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長的意思也沒門兒!”王林一聽他傳達的是鄉長的話,反而更火了,“鄉長自己來也沒門兒。我收過橋費又不犯法。哼!鄉長,鄉長也是個愛錢不要臉的貨!我早聽人說過他不少七長八短的事了,他的爪子也是夠長夠殘的!讓他來尋找我吧!我全都端出來亮給他,叫他吃不了兜著走……”

王文濤再沒吭聲,鐵青著臉,眼裏混合著失望、為難和羞愧之色,轉過身走了。

王林也不挽留,甚至連瞅他一眼也不瞅,又在河石上坐下來,盯著悠悠的流水,吸著從自己口袋裏掏出的低價紙煙。


腳步聲消失了。王林站起來,還是忍不住轉過身,瞧著王文濤走上河堤,在禿枝光桿的柳林裏緩緩走去,縮著脖子。他心裏微微一動,忽然可憐起這位龜渡王村的同輩兒兄弟來了。聽說他寫《連心橋》時,熬了兩個晚上,寫了改了好幾遍,不過掙下十來八塊稿費,臨了還要追究。他剛才損他寫稿為掙錢的話,有點太過分了吧?

王文濤已經走下河堤,他看不見他的背影了。王林又轉過身來,瞧著河水,心裏忽然懊惱起自己來了。今日倒是怎麼了?王文濤也沒礙著自己什麼事,為啥把人家劈頭蓋腦地連損帶挖苦一通呢?村裏那兩家通過不正當手段蓋小洋樓的事,又關王文濤的屁事呢?鄉長爪子長指甲殘又關王文濤的屁事呢?再回頭一想,又關自己的屁事呢?


他頹然坐在那塊石頭上,對於自己剛才一反常態的失控的行為十分喪氣,惱火!

一個女人抱著孩子走過來,暮色中看不清她的臉,腳步匆匆。她丟下一毛錢,就踏上小橋,小心翼翼地移動腳步,走向北岸。

他的腳前的沙地上,有一張一毛票的人民幣,被冷風吹得翻了兩個過兒,卡在一塊石頭根下了。他久久沒有動手拾它。

他瞅著河水,河水上架著的橋,橋板下的洞眼反倒亮了。他忽然想哭,說不清為什麼,卻想放開喉嚨,大聲淋漓地嚎啕大哭幾聲……(1986. 6. 27 於白鹿園)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