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連長的要是想讓他帶的連在大隊裏出人頭地,就得培養出個把標兵。對象當然得一貫革命,歷史清白,出身越苦越好。連裏要出個標兵(也就是英雄),那可人人光彩。

然而同是五七戰士,條件大同小異,到底突出誰好?萬一樹錯了,惹起公憤,可就弄巧成拙啦。

剛下去,有位同志沒使過柴油機,一下子把整排門牙全崩掉了,血流滿身,他還不肯讓包紮,要接著干,突出地表現了五七戰士的革命氣概。把他樹立成標兵,沒人能說個“不”字兒。

盡管天天出工前要喊幾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可流血畢竟屬於事故,不便過分推廣號召,不能靠那來樹標兵。這麼一來,連長抓耳撓腮了。

在天天讀的會上,我們班上一位老實人談起自己的勞動體會說,過去知識分子坐等吃喝,不辨菽麥,這回下來才懂得了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以前聞到糞味就掩鼻而過,如今自己擡糞,想到擡的是肥料,可以使稻谷吐穗,變成糧食,反而覺得它香了。談得十分誠懇。

班長在連部開會時,順便就把這段話匯報了。連長眼珠一轉,靈機一動,說聲好哇,這回標兵有啦。

於是就請這位老五七戰士先在排裏講,然後又對全連講他擡糞的體會。一道改造,相互切磋琢磨,本極正常。他講得真實樸素,充分體現了一個老知識分子經過勞動鍛煉,在思想感情上所起的變化。

倘若事情到此為止,就恰到好處。然而光在連裏講用是當不上全干校的標兵的。連長見多識廣,著眼的是去五千人參加的全干校大會上講。第一步得先去大隊。連長一方面吹出空氣,說咱連要放衛星了,一方面就叮囑老實人要對講用稿狠下功夫。暫時可以不下地了,在家裏琢磨講用稿吧。要大力潤色,“務必要把它搞得有聲有色”。

六個連組成的大隊講用會是在倉庫裏開的,一千多人擠得水泄不通。水銀燈在老實人周圍聚成個光圈。唱完《大海航行靠舵手》之後,講用開始。盡管已經聽過三遍,我還是很留心聽。何況出於職業習慣,我也想知道他是怎麼加的工。

糞味由臭變香是講用稿的精華,墨彩當然主要用在這部分上。功夫確實下了。沒辜負連長的囑咐,不但氣味變得香噴噴,而且在糞的顏色(金黃)上,也頗有所發揮。聽起來不再像人糞,倒像一桌山珍海味。

散會後,也許是由於走出了那燈光如晝的大倉庫,忌諱顧慮就少了。黑夜裏,我一邊走一邊傾聽人們三五成群地在議論。講用本來是十分嚴肅的一件事,一路上卻不斷聽到咯咯咯的笑聲。

想到老實人後天就要在五千人大會上去講用了,我不禁替這位即將成為標兵的同志抱起屈來。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