怕!瓶底兒恍恍惚惚憶起,好像大前年就把這位小祖宗請回家裡了。那時媳婦兒不但因為和自己結婚調回了城裡,而且似乎已經轉了正正在初露鋒芒。有一天,媳婦兒提著個大紙匣子回來了,少有的高興,臉盤兒上難得的陰轉晴,兩隻水靈靈的眼睛也亮得令人蠢蠢欲動。更重要的是,愣罕見地沒挑剔他做好的飯菜。正當他感到大為驚詫,就見媳婦兒從紙匣子裡捧出個雪團錦簇的玩藝兒。還沒等他認出是什麼來,就聽見那玩藝兒一見天日突然輕柔地叫了起來:妙! 

「貓!」他失口驚呼了。 

「乍呼什麼?」媳婦兒的臉上立刻晴轉多雲,「總不能讓我成天只伴著個老公似的窩囊廢過日子!」 

「這……」他知道這是指什麼。「這個屁!」更來火了,「每天饞兒似地作踐人,可就是光發火不吐籽兒,三十歲了還種不下個人芽兒,我這是哪世造下的孽啊!」

 

「可我愛、愛、愛……」他急忙分辨。「愛?」火上更加油,「愛值仨瓜子還是倆棗兒?都快成老絕戶了,還他媽的愛、愛、愛!」 

「別、別……」他自知理虧。「別給我現眼!」馬上接過話茬兒,「我可告訴你,這可是地道的外國種兒,少有的稀罕物兒,你要敢虧待我這小心肝兒,我可跟你沒完!」 

「那是!那是……」他忙應承。 

「佐羅!」媳婦兒低頭撫弄起貓兒了。

 

「佐羅?」他失口驚問。 

「怎麼著?」媳婦兒又要生氣,「佐羅刺著你那豬耳朵啦?」 

「沒、沒……」他忙捂嘴。

 

「再告訴你!」媳婦兒卻來勁兒了,「咱這屋裡缺得就是點真正的男人味兒,我就是要借借這外國名兒沖沖這股晦氣!」

 

「好、好……」他竟又趕忙地應承。 

「佐羅!媽媽的小寶貝兒喲!……」媳婦兒又自顧自親著貓兒喊上了。 

得!這貓兒一進門就當上了小祖宗……

 

瓶底兒爬在床下邊回想邊倒騰著氣兒,但不知為什麼、越想這位小祖宗就越覺得害怕。鍋貼常的鋪面外猛然間一陣騷動,顯然是佐羅又在哪兒意料地出現了。瓶底兒只覺得眼前有無數隻腳在邁動,可就是怎麼也鑽不出床底兒來。您哪!內八字腿兒抽筋了。他悲哀,他憂憤,不敢埋怨媳婦兒,但鑽在床底下卻敢埋怨這位神出鬼沒的小祖宗! 

天哪!這貓兒簡直是自己命裡的一顆魔星啊…… 

當佐羅這名字越叫越順口時,這傢伙也越來越顯示出這法國好漢的怪脾氣。浪裡白條一般,一天到晚在家亂攪和。夜班校對忙乎上一晚上,一白天伺候它楞伺候不過來。又得按食譜兒給它配食兒,又得按時給它洗澡搔癢兒,又得給它加大運動量逗它玩兒,又得留神它溜走串錯了門兒。多了!多了!花十分之一侍奉它的精力侍奉爹媽,準能博得個孝子的美名兒。可值得!誰讓自己發火盡吐瞎籽兒,愣讓一塊好端端的肥地委屈著?

 

得!還得為了愛情進一步作出犧牲…… 

可就這樣精心伺候著,還是免不了老出亂子。這一天,小祖宗佐羅竟然拒絕進食兒了。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