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20)

五年級進來入座。四分之三的桌子是空位,餐廳顯得相當寬敞。一班佔了三張桌子。從窗戶望出去,草地在閃閃發亮。那隻小羊駝一動不動地站在草叢里,兩耳直直地豎著,两隻濕潤的大眼睛凝視著遠方。“你以為沒有人看見,可我就看見你像個成年人那樣用胳膊肘開路,好在我身旁坐下。你以為不可能,可是當巴亞諾問誰打飯時,大家都喊‘奴隸’,我才說為什麽不是你們的爹媽,說說看為什麽?他們於是唱起‘哎呀呀’來。我看見你放下一隻手,差一點碰到我的膝蓋上。”八個像笛子似的尖嗓門繼續模仿女人的聲音,“哎呀呀”地唱著。幾個興奮過度的傢伙把拇指和食指捏攏,將麵包圈推向阿爾貝托。“我是兩性人?”阿爾貝托問道。“如果我脫下褲子,會怎麽樣?”“哎呀呀,哎呀呀,哎呀呀。”“奴隸”站起來給大家倒牛奶。眾人紛紛威脅說:“假如你倒少了,我們就把你給閹了!”阿爾貝托轉身問巴亞諾:“黑人,你的化學行嗎?”

 

“不行。”

“你提示我好嗎?要多少?”

巴亞諾轉動著突出的魚眼睛,向四周不放心地看看,低聲說:

 

“五封信。”

“你媽媽呢?”阿爾貝托問,“她好嗎?”

“還好。”巴亞諾說,“你要覺得合適,就告訴我。”

 

“奴隸”剛剛坐下,伸手去拿麵包,阿羅斯畢德就在他手上打了一巴掌。麵包在桌上跳了一下,滾到地下去了。阿羅斯畢德哈哈大笑,彎腰去撿。這時眾人的笑聲停住了。他重新坐正的時候,臉色變了,立刻站起來,伸出胳膊,一把揪住巴亞諾的衣領。“我說,光天化日之下,要看清各種東西的顏色,不能裝傻,否則算你生不逢時,命運不濟。我說,要想偷東西,就得手疾眼快,哪怕是一根鞋帶,一針一線。”“假若阿羅斯畢德把他打出腦漿來,那會怎麽樣?白人跟黑人打架,結果會怎麽樣?”“我根本沒想到我是黑人。”巴亞諾說著,從靴子上解下一根鞋帶。阿羅斯畢德接過來,方才息怒。他說:“要是你不給我,我就揍扁了你,黑鬼。”大家扯著喉嚨,使勁而熱烈地嚎著:“哎呀呀呀。”巴亞諾想:“呸!我發誓,畢業之前我一定把你的衣櫥掏光。”他說:“現在我需要一根鞋帶。卡瓦,你賣給我一根。你總是有存貨的。喂,你沒看見我是在對你說話嗎?臭跳蚤,你是怎麽回事?”卡瓦猛然從空碗上擡起頭來,害怕地望望巴亞諾,忙問:“什麽?什麽?”阿爾貝托低聲問“奴隸”:“昨天晚上你肯定看到卡瓦了嗎?”

 

“對,肯定是他。”“奴隸”說。

“最好別對任何人說你看見他了。一定發生了什麽事情。‘美洲豹’說,他們沒弄到考卷。你看那山里人的臉色。”

大家一聽見哨子響,立刻起身向草地跑去。甘博亞正在那里等候他們,他雙臂抱在胸前,口中叼著哨子。大批人群湧進草地的時候,那隻小羊駝嚇得撒腿就跑。“我會對她說,‘金腳’,你沒看見由於你的緣故,我化學不及格了?你沒看見我為你得了相思病嗎?你沒看見嗎?拿著這二十索爾吧。這是‘奴隸’借給我的。你如果願意,我可以給你寫信。但是你別搗亂,別嚇唬我,別讓我化學不及格。你沒看見‘美洲豹’連一分都不願意賣給我嗎?你沒看見我比那個瑪爾巴貝阿達母狗還要窮嗎?”各班班長又查過人數,報告給准尉,准尉報告給甘博亞。天上開始下起毛毛雨來。阿爾貝托用腳碰碰巴亞諾的腿,後者斜視了他一眼。

 

“黑人,三封信。”

“四封。”

“好吧,四封。”

巴亞諾點點頭,伸出舌頭舔舔嘴邊的麵包屑。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