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27)

人們也都默默地站著。 

這時,國聽見人群里有人悄悄說:“算了,別叫國作難了,官身不由己……”國聽到這話默默地閉上了眼睛。到了這會兒,他才悟過來,三叔給了他多大的面子呀!鄉人們又給了他多大的面子呀!這是情份哪,還是情份。若不是情份,鄉人們說啥也不會讓的。族人要真想抗,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行!鄉人們知理呀…… 

片刻,人群慢慢地散了。黑壓壓的人們全湧進了老墳地,人們全都跪下來,給先人們磕頭。哭聲震天!那淒然的哭聲像哀樂一樣響遍了整座墳地,驚得樹上的烏鴉“呱呱”叫著亂飛……

 

國咬著牙,堅忍地逼住了眼里的淚水。 

市委書記大步走過來,握住國的手說:“謝謝你,李治國同志,謝謝你!”市長也贊許地說:“很有魄力嘛,很有魄力!” 

國木然地站在哪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十四

 

國要走了。

 

任命已經下達,他榮升為另一個縣的縣長,他的任命是市委常委會全票通過的。市長、市委書記在會上都高度評價了他的才幹和工作魄力。市“人大”和縣“人大”也已認可,往下僅僅是程序的問題了。現在,那個縣派車來接人了,車就停在國的家門口。而且,百里之外,那個縣的領導們已在準備著為他“接風”了。 

家里,女人正忙著為他收拾東西。女人高興壞了。女人說:“李治國,你太棒了。我真想親你一萬次!”女人像旋風一樣屋里屋外忙著,每次走過他身邊都像貓一樣俯下身來“叭叭叭”。女人親他就像親“職務”一樣,在他臉上蓋了許多“圖章”。女人的顛狂從昨天夜里就開始了。她興奮得一夜沒睡,像魚一樣遊在國的身上說:“我太愛你了太愛你了太愛你了……”國知道她是愛“縣長”呢,她太愛縣長的權利了,真愛呀!假如他還是那個黃土小兒,見了面她也許會“呸”一口呢……

 

一切都收拾好了,女人撲過來說:“走吧,我的縣長大老爺,咱走吧。你還想什麼呢?”

國坐在沙發里,兩手捧著頭,一聲不吭。 

女人像蛇一樣纏在他的膀子上,又“叭”了他一下,柔聲說:“車在外邊等著呢,走吧。”

 

國還是不吭。國默默地靠坐在沙發上,兩眼閉著,慢慢,慢慢,那眼里就流出淚來了……

女人慌了。女人溫順地親著他的頭髮,爾後用舌尖輕輕地舔他眼里的淚,女人說:“怎麼了?你是怎麼了?不舒服麼?說話呀,我的好人兒……”

國仍舊不吭。他的眼緊緊地閉著,一串一串的淚珠順著臉頰流下來……

 

門外的喇叭一聲聲響著。女人急了。女人一時看看表,一時又在屋里來回走著,爾後女人蹲下來,貼著他的臉說:“國呀,你到底是怎麼了?頭一天到任,那邊的人還等著呢。”女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女人在“縣長”面前顯得比貓還要溫順百倍。女人細聲細氣地說:“是我不好麼?是我惹你了麼?……”

女人總是叫他“李治國”,這一聲“國呀”無比親切,國的眼睜開了。他茫然四望,不由問自己:我是怎麼了,我這是怎麼了?是呀,該走了。我還等什麼呢?……

 

就在這當兒,縣委辦公室的秘書匆匆跑來了,手里拿著一個小包裹。秘書進了門就來恭敬敬地說:

“李縣長,鄉里幹部捎來件東西,說是家鄉的人捎給你的……”

國趕忙站起來,可女人已搶先接過來了。東西看上去沈甸甸的,用一塊大紅布包著。女人匆匆解開了包著的紅布,竟是一塊土坯!…·

 

女人望著那塊根粗俗的紅布,眉頭不由地皺起來了。女人不耐煩地說:“哎呀,跑這麼遠,啥捎不了,捎塊土坯?真是的!……”接著,女人又擺出“縣長夫人”的架式說:“算了,就放這兒吧。不帶了。”

城里女人不了解鄉俗,不知道這塊土坯的貴重。國是知道的。這土坯是繪出遠門的人備制的。土要大田里的,水要老井里的,由最親的人脫成土坯,用麥稭烤幹爾後用紅布包著讓遠行的人帶上。這樣,無論走到哪里都有塊家鄉的熱土伴著你。帶上它可以消災免禍,還可以為出門人治病。有個頭痛腦熱的,摹一點土沫放在茶碗里喝,很快就會好的。過去,凡是出遠門的鄉人都要帶上一塊家鄉的土坯。有了它,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會平安的,所以,按鄉俗,這叫“老娘土”,也叫“命根兒”……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