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東京:創新是一連串事件(下)

我舉上面的例子,無非是想證明這樣一個結論,創新是一連串事件,而源頭是基礎研究。或說基礎研究是創新的“最先一公裏”。想想也是,假若沒有阿基米德的“浮力定律”,也許至今沒人會想到用鋼鐵造船;若沒有“伯努利定理”,恐怕也不會有人造飛機。放眼看世界,迄今還沒有一個基礎研究落後的國家而成為科技強國。不是嗎?我賭讀者舉不出一個例子來。

由此見,推動科技創新,關鍵在於強化基礎研究。其實這道理說起來大家都懂,問題是怎樣才能讓學者專注於基礎研究。我們知道,基礎研究的成果是定理或定律。一旦公之於世,其使用便不排他。比如前面提到的阿基米德“浮力定律”,威爾森可用它造鐵殼船,別人也可用它造水上公園。若用經濟學的專業術語說,基礎研究成果是典型的“公共品”。

是的,困難就在這裏,創新性技術可以通過申請“專利”有償轉讓,創新性產品也可通過市場出售取得收益。可由於定理或定律的使用不排他,無法向使用者收費;而且由於它們沒有直接的商品載體,也無法在市場上出售獲利。也許是我孤陋寡聞,我從未聽說有哪家飛機制造公司花錢購買過“伯努利定理”,也沒聽說有哪家造船公司使用“浮力定律”支付過費用,讀者也應該沒聽說過吧?

從這個角度,也就解釋了目前國內學者對基礎研究為何熱情不高的現象。學者當然要有情懷,但他們同時對物質生活待遇也會有追求。也正因如此,中央提出財政要加大對基礎研究的投入。政府財政本來就是公共財政,而且我在前面分析過,基礎研究成果為科技創新提供理論支撐,屬於公共品(服務),所以用財政資金資助基礎研究,既是政府義不容辭的職責,也是公共財政應承擔的重要職能。

現在需要研究的是,在一定時期,政府財力總是有限的,僅就科技創新來說,希望得到財政資助的項目也很多。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若不分輕重緩急,僧多粥少,財政資金只能天女散花。實踐表明,財政資金過於分散,對推動創新的效果並不理想。而要集中力量辦大事,財政就應該收縮戰線,重點資助基礎研究、殺手鐧技術與顛覆性技術創新,將民用技術創新推向市場融資。

具體到政策操作層面,我最後想提三點建議:第一,由於從事基礎研究的學者不能通過市場取得收入回報,政府要為他們提供相對優越的研究條件與生活待遇,讓他們體面地做學問;第二,根據基礎研究的特點,財政前期投入不必過大,應主要用於“智力報償”,對取得重大成果的學者給予重獎;第三,對從事基礎研究的學者不能急於求成,也不必搞所謂年度量化考核(如論文數量等),對暫未取得成果的學者,要有足夠的寬容和耐心。(愛思想2022-06-18)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