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6)

武士卯足了全力,第二刀飛也似地砍去新兵衛褲管的一角。這時,新兵衛也順著翻滾之際,拔出佩劍。

“等一下,我是薩摩藩的田中新兵衛。”

“──”武士猶豫了一下,聽到對方報上姓名後,先前的那股沖勁,稍獲緩和,他往前跨出一步:“納命來!”

又是淩厲的一刀,新兵衛立刻蜷縮起身子,將薩摩名鐵匠為他打造的二尺三寸長的佩劍“和泉守忠重”擋住對方的攻擊。雖是勉強接下了這一刀,肩膀上還是被劃開了一寸左右的傷痕。這是新兵衛出道以來,首次的失手。

武士準備再攻擊時,一旁的大庭終於現身了。大庭抽出亮晃晃的利劍,雙手持劍,擋在武士面前,說道:“且慢!”

一口濃重的會津腔。

“哦!你也是同夥的?”

“不,你誤會了,請趕快收回你的刀。”

大庭簡明扼要地解釋過後,武士似懂非懂地轉身離去。沒多久,他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的雨中。也許是他擔心接下來不知又有什麽事情發生吧!

隨後,從吉野屋那兒打聽得到,原來,方才的那名武士是最近才受聘於姊小路少將公知的一流刀客,名叫吉村右京。

姊小路少將?

大庭和新兵衛兩人同時一驚。

說起這為姊小路少將,他和三條中納言實美兩人被譽為是激進派公卿的雙璧。平時,身旁總是圍繞著尊攘派的浪人。年紀約二十九歲,在朝廷中,堪稱執牛耳的人物,不過,卻也容易受到志士們的煽動。而對新兵衛等人來說,他的存在無疑如神明般被供奉著。吉村右京顯然是這位公卿的保鏢,今天所發生的事,一定也會傳出去。

“田中君,大事不妙了。”大庭說著。新兵衛卻只是呆坐在雨中,兩眼無神。

“算了,事情都發生了,還能怎麽樣?我們回木屋町再去喝他一杯,而且,你的傷口也需要治療。”

“沒關係!”新兵衛回答著。突然,他反手一刀朝自己腹部戳去。大庭一驚,連忙伸手攔住。

“你千萬別衝動啊!”

“放開手,讓公卿身旁的劍客,像打野狗似地淩辱我這薩摩藩士,還挨了他三刀,你說,我還有什麽臉回去藩邸呢?”

兩人拉扯間,正好有頂轎子經過。大庭硬將新兵衛推進轎裏,吩咐轎夫將人送至薩摩藩邸,便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至於後來新兵衛是死是活?他是無心過問了。

當天晚上,大庭悄悄潛進位於佛光寺後頭的會津藩邸,將事情的經過,稟報家老田中土佐。

“哦!太好了!”田中土佐眼睛一亮。

“這真是再好不過的消息,若能善加利用這件事,一定可以削去薩摩藩在朝廷裏的勢力。”

“的確!”大庭也如此認為,目前薩摩、長州、土佐三藩各自擁護親近的公卿。而在京都裏,甚至還出現“擬似政權”的現象。如果放任其發展,這些都將會演變成幕府的癌細胞,只要他們存在的一天,會津藩辦起事來,就會礙手礙腳。

“大庭,這是個好機會。也許明天,姊小路就會向薩摩藩邸提出嚴重的抗議,而姊小路少將又是長州藩的傀儡,這麽一來,長州與薩摩間的關係,一定會日漸惡化。”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