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發博士 《文創技能系列 110》故事也是資本

新疆一高等院校蒞臨馬來西亞學習,邀我主講《文化創意經營》。我“在那遙遠的地方”遊走過一陣子,這回和千里迢迢而來的領導、老師們一道上課,不僅倍感親切,針對鄉土經濟議題的交流,更是體會良多。

大家所關注的其中一道課題,是中國的許多文化企業都知道故事的重要,也努力在打造並推廣本身的故事,為何就是弄不出業績來?


根據我這些年在大陸的觀察結果,可能的解答有三――


故事創意含量


文化事業如旅遊街、主題樂園或歷史古跡,搞不上軌道,當然各有各的原因,可能是財務、人事、設備、服務或行銷之類的經營問題。不過,他們往往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產品概念或故事訴求本身太弱、太單薄,讓顧客覺得“千篇一律”、“索然無味”。

“客家人原居地”、“楊貴妃當年洗澡的浴池”、“越王勾踐臥薪嘗膽所在處”………,一般人不必動腦都能想出這樣的廣告詞,但它不是故事;上《百度》或《維奇》等百科網站,下載一千幾百字的有關資訊,也不是故事。

故事的起源可以是一句話、一堆原始材料,甚至一個很簡單的想法。但是,它必須找到一個有趣、有洞識的發展主軸,大家願意留神進而關心的話題,然後拋入創意與用心的錘煉。

十多二十年前,中國各大城市與國外大多缺乏直接航線,外國人想入境,一般都取道香港轉機,或從香港乘火車到深圳特區搭國內班機。因為順道,到深圳“世界之窗”和“錦繡中華”兩個主題樂園去玩的人不計其數。當時,中國人也少有機會出國,到此“遊覽世界”、“放眼中華”的故事訴求,自然令人興致盎然。

今天,全中國有二千多個類似的主題樂園。大大小小,實力與規模不一,性質卻是大同小異,毫無驚喜。故事訴求淺薄,加上過時的產品概念泛濫,使到不少軋下巨資建上來的“樂園”變成了經濟災區。


故事呈獻技藝


到過中國旅遊的朋友,都有這麽一個經驗,在觀光區、博物館或土產商店,仔細的聽一聽就會發覺到,導遊說的導覽詞或營銷話,和站在旁邊或後面其他團的導遊說的,不僅內容一模一樣,甚至語氣與標點符號都很一致。


一般上,他們的材料都有一定水準;想想大馬某些導遊用三幾句話就把遊客打發掉,中國導遊無疑敬業多了。可是,他們“訓練有素”的結果,往往缺少了個人即興表達、帶動旅客的特質。而這個生動呈獻故事的能耐,恰是和客人在和諧互動中擦出火花,產生難忘體驗的竅門。


故事衍生商品


我到過一些中國歷史名城,人文資源世世代代都享用不盡,可惜就是沒開發出既能代表城市個性,又能與普世價值取得共鳴的動聽故事。

許多企業都知道,要提高市場競爭力,少不了研究開發。偏偏,大家卻忽略了研發屬於自己的獨特故事,給產品或服務增加感性價值,進而在顧客的心頭占個位置。

故事這創意資本,其實就像資金、知識與人才,屬於可能流通與轉化的生產資源。
當英國女作家喬恩羅琳出版第一部《哈利波特》時,原來只想將此系列寫成七部書。


後來,因為其他文化創意人加入經營,使到這個故事從原來的紙張印刷媒體,流通進入其他載體,轉化成如影視領域的電影、光碟與原聲帶;遊戲領域的西洋棋、撲克牌與電腦遊戲;紀念品領域的郵票、電話卡與裝飾品;手機領域的電話、遊戲與墻紙;玩具領域的風箏、拼圖與迷宮;服飾領域的襯衫、睡服與巫師裝扮;小雜貨領域的錢包、手表與墨鏡;文具領域的日曆、背包與筆記本;家具領域的窗簾、被單與雕塑品;觀光領域的電影拍攝景點之旅……..等等等等。

最新的,也是最令全球《哈利波特》迷望穿秋水的,當然是美國環球影城的“哈利波特主題樂園”(上圖)

表面看來,羅琳這位出色的故事人,憑著《哈利波特》的一連串征途,發展出四百餘種服務與產品,從而累積起比英女皇還多的財富。深一層去看,多少跨國企業和制造廠商,因為掌握到故事資本流通與轉化的特性,靈巧地結合上羅琳的文化創意,而創造出未知幾倍於她的財富。(2010年3月17日南洋商報經濟版專欄)

Views: 2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March 21, 2020 at 10:20pm

《後肺炎旅遊業》

看中國,是要勉勵馬來西亞旅遊業者

連中國都玩不下去的投資方案
我們要好自為之吧
這次的肺炎提供了我們深思再出發的契機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March 21, 2020 at 10:09pm


《後肺炎旅遊業》


新冠肺炎威脅過去了

中國旅遊業卻比嚴冬更寒冷

大型民俗村開始結束營業
西安白鹿原民俗村不会是最后一家


真正的死因並不是因為肺炎

肺炎只是提早了它們的末日

真正的原因?陳明發博士

早在十年前就已預測過了
这篇文字是個証明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March 21, 2020 at 9:46pm


中國西安白鹿原民俗村被拆 文化小鎮不能荒蕪特色


依托於獨特的地理風貌和歷史積澱,以及著名文學作品和影視IP帶來的社會效應,西安市藍田縣的白鹿原民俗文化村景區(下圖)於2016年開放,自我定位為“集生態農業觀光、民俗文化體驗、農事活動體驗及鄉村精品休閑度假為一體的文化旅遊綜合項目”。然而,良好經營局面沒維持多久,白鹿原民俗村就門可羅雀,並於近期被實施拆除。

文化小鎮將城市與鄉村、工業與農業、自然與人文、傳統與現代、物質文化與非物質文化等元素融合起來,意欲通過發展文化旅遊,彌補城鎮化進程中文化傳統流失的遺憾。歷史、民俗、文化等要素是此類項目的基本要素,其使命也在於教化文化自覺及弘揚民族精神。


現實中,清一色仿古建築,間或點綴幾處修整過的文化古跡,拼合起大多數歷史、民俗類小鎮的物質性“特色”。當人們踏入此類“特色景區”,就開啟了“欣賞風景+拍照留念+購物消費+休閑娛樂”的旅遊模式。因為復制同類競品痕跡明顯,導致“千鎮一面”,讓遊客產生審美疲勞。

被“置入”民俗村裏的,是真民俗還是“偽民俗”?古舊的生活器具,因為器具的主人不再在此處真正生活,便僅僅是精致的擺設;一些商鋪展示非物質性的物品生產流程,多是商家為銷售產品進行的廣告宣傳;傳統的禮俗儀式也因為脫離原生環境而成為單純的表演。這些民俗為特色的小鎮在形式上糅合了人工與自然景觀,內容上文化搭臺經濟唱戲,它的指針在 “景區”“商業區”和“真文化遺產”的範疇間搖擺。


當我們回憶起文化特色小鎮的旅程,印象最深的是什麼?除去具有地域特征的建築、飲食、風光,占據我們心頭那塊柔軟位置的,必定是不同於其他地區的風俗人情。只有它們才能喚起每個人心中不絕如縷的鄉愁。

對於主打“民俗牌”,卻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逐漸偏離經濟價值和民俗價值平衡點的特色小鎮,需要由商業化重返“民俗化”,使其在獲取經濟利益的同時,保存地域民眾的集體記憶,喚醒人們內心深處的自我認同。

看得見的建築、器具,給予特色小鎮物質基礎和審美基礎。而流淌在生活中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們實實在在經歷的時間和生存的規則、範式,是具有區域獨特性的文化資本,是屬於這個聚落人群和階層的集體記憶。這些才是能讓本地人區別於“他者”的關鍵特征。


具有本土特色的民俗文化空間,離不開本土居民的參與和生活。讓本地人、“原住民”成為特色小鎮真正的主人,從而維護特色文化空間的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雙重價值。“本地人”傳播著相對原生性的生活方式、生存智慧,他們因土生土長而具有強大的族群凝聚力;更有能力在城鎮化進程高速的今天,引導外地務工的年輕人在返鄉時延續生活習俗和生命儀式,基於舊有文化系統之上重建起“新的傳統”;同時為本土文化吸納入更廣泛的“受眾群體”。


反觀諸多特色小鎮遣走本地居民、招募外來經營者的做法,實際上趕走了本真的生活傳統,而植入新的居住者和生活方式,無意中重塑了當地的文化生態環境。

天造的山水風光,地設的人文傳統,加之大勢所趨的商業環境,必能孕育出富含中國傳統特色的民俗文化空間,我們需要賦予的是精雕細琢之匠心巧技,莫讓“特色小鎮”荒蕪了特色。(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03-20)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