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8)

看來,鄉人已聽說他當了縣長了。他要走了。鄉人雖沒有來送行,可鄉人終還是捎禮物來了。鄉人給他捎來了“老娘土”,這就夠了。沒有比“老娘土”更貴重的東西了!…… 

國的臉立時黑下來,他沈著臉說:“帶上!” 

女人受委屈太多了。女人撅著嘴,生硬地把那塊土坯包起來,倔倔地夾出去了。女人不敢不帶。

 

上了車,國的臉一直陰晦著,一句話也不說,來接他上任的縣委辦公室主任小心翼翼地問:“李縣長,你不舒服麼?”這時,國的臉稍稍亮了些,他很勉強地笑著說:“沒啥,沒啥。” 

車開出很遠之後,女人的情緒才慢慢緩過來。她又“叫喳”開了,先是為司機和辦公室主任遞了煙,爾後又悄聲對國說:“國呀,頭天上任,你夾塊紅布包著的土坯,影響多不好呀?不知道的,人家還以為迷信呢。”女人一邊說著,一邊看他的臉色。當著司機和辦公室主任的面,國不好說什麼,只是笑了笑。這笑是下意識的動作,習慣動作。他笑習慣了,不知怎的,臉上的肌肉一動,就笑出來了。女人把他的笑當成了默許。緊接著,女人熟練地搖下了車窗,就自作主張把那塊裹有紅布的土坯隔窗扔下去了……

 

“咚!”車窗外一聲巨響,驚得辦公室主任趕忙扭身問:“怎麼了?” 

女人很有分寸地笑了笑,說:“沒什麼。” 

在辦公室主任的注視下,國仍然保持著矜持的神態。可一會兒功夫,他就堅持不住了。他慌忙扒住車窗往外看,土坯已經不見了,那塊紅布在路上隨風飄動著,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漸漸化成了一片幻影兒……

 

車仍然飛快地往前開著,可國覺得載走的僅僅是他的身子,他的靈魂已經扔出去了,隨那裹有紅布的土坯一塊扔出去了。他的“老娘上”,他的“命根兒”,還有那漫無邊際的鄉情,都被女人扔在半道上了…… 

國一遍一遍地問自己:你是誰?生在何處?長在何處?你要到哪里去?…… 

走著走著,國突然說:“停住。開回去!”

 

女人驚詫地望著他:“怎麼了?你……” 

國還是那一句話:“開回去。” 

車停住了。女人小聲勸他說:“算了吧,你得注意影響啊?都等著你呢!”

 

辦公室主任也莫名其妙,忙問:“李縣長,怎麼了?” 

女人解釋說:“沒什麼。東西掉了。也不是啥金貴東西,一塊土坯鄉下人送的……” 

國不說話,一句話也不說,就那麼黑著臉。

 

辦公室主任看看表,頭上冒開了。他說:“李縣長,時間已不早了縣里領導都在那邊等著為你接風呢。你看,這……” 

國繃著臉說:“那好,我下去。” 

辦公室主任慌了,忙賠情說:“李縣長,李縣長,這樣吧。你們先坐車走,我下去,我下去給您拾回來……”辦公室主任擦著頭上的汗,擰開車門,仍像賠罪似的說:“李縣長,我們在下邊做工作的也有難處哇,你給我個面子吧?”

 

女人也急了,說:“你怎麼能這樣呢?算了吧,啊?” 

國沈默不語,可他腦海里仍飄動著:你是誰?生在何處?長在何處?你要到哪里去?……(選自《北京文學》一九九0年第九期)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