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品味》1000英鎊一頂的帽子(下)

這頂帽子飄也似地飛到我跟前的桌面上——呈清淡、高雅的奶油色,有一圈深灰色的飾帶;還有一道凸起來的棱線,由帽冠的前面延伸到後面。摸起來感覺好特別,比較像厚絲,而不像乾草。編得極其細致、緊密,實在很難相信這帽子居然是由盈盈一握疏疏落落的草莖編出來的。

 

這頂帽子送到倫敦時,和赫伯·強森店里所有的巴拿馬草帽一樣,只是一個光禿禿的圓錐形半成品,既未成型,也未修飾。這帽子是在店里的作坊里定型,捏出棱線,加上徹頓翰(CheItenham)內襯帶(這襯帶在沒那麽講究的店里,可能就叫作吸汗襯帶),以及外飾帶。他們跟我說,這飾帶可依買主個人的喜好,選擇顏色,從梅花到圓點都可以。要不也可以把自己最喜愛的一條領帶,重新剪裁,由脖子高升到頭頂作帽帶使用。

 

我把帽子就著光舉起來,端詳帽子的內部。圈紋多得不可勝數;在帽冠的頂部,還隱約可見織了兩組姓名字首,註明成就這一極品的高手是誰。何等的傑作啊!我覺得誘惑開始撩撥我的心房了;這時,馬朗戈斯先生向我透露了一則帽子業界駭人聽聞的大秘密。並不是看起來像巴拿馬草帽,也當作巴拿馬草帽來賣的草帽,就真是巴拿馬草帽。做工幾可亂真的假貨到處都是,通常出自東方,有時用的材料不過是染成乾草色的紙罷了。你試試看把那種帽子折一折,他哼了一聲,你那帽子註定就這樣報銷了。

啊,對啊,折一折。我幾乎忘了,真正頂級的巴拿馬草帽有諸多叫人愛不釋手的特色,其中有一項便是其柔韌程度叫人嘆為觀止;你可以把它對折再卷成一個小球,小到可以穿過結婚戒指。雖然你可能不怎麽願意常常表演這招餘興的魔術,但是,你還真的可以把巴拿馬草帽塞到細長筒子里帶著四處旅行;之後再展開來時,也絕對不會留下一絲折痕。

 

我要他示範給我看;就在約5秒鐘之內,我眼睜睜看著這帽子——我真的已經開始把它想作是我的帽子——被搓成了一個小球。他再用慢動作重復一次,讓我看清楚到底是怎麽弄的。先把帽子靠在肚子上,然後沿著中央那道棱線對折,手腕再轉個兩三圈,小球就大功告成了。輕輕甩一下,你的帽子就回來了,毫髮無傷,真是不可思議。就這麽簡單。

 

“你或許還用得著這樣東西,”馬朗戈斯先生說。他拿出一個精巧的粟色小管子,上面有鍍金的赫伯·強森徽章凸印。“給你旅行的時候用。”大小正好可以塞進一頂卷起來的帽子。

我考慮了一下。我有這麽多年不戴帽子了,現在還需要這麽一頂帽子嗎?可能不太需要吧。我買得起嗎?買這樣一頂帽子,花的鈔票都比帽子還要重呢!當然買不起。我若要找個名目報公帳,會計部那邊會怎麽說呢?想都不敢想。

“好,”我聽見自己說,“我買下來了。”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