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6)

袁:您剛才敘述的這一段話,對於您的普通的讀者,比如拿我來說:我就力求讓自己和大眾同步,但是張老師您的步伐,似乎要大步往前走,也顧不得大眾是否能夠跟得上您的步伐,這是否也意味著要讀懂您,我們的思維也需要做一些調整? 

張承志:魯迅提出過一對深刻的哲學用語,叫做"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兩者缺一不可,不能夠橫眉冷對千夫指的人,是不會俯首甘為孺子牛的。哪怕是最底層的孺子牛,哪怕沒有文化,不是陽春白雪,不是精英分子,但是只要值得,我們就敢於橫眉冷對千夫指。魯迅這兩句總結得很好,所以,這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你的問題。如果你追求跟所有的人同步,那你就別想追求真理。因為這個時代造成了大多數人的知識是病態的,穆斯林一點也不例外。病態的知識養成造成的不理解,是自然的事。

 

袁:今天的這種交流,相信對於大家,包括我,加深了認識和理解,特別是對"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理解更加新穎,以前我們對這句話的理解還是顯得膚淺了。 

張承志: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天生的一對,任何時候都不能夠分開。

 

袁:另外,您所做過的令人側目的一件事情,特別是對穆斯林來說,幾乎有一種震驚作用的事情就是:你從體制里走出來,對於不管褒揚你的人,還是貶低你的人來說,這件事情都令人感到驚奇,其實誰都明白,如果你選擇留在體制內,還是照樣可以做得風生水起,可是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想法,使你決定離開體制呢? 

張承志:脫離體制,應該說這是被動的。換個術語:背後有無形巨大的手的撥轉,才導致一切的結果。當然,也有自己體內血性的催動。

 

但在當時都有具體的原因。總之既是一個被動的選擇,也是一個前定的使然。自己天生的血統中肯定有這樣的一種基因,早晚我要走上這樣的一條道路。在當時,正團級的待遇、軍隊里最高級別的創作人員、受寵的精英作家、全國作家協會理事等等,也不用往上爬,只消閉上嘴對太壞的事能夠裝作沒看見——-今天也就不是這樣的局面,所謂物質地位等待遇也會大大不同。但是我相信,如那樣我就不是我,人就不清潔了。 

我們穆斯林一輩子只求要做清潔的人。心至少是清潔的。大多數人都會這麽說,但不一定會這麽做。但我們山東這一家人,幾輩人說得到做得到,因為我們抗拒不了體內血脈的衝動。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