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17)

我們已經完成了我們預定的任務。法庭明白無誤地記錄下米利亞法官,曾經在報紙上看到特別檢察官“對聯邦法院的判決極為不滿”的報道;同樣不容置疑的是,當米利亞法官看到這篇報道時,他意識到特別檢察官有責任向自己建議,判處博格曼相同的刑期。因此,無可爭議的,特別檢察官清楚地向米利亞法官傳遞了,他對自己並非情願地向州法院正式提出建議的真實想法。這樣特別檢察官就可以到米利亞法官面前,拉長臉正式建議他也判處4個月徒刑,與聯邦徒刑同時執行;他自己心里明白米利亞法官知道他的真實觀點是,如果法官當真接受他的“建議”,特別檢察官當真要“極為不滿”了。

餘下來的聽證過程就平淡無奇,全是公事公辦了。新聞媒介對這次聽證極為重視,每天晚上在電視新聞節目里都播放聽證人參加者的速寫畫面。在聽證會即將結束之時,《紐約郵報》刊登了一篇羅伯特·李普賽特寫的專欄文章,我的家人讀到這篇文章時極為惱怒不安。該文有如下評論:


伯納德·博格曼這個對老人院打家劫舍的強盜昨天沒有鋃鐺入獄。實際上,他甚至沒有出庭……而傑克·利特曼在場。傑克這個硬碰硬的前地區副檢察官,曾把拉普·布朗押上了審判臺,也曾把威廉·菲利普斯這個心狠手毒的惡棍整得窮途末路,以致這個無賴的警員在堂上大罵“你這萬人唾棄的渣滓!”還有,艾倫·德肖維茨也在場,就是哈佛大學法學院的德肖維茨教授,為電影“我好奇”(黃色)和“深喉”辯護的那位律師。德肖維茨寫過不少政府有義務考慮,一些行動中牽涉到的“人權因素”的文章,可是,昨天他也站在博格曼一邊。這場審判是非常專業性的訴訟:沒有明顯的錯對之分,沒有傷病纏身的老人在博格曼經營的老人院痛苦呻吟的陳述,沒有行賄舞弊那種石破天驚的鐵證;有的只是程序動議,偽裝和假像,還有曖昧晦澀的判例。

德肖維茨曾要求法官把他掌握的一些文件給他看,因為“站在律師的角度看問題與法官看問題全然不同。”年輕的紐約州司法部長幹得很賣力,但看起來似乎有點兒力不從心,因為利特曼和德肖維茨都是爐火純青的法界投石巨人,他們太厲害了。在休庭時,安德魯·斯坦恩納悶,為什麼這麼多著名律師會去為這麼一個壞蛋辯護。“這對他們而言是大有好處的,”他說,“想想看,德肖維茨從博格曼那里撈了多少錢!”這些家夥又怎麼能回去侈談什麼道德,寫什麼教科書呢,他們對哈佛的孩子們又能講些什麼呢?


聽證會很快結束,現在該案到了戈特爾法官手中。一般說,經過如此漫長的聽證後,律師多少可以了解到法官打算如何判這樁案子。可是戈特爾法官守口如瓶,他一字不漏。他看上去心亂如麻。也難怪他花了2個月時間來寫判決書。這份判決書最後下達時足足有40頁厚,從判決書里可以看出他吃不準的心情和層層疑慮。

戈特爾法官對聽證取得的事實進行一番審核之後,在有關特別檢察官的記者招待會問題上作出對我們性命攸關的有利決定:

海恩斯對聯邦法院判決的抨擊顯然不符程序,完全與紐約州法律相悖。它違反了《紐約州職業行為規範》中關於禁止政府檢察方面在判決前,發表極有可能對判決產生影響的言論的內容。


戈特爾法官作出特別檢察官海恩斯的行為,違反了法律工作者職業道德的結論。為了證明這一點,他引用一條規定,禁止檢察官發表意在轉移或影響公眾輿論以此獲取政治利益……或企圖影響或恐嚇司法機構的言論。 特別檢察官的聲明毫無疑義意在用加強他的公共形像獲得政治利益,來影響米利亞法官的量刑決定。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