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為了慶祝次郎的成功,我預備了一頓比平日豊盛的晚餐。尾形桑絕口不提白天去看松田繁男的事。不過,我們進餐時,他很突然地說:

「次郎,我打算明天就回去了!」

次郎抬起頭,「就回去了?真不捨得您走。希望您住得還開心。」

「嗯。在這兒算是好好休息了一陣。我已經比原先計畫的住得久了。」

「爸,您願意來住請隨時來。」次郎說。「也不用急著走,真的。」

「謝謝。不過我是得走了。家裡還有不少事要做。」

「您什麼時候方便,再來住一陣。」

「爸,」我說,「寶寶生下來,您得來看呀!」

尾形桑微笑著:「那麼也許我過年的時候再來。不過年前我是不會再來打擾妳了,悅子。不算上我,到時候都已經夠妳忙的。」

「真不巧,您這回來正是我最忙的時候。」次郎說。「下回也許我不會這麼忙,可以多有些時間陪您談談。」

「次郎,別放在心上。你工作認真,才最讓我開心。」

「現在這項合約簽成了,」次郎又說。「我才稍稍空一點,可惜您又馬上要走了。我還在想休幾天假,不過也許也沒什麼用了。」

「爸,」我插嘴道,「要是次郎休幾天假,您能不能再留一個星期?」

次郎停下筷子,卻並未抬頭。

「我有些動心。」尾形桑說。「可是我想我實在得走了。」

次郎這才又開始吃飯。「可惜。」他說。

「我得在菊子夫婦倆來之前把前廊做完。他們秋天一定會來的。」

次郎沒有接腔。我們大家默默用餐。之後,尾形桑說:「再說,我總不能老在這裡枯坐一整天構思棋局呀!」他有些尷尬地笑著。

次郎點點頭,沒有說話。尾形桑又笑了起來。我們又陷入一陣沉默。

「爸,您現在還喝清酒嗎?」次郎先開口問道。

「清酒?偶爾喝一點。已經不常喝了。」

「這是您在這兒最後一晚了,我們來點清酒怎麼樣?」

尾形桑像是在斟酌他的話,然後微笑著說:「我看不必特別為我這麼個老人費事了。不過,我們倒可以慶祝一下你的事業來上一杯。」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