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上身探上桌面,很感興趣地看著圖畫,卻沒有開口。

「畫得真好。」女人翻著速寫簿,「這些都是妳今天畫的嗎?」

真理子頓了一陣才開口:「蠟筆的是今天畫的。我們早上才買的蠟筆。新蠟筆不大好畫。」

「嗯!是啊!新蠟筆不容易畫,是不是?我們明也畫畫,是不是呀?明?」

「畫畫才簡單呢!」男孩說。

「這些畫畫得多好呀!是不是?明?」

真理子指著攤開的那張:「我不喜歡這張,蠟筆用得不夠。下面這張比較好。」

「嗯!真是,這張真好。」

「我是在下面港口那裡畫的。」真理子說。「可是那裡又熱又吵,所以我畫得很快。」

「可是很好呀!妳喜歡畫嗎?」

「喜歡。」

幸子和美國女人這時也都看著速寫簿。美國女人指著畫,大聲說了好幾次日本話的「可口」。

「這是什麼?」胖女人又問:「哦!蝴蝶。畫得這麼好。蝴蝶可不會停很久的。」

「我照我記得的畫下來的。」真理子又說。「我先前看到一隻。」

女人點點頭,轉向幸子:「妳女兒真聰明!像她這麼大的孩子就能用記憶和想像力來畫畫真不容易。多半這個年紀的孩子只能照書畫。」

「嗯。」幸子說:「大概是吧。」

聽到她這種冷漠的口氣,我相當詫異。因為她一直以最優雅的儀態和美國女人交談。胖男孩上身更向桌面傾了過來,指著速寫簿上的畫。「這些船太大。」他說,「要是這是一棵樹,這些船就應該小一點才對。」

他母親想了一下。「喔,也許。」她說:「不過這還是一張很好的畫。你說是不是?明?」

「這些船太大了。」男孩說。

女人笑了一聲,「你別在意明的話。」她對幸子說:「不過,教他畫的私人教師是很有名氣的。所以他比同年的孩子能分辨這些。妳女兒也請了私人教師教畫嗎?」

「沒有。」幸子依然十分冷漠,那胖婦人卻渾然不覺。

「請私人教師教畫很好,」她繼續往下說。「我先生起初反對。他說光請算術和自然科學的家教就夠了。可是我認為美術也很重要。孩子該在小時候就培養想像力。學校裡的老師都同意我的看法。不過明最拿手的是算術。我認為數學非常重要。妳呢?」

「是很重要。」幸子說。「我想數學很有用。」

「數學訓練小孩的腦筋。數學好的小孩,別的科目也不會差。我先生和我一致同意要請算術家教。很值得喲!去年明在班上總是第三、第四,今年他一直保持第一。」

「算術一點也不難!」男孩大聲說。他問真理子:「妳會不會九九乘法表?」

他母親又笑了起來。「我想這位小姊姊也很聰明的。她的畫很有潛力。」

「算術一點也不難!」男孩又說:「九九乘法表也簡單得很!」

「可不是嗎!明已經把乘法表全學完了。他同年的小孩多半才學到三或四。明,九乘五是多少?」

「九五四十五。」

「九乘九呢?」

「九九八十一。」

美國女人問幸子幾句話,幸子點點頭。她拍手又說了好幾遍「可口」。

「妳女兒看起來很聰明。」胖女人對幸子說:「她喜歡上學嗎?我們家明頂喜歡上學了。除了算術、美術,他地理也好。我這位朋友很驚奇他曉得美國所有大城市的名字呢!是不是?蘇珊桑?」她朝美國女人結結巴巴說了幾個英文字。她朋友似乎沒弄懂她的話,但仍然讚許地對著男孩微笑。

「不過算術才是他頂喜歡的科目。是不是啊?明?」

「算術太簡單了!」

「你在學校裡最喜歡什麼科目呀?」胖女人問真理子。

真理子先不開口。過了一下,她才說:「我也喜歡算術。」

「那九乘六是多少?」男孩生氣地問她。

「孩子喜歡學校裡的功課實在太好了,是吧!」胖女人說。

「喂!說呀!九乘六是多少?」

Views: 4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