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症中所遺失的東西有可能正好是俄狄浦斯那里的某種東西嗎?從最早的階段開始,它是否是弒父娶母情結(二者都可以解釋俄狄浦斯結構上存在著裂隙)的變形?依照拉康的說法,摩德·曼諾尼(Maud Mannoni)提出了「對父親能指的原初排斥」,這樣「俄狄浦斯的角色就到位了,但如果將各種結果並列起來,就存在某種類似於空位置的東西。這個空位置仍然十分神秘,開啟了欲望所引發的焦慮」[⑦]。然而,並不十分確定一個毋庸爭辯的家族結構,是否就是分裂症的好的衡量單位,即便這個結構延伸到三代人,包含了祖父母。研究「裂殖」(schizogènes)家族,或家族中的裂殖機制,是傳統精神治療、精神病學、精神分析、甚至反精神治療的共同特征。他們工作中令人失望的是,他們都引用的機制(例如,格列高利·貝特森(Gregory Bateson)的雙盲或同時遺漏了兩種彼此對立的信息秩序:「做這個,但不要做這個……」)事實上是所有家庭中日常生活中的一個平平淡淡的部分,沒有讓我們弄明白分裂症的生產方式。即便我們用一個父親作為隱喻,或者以父親之名成為與語言共存的能指,讓家族參照系具有了特有的象征權力,我們仍然無法逃脫狹隘的家族話語,其中,分裂症是通過預設排斥某個能指來否定性地界定的。

[⑦] Maud Mannoni, Le Psychiatre, son fou et la psychanalyse,Paris, Seuil, 1970, p. 104.

Section 2 突破走向「更多的實在」

奇怪的是,分裂症何以不斷地回到並非它們自己的問題上,這一點十分明顯:父親、母親、法律、能指等等。分裂症並非如此,也沒有理由得出結論說分裂症缺少某種他並不涉及的東西。貝克特和阿爾托已經說得十分明白了:我們應該使用藝術家或作家擁有的觀念,他們對分裂症的洞見比精神治療師和分析師要深刻得多。一旦我們用否定或匱乏的術語來界定分裂症(如紊亂、失去真實、自我中心主義、排斥),以及當我們用家族結構(這種匱乏就出現在家族結構中)來塑造分裂症時,我們也會犯同樣的錯誤。事實上,譫妄現象絕不會再生產出以匱乏為中心的家族傳說,即便從虛構角度來說也是如此。相反,譫妄是歷史的溢出,是普世歷史的隨波逐流。種族、文明、文化、大陸、王國、強權、戰爭、階級和革命都混雜在一起。在這個意義上,並不需要深入研究譫妄。在譫妄中,你們發現了黑人、猶太人、中國人、蒙古人,雅利安人。譫妄是由政治和經濟組成的。沒有理由相信譫妄表達的東西僅僅是其展現出來的內容。譫妄表達的是一種方式,通過這種方式,欲望得以流動到整個社會歷史領域之中,通過這種方式,無意識欲望囊括了它無法化約的對象。即便在家族問題上的譫妄式的交流時,貫穿於家族的洞、切口、流溢,並將其視為裂殖,這些問題在本質上是超家族的,導致了整個社會領域都被卷入到無意識決定當中。正如馬塞爾·雅閣(Marcel Jarger)說得不錯:「無論精神治療的大師在想些什麽,精神病人所說的東西都不僅僅是清楚地表達了他們個體的精神紊亂。在其所有方面,瘋癲的話語與另一種話語相關聯,即歷史話語、政治話語、社會話語、宗教話語,說得是每一個東西」[⑧]。譫妄並不是圍繞父親之名,而是圍繞著歷史之名構築起來的:專名。仿佛分裂症在無器官身體上(我感覺到我在生成……)穿越的強度的區域、界檻、梯度,是由種族、大陸、階級、人格等專名來決定。這並不是將分裂症等同於人。相反分裂症借助專名,辨別了無器官身體上的那些層面和區域。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