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貨車司機。年中大部分時間在外面忙碌奔跑。女人很孤獨,學會了跳舞並對此著了迷。

常常,女人跳得舞興正酣時,胸前的手機會不識時務地響起來。女人萬般不捨地甩脫舞伴的手,三步兩步衝向休息室,食指堵緊側耳朵眼兒,歪著腦袋不耐煩地對著手機叫:喂,你煩不煩埃又不是小孩子,回來自己弄飯吃唄。冰箱里現成的剩飯、剩菜不夠再下點面條嘛。嗯。記得吃完把碗筷收拾乾凈呀。好了好了,就這樣,拜拜。

偶爾,男人休息在家。天黑便捧本《小說月刊》像孵巢的母雞樣鑽進臥室。女人匆忙打理完家務,細心地修好眉毛塗上唇彩、試衣配裙,站在穿衣鏡前左照右照。男人目光灼灼地看定女人,眼神中滿是懇求:老婆,今天不要去舞廳!我難得休息在家。女人看著鏡子里男人傻傻的樣子莞爾笑,周身飄漾著香味,蝴蝶般飛到男人跟前。雙手箍住男人的脖頸,嘬起紅嘟嘟的嘴巴輕啄幾下他的面頰,哄孩子樣安撫道:你在家乖乖看書,等我回來。男人撅著嘴使起了小性子。女人臉上紅霞掠過,嫣然笑柔聲說:瞧你這餓鬼樣!我昨晚跟人約定了,不去不好呀。我保證十點之前定回來。男人依戀地撫摩女人溫軟的手。

女人抽出手翩然而去。啪嗒的關門聲,把男人留在滿屋的寂寞和期待里。


女人踏進舞池恰似遊在水里的魚兒般歡快。舞廳閃爍不定的朦朧燈光、曖昧的氛圍、靡靡的音樂、處處透著浪漫的情調。女人被舞伴緊擁著隨著音樂的節拍翩翩起舞。舞伴高大俊朗身姿挺拔。兩人的舞姿協調,舞步默契,是舞廳里難得的最佳搭檔。女人粉臉紅腮忘情地跳著,把出門時對男人的承諾舞到了九霄雲外。舞廳散場時,已近淩晨點。女人躡手躡腳回到家,男人枕著滿心的失落進入周公的夢境。

兩年後,男人因良好的行駛記錄被提升為車隊長。雖然男人出遠途的頻率銳減,但居家的時間卻比以往更少。夫妻倆各忙各的,常常連幾天不能碰面說上句話。家似乎成了兩個人的客棧。

那晚,女人感覺很奇怪。跳舞總是心神不定精力不能集中。不是踩到舞伴的腳尖就是尷尬地撞上舞伴的膝蓋。曲終止時,女人悶悶地說想出去透透氣。善解人意的舞伴殷勤地去吧臺替女人取出外套。兩人走到街上,舞伴擡腕看下時間,提議說:剛十點來鐘呢。街上太冷清,回家又太早。不如咱們去楓丹白露茶樓坐坐?。

那可是全市有名的情侶茶座埃,女人吃驚地瞅著舞伴猶豫著說。

舞伴瀟灑地露齒笑:我們算不上情人,至少也該是朋友吧?說著,風度十足地屈起支胳膊。女人羞赦地垂下眼簾聽話地挽住。

茶樓掩映在情人路蒼郁的樹蔭下。四周籠罩著層幽雅和神秘。伺者禮貌地為他們拉開綠絲絨遮著的玻璃門,引領他們沿著鐵藝樓梯上二樓。二樓梯階交匯處,迎面走下來對情侶。男人親熱地摟著年輕靚麗的女子。女子披散著時髦的卷發,著襲紅套裙小鳥依人搬貼在男人的右胸。

下樓的男人瞥見上樓的女人,兩人愕然地睜大眼睛盯著對方,木呆呆地怔了怔,互贈彼此個澀澀的笑臉。四人擦身而過。女人聽得紅裙女子問男人:你認得那女的?

嗯。是同事。男人的聲音從鼻腔里蹦出來。

同時,舞伴好奇地問女人:熟人?

女人強壓丹田躥上來的股怒氣,恨恨地答道:嗯。同事。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