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走路也很費勁。他口袋里那塊玻璃,在他每走一步的時候就碰一下他的大腿,他簡直要想把它掏出來扔掉。最糟糕的是他肚子痛。他好幾分鐘都覺得,如果不趕緊找個廁所他就憋不住了。可是在這樣的地方是找不到公共廁所的。

接著肚痛過去了,只留下一陣麻木的感覺。

這條街道是條死胡同。溫斯頓停下步來,站了幾秒鐘,不知怎麽才好,然後又轉過身來往回走。他轉身的時候想起那姑娘碰到他還只有三分鐘,他跑上去可能還趕得上她。他可以跟著她到一個僻靜的地方,然後用一塊石頭猛擊她的腦袋。他口袋里的那塊玻璃也夠沈的,可以幹這個事兒。但是他馬上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即使這樣的念頭也教他受不了。


他不能跑,他不能動手打人。何況,她年紀輕、力氣大,一定會自衛。他又想到趕緊到活動中心站去,一直呆到關門,這樣可以有人作旁證,證明他那天晚上在那里,但是這也辦不到。他全身酸軟無力。他一心只想快些回家,安安靜靜地坐下來。

他回家已二十二點了。到二十三點三十分電門總閘就要關掉。他到廚房去,喝了足足一茶匙的杜松子酒。然後到壁龕前的桌邊坐下來,從抽屜里拿出日記。但是他沒有馬上打開來。電幕上一個低沈的女人聲音在唱一支愛國歌曲。他呆呆地坐在那里,看著日記本的雲石紙封面,徒勞無功地要想把那歌聲從他的意識中排除出去。

他們是在夜里來逮你的,總是在夜里。應該在他們逮到你之前就自殺。沒有疑問,有人這樣做。許多失蹤的人實際上是自殺了。但是在一個完全弄不到槍械、或者隨便哪種能夠迅速致命的毒物的世界里,自殺需要極大的勇氣。他奇怪地發現,痛楚和恐懼在生物學上完全無用,人體不可捉摸,因為總是在需要它作特別的努力的時候,它卻僵化不動了。


他當初要是動作迅速,本來是可以把那黑髮始娘滅口的;但是正是由於他處於極端危險的狀態,卻使他失去了采取行動的毅力。他想到碰到危急狀態,你要對接的從來不是那個外部的敵人,而是自已的身體,即使到現在,盡管喝了杜松子酒,肚子里的隱痛也使他不可能有條理地思索。他想,在所有從外表看來似乎是英雄或悲劇的場合,情況也是這樣的。

在戰場上,在刑房里,在沈船上,你要為之奮鬥的原則,往往被忘掉了,因為身體膨脹起來,充滿了宇宙,即使你沒有嚇得癱瘓不動或者痛得大聲號叫,生命也不過是對饑餓、寒冷、失眠,對肚子痛或牙齒痛的一場暫時的鬥爭。

他打開日記本。必須寫下幾句話來。電幕上那個女人開始唱一首新歌。她的聲音好像碎玻璃片一樣刺進他的腦海。


他努力想奧勃良,這本日記就是為他,或者對他寫的,但是他開始想到的卻是思想警察把他帶走以後,會發生甚麽預知先見并能神秘地分享。但是由於電幕上的聲音在他耳旁聒噪不休,他無法再照這個思路想下去。他把一支香煙放在嘴里,一半煙絲就掉在舌上,這是一種發苦的粉末,很難吐乾凈。他的腦海里浮現出老大哥的臉,代替了奧勃良的臉。正如他幾天前所做的那樣,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塊輔幣來瞧。輔幣上的臉也看著他,線條粗獷,神色鎮靜,令人寬心,但是藏在那黑鬍子背後的是什麽樣的一種笑容?像沈悶的鐘聲一樣,那幾句話又在他耳邊響起: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