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談看書(35)有點榮譽觀念

他的一種矛盾的心情簡直像哈孟雷特王子。邱吉爾想得周到,預先把木匠頭子的工具箱搬到甲板上,防他私自夾帶出去,不料他問克利斯青要這箱子,竟給了他。邱吉爾跟下小船去搶回來。琨托靠在欄桿上探身出去叫喊:"給了他,他們一個月內就可以造出一隻大船。"救生艇上一陣掙扎,被邱吉爾打開箱子,奪過幾件重要的工具,扔給琨托。 

他這里往上拋,又有人往下丟。守中立的莫禮遜擲下一根纜繩,一隻鐵構,又幫著錨纜員柯爾把一桶食水搬下小船,臨行又把牛肉豬肉在船欄桿上扔下去。柯爾拿了只指南針,琨托攔阻道:"陸地看都看得見,要指南針做什麼?"另一個最兇橫的水手柏凱特竟做主讓他拿去了。作者李察浩認為是故意賣人情,萬一被捕希望減罪。走的人忙著搬行李糧食,都叫叛黨幫忙,臨了倒有一半人熱心幫助扛擡,仿佛討好似的。是否都是預先伸後腿,還是也於心不忍?跟這些人又無仇無怨,東西總要給他們帶足了,活命的希望較大。

 

只有琨托與邱吉爾阻止他們帶槍械地圖文件。克利斯青也揮舞著刺刀叫喊:"什麼都不許拿走!"沒有人理睬。最後柯爾用一隻表、一隻口哨換了四把刀防身。 

青年盲樂師白恩還坐在中號救生艇里,也沒有人通知他換了大號的。只聽見亂哄哄的,也不知道怎麼了,他一個人坐在那里哭。 

克利斯青在布萊旁邊已經站了快三小時,面部表情痛苦得好幾個人都以為他隨時可以自殺,布萊也是這樣想。

 

傅萊亞等幾個禁閉在自己艙房里的人員都帶上來了。布萊手腕上的繩子已經解開,許多人簇擁著趕他下船。他還沒走到跳板就站住了,最後一次懇求克利斯青再考慮一下,他用榮譽擔保,永遠把這件事置之度外。"我家里有老婆,有四個孩子,你也抱過我的孩子。"他又說。"已經太晚了。我這些時都痛苦到極點。""不太晚,還來得及。""不,布萊船長,你但凡有點榮譽觀念,事情也不至於鬧到這地步。是你自己不顧老婆孩子。" 

叛黨與忠貞分子聽得不耐煩起來,他們倆依舊長談下去。"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布萊說。 

柯爾插嘴解勸,克利斯青回答他:"不,我上兩個星期一直都痛苦到極點,我決定不再受這罪。你知道這次出來布萊船長一直把我當隻狗一樣。""我知道,我們都知道,可是你罷手了吧,看在上帝份上!"有這麼一秒鐘,琨托、邱吉爾都怕克利斯青真會軟化——他已經一再讓步,自願把小船拖到島上。

 

傅萊亞也懇求,建議把布萊手鐐腳銬看管起來,改由克利斯青做指揮官。琨托、邱吉爾最怕這種妥協辦法,大呼小叫把聲音蓋了下去。傅萊亞一直打算伺機收復這條船,起先就想跟布萊一同挑撥群眾反攻,克利斯青怕他搗亂,把他關在艙房里,他又要求看守讓他到炮手艙中談話,叫他拒絕跟船長坐小船走。"那豈不是把我們當海盜辦?" 

傅萊亞主張囚禁布萊,由克利斯青接任,也還是他那條詐降之計。神出鬼沒的楊,永遠是在緊要關心驚鴻一瞥,此刻又出現了,拿著槍。"楊先生,這不是鬧著玩的,"布萊說。"報告船長:餓肚子不是鬧著玩的。我希望你今天也吃夠了苦頭。"楊在叛變中一共只說了這兩句話。

 

大號救生艇已經坐滿了人。克利斯青又指名叫回三個人,一個修理槍械的,兩個小木匠,少了他們不行,職位較高的又不放心。三人只得又走上跳板。"反正已經坐不下了,"布萊安慰他們,"小子,別怕,我只要有一天回到英國,我要替你們說話。" 

傅萊亞要求讓他也留下來,布萊也叫他不要走,但是克利斯青硬逼著他下去。 

(愛墾老编按:張愛玲这篇文字篇幅很長,牵涉面很廣,為方便閱讀,老编另加上小題)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