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這可是隻渾身漆黑的野性子貓啊…… 

她認得,這隻黑貓是隔壁個體戶燒雞劉的寵物兒,亮如墨玉,野如山貓、吃臭燒雞吃的!燒雞劉雖油漬麻花,可年輕、氣盛,能耐大著哪,還是自己男人的鐵哥們兒!他的貓兒來求愛,就更透著麻煩了,可這位英國白小姐卻和這位本地黑少爺,隔著窗子打得越來越火熱,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她成天只顧得盯著黑貓戰戰兢兢……

 

但黑貓那張牙舞爪的模樣兒她能防範得了嗎?又過了幾天,那愛情的稠合勁兒就甭提了。一天到晚隔著玻璃總接吻還不算,那苔絲小姐竟還對準窗子縫兒豎起了雪白的尾巴,表現出一副柔情蜜意急不可待的獻身樣兒。這還了得!那黑少爺更是瘋了一般,對准了又是聞,又是嗅,又是沒命地嚎叫。還捎帶著撓門抓窗。往碎裡撞玻璃,充分體現出一片甘為愛情粉身碎骨的壯烈豪情。 

她束手無策,差點嚇暈了…… 

但就在她極度緊張之時,那黑貓卻突然稀罕地不見了,代之而來的卻是它的主人燒雞劉。這傢伙油漬麻花一身燒雞味兒,一進門兒就饞瞇瞇地盯著她說:

 

「喲呵!我說大哥怎麼難得請弟兄們進屋呢,趕情大嫂子越關著越像月裡嫦娥了!」

她嚇壞了,比見了黑貓還怕…… 

「別怕!」他卻滿不在乎他說,「是大哥讓我先來的。您說,我為什麼總倒霉?今兒個說衛生不合格罰款,明兒個說漏稅又得罰錢兒,還斷不了每天讓白蹭走七八隻燒雞,害得我總得求大哥四處替我磕頭求人情兒!」

 

她緊張極了,不知如何回答……

「這回我可找到根了!」他卻主動說起來了,「還是他媽的開放好,要不咱哪能知道啊!一本外國書說,老外們絕不養黑貓!這玩藝兒妖裡妖氣的,妨主!洋巫婆兒還拿煮了黑貓的白骨頭咒人呢!不信?我拿這本小說讓您瞧瞧,俄國老毛子的祖宗寫的!」她更不安了,多虧丈夫進門兒了……

「大哥!」燒雞劉馬上迎了過去,「您說兄弟夠意思不?您剛一提我那黑虎敢打您那苔絲的主意,昨晚上我一咬牙就愣把它給活活摔死了!」

 

「別他媽的賣乖!」丈夫竟不領情兒,「別是撈雞吃栽到熱鍋裡煮死了吧?大伙可都說今天的燒雞味不正,一股燎毛氣兒!」

「得!」燒雞劉也不分辯,「您就饒了我吧!大哥,那扣執照的事兒?」

「別盡勒勒這個!」丈夫端起來了,「先說說哥哥吩咐你的事兒!」

 

「您說,」燒雞劉馬上回答,「我敢怠慢嗎?大哥!您真好眼力,西褲腿口兒這一家也算得位能耐主兒,那貓兒我也查過了,八代純種兒!尤其是那位人高馬大的女主兒家,那水靈勁兒,嘻嘻……」

「別扯淡!」丈夫斷然制止,「說正經的!」

「聽您的!」燒雞劉馬上就一本正經了,「大哥!您說兄弟當這大媒人,一舉一動能給您掉價兒嗎?特意洗了澡,打扮得比他媽的港客還港客,專門把這位女主家請到伊麗莎白西餐廳,張手先送上四隻燒雞、兩瓶兒茅台、一條兒『三五』煙……」

 

「嗯!」丈夫略顯笑意,「算我沒白疼你!」

「那是!」燒雞劉更來勁了,「好的還在後頭哪!您想咱們的苔絲那可是嬌小姐,有女家委屈著向男家求親的嗎?兄弟我就是要把她灌暈乎了,一切按照咱們的條件來,讓她主動上門兒來求您!您可是咱東褲腿兒的驕傲,這份面子咱可不能讓西褲腿兒得了!」

「好!」丈夫終於誇獎了,「那談定的條件?」

 

「您哪!」燒雞劉似有點幾洩勁兒,「這人高馬大的大美人兒也絕非一位等閒之輩!我說,生一隻,今年先歸咱們。生兩隻,咱們先挑好的。生三隻,當然咱們得兩隻。生四隻,兩隻最好的歸咱們。您想想,貓肚子是咱們的,生幾隻還不是從咱們這兒出?可這個刁鑽娘們,卻一個勁兒強調他們那種兒的重要性,愣要翻過來干不可!」

「豈有此理!」丈夫拍案而起了,「她不就是個大百貨商場的大組長嗎?告訴弟兄們,輪班兒到櫃台上找找她的茬兒,一人給她來他媽的二十條意見!先把她的獎金扣沒了,再變著法子把她那大組長給櫓了!」

 

「別、別價呀!」燒雞劉反倒給求上情了,「這位大美人兒相好的多了,不吃這個!」

「什麼?!」丈夫更來氣了。·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