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日本兵喜歡殺人。他們說,日本軍隊進了村子先控制水井,來到井口向下一看,井裏藏著一個人。日本兵就毫不遲疑地朝井裏放了兩槍,那一井水全不要了。

日本兵為什麽處處殺人,是一個他們解不開的謎。有人說,日本兵信一種邪教,要在生前殺多少人,陣亡以後才可以魂歸故里。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哪天會死,所以急急忙忙殺人湊數。

有一次,一隊日兵進入村莊搜索,老百姓都逃走了,有個男人偏偏不逃,他用白紙紅紙剪貼了一面日本國旗,朝日本兵揮來揮去。


日本兵毫不客氣,給了他一顆子彈,望著他倒下去。


下面一個動作就更出乎人們意料之外了:那日本兵走到屍體旁邊,從地上拾起那面簡陋粗糙的太陽旗,恭恭敬敬地折疊起來。

一位老太太告訴我們,她在河北有個親戚,糊里糊塗送了命。那人正在田裏工作,擡頭一看,前方遠處公路上有一小隊日軍經過。本來誰也不礙誰的事,偏有一個日兵走出行列,朝著他跪下。

你可以想像他是如何驚愕,他簡直不能相信這一跪跟他有任何關係。他從未聽說過跪姿射擊。只聽得“八勾”一聲,——當然,沒法確定他到底聽見了沒有。


我們終於聽到炮聲。


炮聲在西,我們立刻往東逃。炮聲像號令一樣,把這一方百姓全變成難民。滿地是人,路太窄,踏著麥苗走。空中無月,還嫌前途不夠黑,恨那幾點星。

炮在後面“撲通撲通”響,不回頭也感受到炮口的火光。每個人向自己心中的神禱告。母親常常誦唸耶穌的一句話:“祈求上帝,教你們逃難的時候不要遇上冬天。”而現在是陽曆三月。

那時候,人們常說:“日本鬼子一條線,中央軍一團亂,八路軍一大片。”日本軍隊只沿著交通線推進,要躲開他們倒也容易,所以難民在炮聲中仍然沈著。中央軍重點防守,常常依戰局變化倉促部署,人仰馬翻。八路軍則深入基層,組織民眾。我們在戰場邊緣遊走,中央軍八路軍都沒碰著。


走著走著,滿地黑壓壓的顏色淡了,不唯天光漸亮,人也越走越稀。各人有各人的判斷,各人投奔各人的親友,大地真大,悄悄地吸納了這多出來的人口,不露聲色。日出前但見一天雲塊向地平線外急奔,絡繹不斷,一如逃避追殺,而地面不見有風,景象詭異,令人好不忐忑。

我們離開大路,沿著一條小溪前行,兩岸桃林,正值花季。我那時已讀過《桃花源記》,比附的念頭油然而興。幾棵桃花看起來很單薄,幾十畝桃花就有聲有勢,儼然要改變世界。一直走進去,好像深入紅雲,越走越高,戰亂憂患再也跟不進去。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