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來南洋靈異敘事·古屋驚魂 (5)

有一天,阿松從外面回來,告訴母親王嫂說:“有人發出挑戰,如果晚上敢去鬼屋呆上半個小時,一賠四。”
王嫂不明白地問:“什麼叫做一賠四?’
阿松解釋道: “就是接受挑戰的人, 輸了付一百, 贏了收四百.”
王嫂一聽到贏四百, 頓時雙眼發亮, 急忙說: “兒子! 你趕快去接受挑戰吧!”
阿松喊了起來: “媽! 您瘋了! 難道忘了阿歷被嚇得當場昏了過去, 讓我贏了兩百塊, 您還叫我去接受挑戰.”
王嫂說: “兒子呀! 本來這件事我不想說的, 現在有了這個千載一時的好機會, 我不得不說了. 那晚阿歷看到的那只鬼其實不是鬼, 而是人.”
“您怎麼知道?” 阿松問.
王嫂把扮鬼嚇阿歷的事一五一十地說給兒子聽, 她說: “那朿染黑的假頭發我已經丟掉了, 否則我去拿來給你看.”
阿松說: “不用了, 我相信, 媽! 您真行.”
王嫂說: “其實, 鬼屋裏面跟本就沒有鬼, 是那些吃飽飯沒事做, 惟恐天下不亂的人在加油添醋吧了.”
阿松點點頭, 認為母親說的有道理.
王嫂說: “你趕快去接受挑戰吧! 這四百塊是贏定啦!”
四百塊錢像一片強有力的磁鐵, 深深地把阿松吸住了, 他立刻接受了挑戰.
到了那晚, 跟他和阿歷打賭一樣, 一班人浩浩蕩蕩來到鬼屋, 他們帶著緊張的心情站在大樹下, 等著看看阿松會不會被嚇得屁滾尿流?
阿松不像阿歷那樣帶著啤酒來壓驚, 他是帶著一包花生來打發時間, 他估計這包花生吃完了, 剛好是半個小時, 他就會從容不迫, 大搖大擺地走出鬼屋, 然後向輸者收取四百塊.
大概是過了十多分鐘吧! 驟然間, 阿松連聲驚叫, 從鬼屋裏奔跑出來, 眾人聞聲, 一窩蜂跑過來看個究竟.
這回阿松並不像上次阿歷那樣, 當場被嚇暈過去. 他雖然沒有暈倒, 但卻比阿歷更出醜丟臉, 因為他跌倒在地上, 人家去扶他起來時嗅到一股臭糞味, 原來他被嚇得屎滾尿流.

王嫂把她扮鬼嚇阿歷的事告訴阿松, 她說鬼屋裏根本沒有鬼, 叫他放心接受人家的挑戰, 以贏取四百塊的賭註.
殊不知阿松進去鬼屋不久, 連聲驚叫地狂奔出來, 他雖然沒有像阿歷那樣當場被嚇暈, 但卻被嚇得屎滾尿流, 當場出醜.
過後 阿歷匆匆忙忙回來找師父, 不料他卻不在家, 等了一會兒, 大肥福才大搖大擺地出現在阿歷面前.
阿歷問道: “師父! 您到底去哪裏?’
“去外面走走. 有什麽事嗎?”
阿歷把阿松遇鬼的事告訴大肥福, 然後說: “師父! 您一直不相信上次把我嚇得暈過去的那只鬼, 說是人扮的, 現在您應該相信了吧!”
大肥福以一種斬釘截鐵的語氣說: “阿歷! 我告訴你, 現在我更加有證據證明那晚你見到的不是鬼, 是人.”
“真的是人? 到底是誰?“阿歷還是有點不相信。
大肥福說:“就是阿松的母親。”
“阿松的母親?您有什麽證明?”
“這應該是天意。“大肥福說: “那天我駕電單車經過阿松家門口,看到垃圾堆裏有一堆黑茸茸的東西,覺得很奇怪,於是停下車走去看清楚,你道是什麽東西?”
阿歷反問道:“是什麽東西?”
“是一大束染了黑色的綁粽子繩子,你想想看,綁粽子的繩子怎麽可以去染黑色?染了黑色的繩子可以綁粽子嗎?阿松的母親分明是用它來套在頭上扮鬼嚇你.”
阿歷聽了喊起來: “我想起來了, 那晚我看到那個鬼矮矮胖胖的, 阿松的母親也是矮矮胖胖的.”
“現在不用再去找什麽證據了, 根本就是她.” 大肥福說.
阿歷忽然問道: “師父! 那麽今晚把阿松嚇得屁滾尿流的到底是人還是鬼?”
“當然是人啰!”
‘哦?” 阿歷不解地問: “那麽今晚到底是什麽人去扮鬼嚇阿松?”
大肥福用力瞪了徒弟一眼, 嘆氣道:“天啊!我怎麽會去收一個這麽愚笨的徒弟?”
阿歷恍然大悟,他兩眼直勾勾地瞪著師父,儍儍地笑了起來。
大肥福回了徒弟一個鬼眼, 嘴角泛起一絲得意的微笑。。。。(完)

Views: 10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