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二哥!」又是侯七的聲音。 

只見宗二爺「哦!哦!」連著應了兩聲,一晃腦袋猛地活轉過來。稍一停歇,馬上便是一臉微笑,兩眼淚花,一下子就撲到了老爺子身旁,厚道地托起老人家端鳥籠子的雙手,眼裡閃出忠誠,聲裡含著激動,熱切切他說: 

「關老!就為了這個?您吩咐一聲兒不就行啦!您老人家先回去好生歇著,我回頭就親自把小妞子送上府去!」 

「您哪!厚道人兒……」關老爺子老淚落下來了。

 

鳥兒能叼回人的魂兒,這又一次得到了證明!可不知為什麼,老城根兒小公園卻由此蒙上了一層陰影。 

又過了兩天,高樓層下的鳥友們又聚會到小樹林裡來了。環境越來越好了,可大伙兒的心裡卻越來越不是滋味兒了。誰都覺得有股彆扭勁兒,可就是琢磨不出個道理來。只覺得聊天沒勁兒,喝茶沒味兒,玩棋甩撲克缺氣兒,看著鳥籠子就愣神兒! 

這是怎麼和怎麼回事兒啊!鳥的樂園裡一會兒冷冷清清,一會兒鬧鬧哄哄,一會兒嘻嘻哈哈,一會兒驚驚乍乍,一切全亂套了。瞧瞧吧!老閨女死了,本該小妞子露臉兒了,可偏偏又蹦出個新丫頭來!

 

唉唉!人生就是變化無常,到哪兒都缺少著清靜。

 

眾鳥友越坐越無聊。掌勺的忘了講自己一隻全羊做五十四道萊的絕技;釘鞋的忘了講自己把一雙爛皮鞋整舊如新的高招;幹泥水活的忘了講自己年輕時修督軍府,那年輕的七姨太怎樣對他眉來眼去……挑不起火兒來了,沒勁兒! 

今兒個真靜啊!樹不擺,影不搖,連草皮兒上也一個勁兒往上透冷氣兒。宗二爺和侯七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這老城根兒的愛鳥界就像要散了架似的。真煩人呀!唯一讓人們心裡舒但的是——

 

唉!關老爺子總算保住了一條命,這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大概找出點精神安慰,人跟著也就有了點生氣。關老爺子既然還活著,大夥兒也得想法兒找點樂子。釘鞋的終於主動央求上那位幹泥水活的了: 

「喂,四哥!您那位七姨太,可真的長得帥?」 

「那是!」昔日的泥瓦匠抱定了捍衛真理的宗旨,「且不說那雙眼睛帶鉤兒,准鉤得你三魂出竅!就說那屁股一扭,渾身上下就是三道彎兒!」 

「你呀!」昔日掌勺的也跟著插話了,「真他媽的笨,貓不吃肉是個傻老虎!」

 

可就在大夥兒剛剛談出點樂子的時候,卻見一位鳥家慌慌張張提著鳥籠子跑來了,不但攪了眾鳥友剛剛挑起的興致,而且送來了幾乎把人們嚇暈倒的凶訊兒: 

「老、老爺子!剛、剛才、歿了!」 

「哦!」眾鳥家剎那間只覺得從頭頂涼到腳後跟。

 

據這位鳥家說,前幾個關老爺子從小樹林回到家裡,精氣神兒還透著份外好,一口氣兒就吃了兩大碗雞絲兒麵。宗二爺怕老人家傷神兒,沒敢連夜往去送小妞子。老人家就對著電燈端起「涿州馬」,打著哨兒開始逗弄三兒孝敬的新丫頭。第二天,兒女們又請了大夫作了全面檢查,大夫也誇老頭子奇跡般恢復得好。兒女們放心了,特到宗二爺家拜託了以後,連夜就走了好幾個。他們哪裡知道,關老爺子死而復生的消息越傳越玄乎,就連那只新丫頭也跟上傳著傳著變成了一隻神鳥兒。 

就在這天晚上,洋鳥派兒就有幾個小青年要求見關老爺子,多虧了宗二爺聞訊兒攔住了,一個勁兒作揖求告: 

「諸位、諸位!就算我求求大伙了,千萬不要去打擾老爺子!」

 

「喂!侯七講,這是老頭子的三兒,從北京龍潭湖拔的鳥尖子!」 

「聽說,開碼兒就是一千多塊錢哪!」 

「不!是一架大彩電換來的!」 

「舌音兒巧,底音兒足!」

 

「身架兒特棒!」 

「救命鳥兒!」 

「絕啦!」 

「嘿!」

 

在小青年一片吵嚷聲中,宗二爺急得滿頭大汗,手腳失措,但他又不好說什麼新丫頭還嫩。背後議論人尚且不道德,何況是一隻新來乍到的鳥兒呢?宗二爺只好苦苦哀求、苦苦阻攔: 

「諸位、諸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再等幾天吧,再等幾天吧!求求諸位了,過幾天再開眼界吧!」

 

真吊胃口!小青年急得抓耳撓腮,兩眼冒火。被宗二爺攔住

 

去不了,只好找夥伴們去傳,一傳十,十傳百,越傳越添油加醋,最後竟突破了愛鳥界,就連街坊鄰居,大姑娘,小媳婦,老頭兒,老太大,甚至到後來就連工人、幹部、職員、發了財的個體戶,都想捷足先登,先睹為快!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