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在舞臺上的表現要比在現實生活中的表現更豐富多彩。因為在舞臺上,“愛情”可以表現為喜劇,也可以呈現為悲劇;但在實際生活中,“愛情”只會招致禍患。它有時如一位惑人的魔女,有時似一位復仇的女神。

我們可以看到,多數偉大的人物(無論古今,但凡有盛名者)都不曾被愛情折磨到瘋狂的地步:可見偉大的心靈與偉大的事業的確能抵禦這種柔弱的激情。然而有兩個人除外,一個是曾經統治過班戈羅馬帝國的馬爾庫斯·安東尼,另一個是曾做過羅馬執政官及立法官的阿皮亞斯·克勞狄烏斯。這兩個人之中,前者的確是一個好色而無度的人,但是後者卻是一個嚴肅而有智的人。所以好像(雖然這是很少見的)愛情不但是會進入坦露的心胸,並且也可以進入壁壘森嚴的心胸中(假如把守不嚴的話)。伊壁鳩魯這句話說得並不好——“我們彼此就是一幕看不完的劇”。

好像生來本當曠觀天界及一切高貴之物的人類不應該做別的,而只應跪在一座小小的偶像前面,自己把自己做成個奴隸似的,雖然這不是為口舌的奴隸——如禽獸一般——而是為眼睛的奴隸(而上帝賦予人眼睛本來是為了更高貴的目的的)。這種情感之放縱,以及它對事物本性及價值置若罔聞之程度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所以說,無休止的誇張言辭只適合於在愛情中出現,在其他的事情中總是不宜的。

不僅言語如此,古人說得好,大大小小的諂諛者相互都明白,最討自己喜歡的恭維者總是自己;而毫無疑問,情人之間的話語比對自己的恭維還要厲害。因為從無一個驕傲的人重視自己甚若一個情人之重視其所愛之人。所以古人說:“戀愛與智慧不可兼得。”熱戀中的人的這一弱點並不僅僅是旁觀者才看得出來,其實大多數被愛者也看得很分明,除非被愛者與熱戀者相互愛戀。因為,愛情的報酬永遠是這樣的:要麼得到對方的愛,要麼得到一種深藏於心的輕蔑,這條定理千真萬確。 


由此可見,人們更應當提防這種情欲,因為它不但使人失去別的事物,簡直連自己也保不住。至於其他的損失,古詩人的故事表現得極好。喜愛海倫的帕里斯放棄了赫拉和雅典娜的禮物。因為任何過分看重愛情的人都會放棄財富與智慧。這愛情泛濫之際正是人最軟弱的時候,而這也正是人鴻運高照或背運倒霉的時候,只不過背運倒霉的情況很少受人注意。這兩個時候都是燃起愛火並燃燒熾烈的時候,由此足見愛情真的是愚蠢之子。
 

有些人即在心中不能不有愛的時候,仍能約束這種愛情,並且把它與人生的要務嚴格分開,這些人應該算是把愛情處理得很妥當了。因為愛情如果干擾事業,就要損害人們的福利,並且使他們沒辦法堅守自己的目的。我不明白為什麼軍人最容易墮入愛情,我想這也許和他們喜歡喝酒一樣。因為危險的事業多需要享樂作為報償。人性之中有一種隱秘地愛他人的傾向和趨勢,這種傾向若不消耗在一個人或少數人身上,將很自然地普及於眾人,並使人變得仁慈的,例如有時在僧侶之中我們就能看到這樣的情形。 

夫婦之愛使人類繁衍,朋友之愛使人類完美,但愛欲無度則會使人墮落。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