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夢見自己站在四面都是白色高牆的屋子裡,但是在房間光禿禿的地板上沒有我的影子。我看到自己的屍體放在一張鐵床上,我是何時死的,是怎樣死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六七個女人坐在床邊,我完全不認識她們。她們既不年輕也不老,都穿著黑衣,我知道她們都是守靈人。她們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一言不發,周圍也毫無聲息。不知為什麼,我覺得時候不早了。

 

「與此同時,我意識到房間裡有些莫可名狀的東西,讓我的心變得沉甸甸地──某種無色無臭、使人麻木的力量正擴散開來。守靈人開始心神不安地彼此交換著眼色。我知道她們也害怕了。她們一個接一個,悄無聲息地站起來,像影子般輕盈地離開了房間。只有我和我的屍體留在那裡。

 

「燈依然亮著,但四周的恐怖氣氛卻越來越沉重了。守靈的人們一感到這種氣息就溜走了。但是我覺得尚有餘裕可供逃離,所以我認為自己還能稍稍耽誤一會兒,一種可怕的好奇心促使我再留一會兒:我想看看自己的屍體,仔細檢查檢查。我走近它,看著它。我心裡很奇怪,因為它看起來太長了,長得太不自然了。

「然後我覺得它的一隻眼皮似乎在顫動。但是我想這種感覺可能是燈光搖動所造成的。我慢慢地、謹慎地彎下腰,因為我怕這雙眼睛突然睜開。

 

「『這就是我自己,』我一邊想著一邊彎下腰:『這看起來可太古怪了。』它的臉看上去正在變長,『這不是我,』我想著,慢慢地俯得更低『不過,這也不可能是其他人。』我害怕了,怕得說不出話來,那雙眼睛睜開了……

「它們睜開了,可怕地睜開了。那屍體彈起來了,從床上向我衝來,纏住了我。它呻吟著、噬咬著、撕扯著,我極力掙扎著,但屍體的那雙眼睛、那種呻吟、那種觸摸使我感到噁心害怕,我整個人在極度的厭惡下幾乎要裂成碎片。我發現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了一把斧子,我掄起斧子,劈著、砍著,對著那呻吟著的屍體狂叫著,直到它在我面前變成了一攤毫無形狀、醜惡的、散發著腐臭味的東西,我毀滅了令人厭惡的自己……

 

「食夢貘,食夢貘,食夢貘!

吃吧,

啊,貘,

吃掉我的噩夢。」

 

「噢不!」食夢貘喊道,

「我從來不吃幸運的夢,這是個美夢。

「一個最幸運的夢。一把斧子,是的,斧子,出色的律法義理之斧,用它可以除掉自我的魔性。這是最好的夢了。我的朋友,相信佛經的教導。」

 

然後食夢貘從窗口跑了出去,我目送著牠,看著牠掠過月光下的屋頂,以一種令人驚訝的速度無聲無息地從一座屋頂跳到另一座屋頂,如同一隻巨大的貓……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