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乾《文革雜記憶》山雨欲來

仿佛剛開完春風爛漫的神仙會,遠處又雷聲滾滾了。真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敵人可真猖狂,竟然在團中央機關刊物的封底一幅水彩畫上玩起花樣!孩子說,那水紋清清楚楚地寫著“反動派萬歲”。其實,我翻過來掉過去,始終也沒看出什麼字樣。而且,反動派咋會叫起自己“反動派”來呢!可孩子說,這是警惕性特高的“中央首長”發現的。認不認出來,就看自己對中央首長的感情了。這麼一來,我只好說,看見了,看見了。

接著,孩子回家又傳出:火柴盒上也出現了反動標語。還有,那個挺好聽的《紅旗頌》唱不得了,原來它的主旋律是“滿洲國國歌”,唱了就等於頌揚王道樂土!

接著,五八年印行的幾部長篇也像多米諾骨牌一樣,一本接一本地倒了下來。有反黨的,有反社會主義的,有反人民的。罪名乍看起來並不雷同,但都夠進毒草行列的。

早晨一上班,就接到通知:不辦公了,全體去看電影《早春二月》,而且說明有人在影院門口點名,不准請假!看完了立刻回單位分組開會,支書主持,人事科小徐作記錄。每人都必須發言,要作為反修堅不堅決的一次考驗。

江南小橋流水,本來挺開心的一部片子。這麼一來,看電影真是活受罪!

院子裏,西屋老太太跟閨女吵起來了。照理,閨女應該好打扮。如今,掉過來了!老太太給閨女做了件連衣裙,要她把那件打了三塊補釘的褂子換下來,姑娘死也不肯,還朝老太太嚷:我這裏學雷鋒,您倒好,扯我後腿!您忍心害自己的閨女當個修正主義分子嗎?

老太太是家庭婦女,不像干部那麼天天讀,不了解天下大勢,更不理解女兒談“修”色變的心情。其實何止一件連衣裙,一切美好的東西,從文物字畫到花花草草,都早已成了修正主義的標志了。

中國要成為世界革命的強大中心堡壘,靠什麼?靠人人爭作向陽花。怎奈中國是個枝權茂密的大灌木叢。要靠小將們披荊斬棘,把千枝萬條全砍光,砍得神州大地只剩下一朵朵光桿兒的向陽花。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