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大家湊在一起講各種各樣的笑話,有高雅的,也有少部分下流的。這些笑話有來自廣東的,陜西的,北京的,上海的,也有本地和個別的舶來品。高興之餘,大家還放肆地嘲笑了一些人,像一些地方官員、作家、藝術家,詩人等等。總之,大家都非常高興。那些來自北京的客人本想擺擺架子,但處在這樣的瘋狂的誘惑之中,也都赤膊上陣了,粗俗地跟這些人稱兄道弟起來了。

 

最讓人愉快的是,大凡住在國際旅行社的客人,幾乎全部被批準去俄國三日遊。消息被確認下來之後,這些人開始謙卑地向當地人打聽去俄國帶一些什麼中國貨好出手?並開始積極兌換美元和盧布,以便進入俄國境內後好使用。 

元宵晚會是在戶外一個臨時搭的臺子上舉行的。當晚,露天會場上擠滿了外地客人和當地的人民群眾。大會主席臺上坐著當地政府五大班子的領導成員。俄國的一個將軍也應邀前來參加這個晚會。當市長宣布開會的時候,麥克風壞了一個,這使得領導的聲音非常小,聽起來非常滑稽。好在,禮花很快放了起來,把黑色的夜空打扮得如此絢麗多彩。人群中不時地發出陣陣的歡呼聲。 

大會結束後,客人們進入了一個華麗的大廳,開始吃各種很不錯的自助餐。自助餐的檔次很高,有海鮮,有熏肉,各種菜肴以及各種各樣的酒和飲料,非常豐盛。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客人是俄國人。這些俄國人有的吃相文雅,有的則吃得十分貪婪。不少人在大廳里攝影留念,或者湊在一起學外國紳士的樣子,站成圓圈兒,端起酒杯,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

 

吃過自助餐後,客人們去戶外觀看正月十五的彩燈。所有的燈都集中在一條土街上。看上去燈火通明五彩繽紛(確實下了不少功夫,花了不少錢)。雖然這些燈的制作水平一般,但凸現著濃郁的民間風情,那種歡樂的氣氛十分熱烈。 

翌日,通過填表,通過體檢,辦妥所有手續之後,第二天就可以出國了。那些沒有出上國的客人,便用仇恨和鄙夷的眼光,看著我們這些留下來的混蛋王八蛋!小人!然後悻悻然地離開了這座亢奮的邊境小城。客人大部分都走了,邊城也清靜下來了。 


客房里只剩下了我一個人。 

我一邊喝茶,一邊和那個當地的內線朋友聊天。 

我問他,兄弟,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我一直有點糊塗哪。 

他說,其實沒別的意思,就是想擴大一下小城的知名度。 

我說,這多少有點荒唐吧。 

他連連擺手說:不不不,這你不懂,你沒在小城生活過,你無法理解。他又感慨萬端地說,一個小城市如同是一個小人物一樣,她應當有權享有這樣的日子,並為曾經擁有過這樣的日子感到驕傲。兄弟你應當有點同情心對不對!(選自《清明》1997年第4期)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