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無聲的──正像素姑般無聲的過去,它在一個小城里是多長並且走的是多慢啊!素姑低著頭已經繡了半隻孟林太太的鞋面,在青緞的地上繡完兩朵四瓣梅了。

 

“媽,幾點鐘啦?” 

素姑心中忽然如有所動,忍不住擡起頭來問。孟林太太早已醒了,正一無所欲的在床上領略午睡後的懶倦。 

“瞧瞧看。”這是她照例的回答。

 

那放在妝臺上的老座鐘──你早應該想到,這人家其實用不著時鐘──人家忘記把它的發條開上,它不知幾時就停擺了。 

素姑手中捏著針線,惆悵的望著永遠是說不盡的高和藍而且清澈的果園城的天空;天空下面,移動著雲。於是,是髮黑色的樹林,是籠罩著煙塵的青灰色的天陲,是茅舍,豬,狗,大路,素姑上墳祭掃時候看見過的;是遠遠的帆影,是晚霞,是平靜的嫣紅發光的黃昏時候的河,她小時候跟女僕們去洗衣裳看見過的。她想的似乎很遠很遠……

 

一個沈重的腳步聲驀地里走進來,素姑吃了一驚。 

“老王,老王!”她轉過頭去喊。 

“嗯!”送水的這樣應著,一面擔了水急急往廚房里走。

 

忽然間她自己也覺得好不奇怪,真個的,她喊老王做什麽呢,老王每天在這個時候進來,給孟林太太家擔水快二十年了。她自己覺察這舉動的突兀,因此,她的慢慢的向下畫出兩條弧線的臉上很快的,讓我們用一個常用的比喻:在那白的花瓣上飛起兩朵紅暈。 

“果園里的果子卸光了嗎?”她高聲問。 

“卸光了,小姐;早就卸光了。”

 

老王並不回頭,他自然沒有留意素姑的心情,說著時早已走過去了。庭院里接著又恢復原有的平靜,遠遠的有一隻母雞叫著,在老槐樹上,一隻喜鵲拍擊著樹枝。 

“早就卸光了。”素姑在心里想,她的頭又低下去了。她用一種深綠色的絲線在鞋面上繡竹葉。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