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村子東頭的王成才老漢蓋起的二層洋樓,是憑自己下苦掙下的。老漢一年四季,挑著饃饃擔子趕集,晚上壓饃饃,起早晚睡,撐起了這幢洋樓,雖說不易,比一般人還是方便。咋哩?成才老漢的女婿給公家開汽車,每回去陜北出差,順便給老丈人拉回喬麥來,價錢便宜,又不掏運費,那運費自然攤到公家賬上了。盡管這樣,成才老漢還算一個愛錢要臉的。”

“可你怎麼寫的呢?你給報上寫的那篇《龜渡王村莊稼人住上了小洋樓》的文章,怎麼瞎吹的呢?你聽沒聽到咱村的下苦人怎麼罵你?”


一個回馬槍,又一串連珠炮,直打得王文濤有口難辯,簡直招架不住,徹底敗陣。他有點討饒討好地說:“你說的都不是空話。好老哥哩!兄弟不過是愛寫點小文章,怎麼管得了人家行賄受賄的事呢?”

“管不了也不能瞎吹嘛!”王林余氣未消,並不寬饒,“你要是敢把他們蓋洋樓的底細寫出來,登到報紙上,才算本事!才算你兄弟有種!你卻反給他們臉上貼金……”

王文濤的臉抽搐著十分尷尬,只是大口大口吸著煙,吐著霧,悻悻地說:“好老哥,你今日怎麼了?對老弟平白無故發這大火做啥?老弟跟你差不多,也是撐不起二層小洋樓……”


王林似乎受到提醒,是的,對王文濤發這一通火,有什麼必要呢?他點燃已經熄滅的紙煙,吐出一口混合著濃煙的長氣。

“好老哥,你還是給老弟幫忙出主意——”王文濤友好地說,根本不計較他剛剛發過的牢騷,“你說,老弟該怎麼給報社回答呢?”

“你不給他回答,他能吃了你?”王林說,“豁出來日後不寫稿子了。”


王文濤苦笑著搖搖頭。


“要不你就把責任全推到我頭上。你就說,我當初架橋的目的就跟你寫的一樣,後來思想變壞了,愛錢不要臉了。”

王文濤還是搖搖頭,試探著說:“老哥,我有個想法,說出來供你參考,你是不是可以停止……收過橋費?”

“門都沒有!”王林一口回絕。

“是這樣——”王文濤還不死心,繼續說,“鄉長也接到報社轉來的群眾來信,說讓鄉上調查一下坑拐錢財的事。鄉長說,讓我先跟你說一下,好給報社回答。讓你停止收費,是鄉長的意思……”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