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37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29, 2021 at 7:49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4給營造司的報告書,在我們門前的表白……讓我死去吧,幸福!

一種新的語言從四面八方說出!

像元氣的呼吸,像物自體的呈現,一種清新的氣息在世界的周遭,

洋溢著實在,它的本質;洋溢著源泉,它的誕生:

啊!賦予健康的神向我們臉上傾註豪雨,清風勁吹

拂過蔥翠的草,淩越遙遠、遙遠處移動的不和!

形跡可疑的奶娘,芽孢、種子和輕盈物種的播散者呵,

你從何方高處落下,向我們泄露什麽神聖的道理,

像風暴腳前美麗的飛鳥,兩翼之間中石而殞?

你頻頻擾動人心的是什麽,至於我們必須永遠地憧憬它,想望至死麽?

你如此低聲訴說的又是哪種別的情狀,至於我們竟無從記起麽?

你已離開洞府,來到人間買賣聖品了麽,哦,僧職的販鬻者?

在清涼的水霧融融處,那裏天宇似在氤氳著白星海宇和冰河古雪的氣息,

你和踴躍的閃電共起居,而在偉大黎明被劃開的白木質裏,

在刻劃著熹微曙光的純潔的犢皮紙上,你將會告訴我們,雨呵,那紫電組成的安色爾大字為你祈求的竟是何種新的語言。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25, 2021 at 12:00a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5你的來臨充滿威嚴,我們,住在薄薄的火山岩燼堆上的城裏人,知道這個。

但我們對於暴雨的第一聲呼吸曾經懷抱更崇高的信念,

而你,雨呵,卻使我們回到人間的窘迫,假面沁出泥土的濁氛。

我們應向更高的處所尋索前生麽?抑或我們該從樹陰低覆處對著金字聖經歌唱忘懷?

那塗飾在夢裏郁金花上的情熱,那池水朦朧的眼睛,那滾過井口的石頭,好些豈不起值得重新撿起的好題目,

就像傷兵手裏凋萎的玫瑰麽?……蜂窩仍在果園裏,嫩芽在老丫間,梯子被禁錮著,無法通向閃電可愛的孀居……

龍舌蘭和沈香的清幽……萬無一失的人無聊的時辰!那是大地厭倦了心智的烘熱呀。

綠瑩瑩的雨在銀行家的玻璃窗前梳理她們的頭髮,婦女擦淚的布片上少女守護神的面影將被拭去。

新的意像先期來到帝國締造者的桌前。一整個沈默的民族興起在我的筆底,在詩歌寬闊的篇幅內。

興起啦,興起啦,在長岬的末端,那哈普斯堡的柩車,那陣亡戰士的高大火葬堆,那欺世盜名的高大養蜂場。

簸呀,簸呀,在長岬的末端,簸揚另一場戰爭的巨大埋骨坑,簸揚那白人的巨大埋骨坑,文明發軔的遺址。

讓那坐在交椅上,鐵交椅上的人也吹吹風吧,他被煽動各民族的幻想折磨著。

我們永遠看不到盡頭,追尋到海角天涯,越過征戰功業的兵燹濃煙,

而在養老院和麻瘋院裏,一股白螞蟻和白覆盆子的氣味使得患病的王者拋杖而起,

“一度,一度我喜愛生活在眾人中間,但如今大地卻吐出這樣的生靈……”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16, 2021 at 8:37a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6一個罹受這種孤寂的人,讓他去到聖所掛起假面和指揮棒吧

我曳著塵世的鎖鏈,把海綿和苦膽舉向老樹的舊傷。

“一度,一度我喜愛離群索居,但如今這雨……”

不期而至的訪客,面目模糊的丑角呵,你在四境的播種是多麽精細?

為了人間什麽美好的篝火,一夜你繞開了行蹤,為了哪樣在深閨講述的故事,

那裏玫瑰火樣盛開,住著半老徐娘?

莫非你在覬覦我們隔窗覓夢的妻子和女兒麽?(年長的婦女關照姑娘們似的在內室幽隱的角落,那麽精微,人們在夢裏會認為是蟲鬚的觸動……)

你何如到我們的兒郎中去,尋嗅他們鞍馬皮革雄強、辛烈的氣味?(像斯芬克斯民族,背著韻律和隱語的重負,在上帝選民的門口爭辯權力……)

雨呀,由於你野麥侵入城區,鋪石的公路佈滿仙人掌的怒刺,

成千上萬新的石頭又新遭成千上萬新的腳步的踐踏……不可見的毛羽扇著的窗戶後邊,哦,鑽石商人,結清你的帳目吧!

人群中一個堅忍的人苦苦思忖沙漠裏野生的裸麥……“一度,一度我想過清苦的生活,但如今這雨……”(生活振著拒絕的雙翅向暴風雨飛去。)

過去吧,半調馴者,留下我們四下裏張望……他,吸飲神性而面具是泥土做的。

每塊石頭洗凈了街衢的標誌,每頁書籍洗凈了崇拜的標誌,大地洗凈了謄寫者的墨跡,我們終於可以認識你啦……

過去吧,把我們留給最古老的風俗吧。願我的話語再次先我而行!那時我們將再度唱一支人之歌,為了那些過往的人們,一支開端之歌,為了那些守望的人們。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5, 2021 at 3:21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我們的道路有萬千,而我們的住所不定。他吸飲神性,而嘴唇是泥做的。你,在清晨的泉源裏洗屍的洗滌者啊,——正是地球還沈陷在戰爭的荊棘裏呢——也洗滌活人的面孔吧,洗吧,雨!洗洗那橫暴者悲哀的面容,紫羅蘭和善的面容;……因為他們的道路狹窄,而他們的住所不定。

“洗吧,雨!為強者洗出一塊磽瘠的地方。他們將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人世的酒漿不曾醉倒他們,淚水和夢幻的滋味他們不沾唇,那些滿不在乎在人骨號筒中自己的聲譽如何的人……他們將在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在一處為強者而設的磽瘠的地方。

“從行動的道路上洗滌猶疑和審慎,從幻想的田野裏洗滌猶疑和謙遜。洗吧!從正直之士的眼睛裏,從明理之士的眼睛裏,洗滌翳障吧;從趣味良好者的眼睛裏,從舉止合度者的,洗滌翳障吧;有功德者的翳障,有才能者的翳障;從宗師巨子和文藝庇護人的眼睛裏,從正義者和果敢者的眼睛裏……從那些由於審慎和謙遜而獲得資望的人們的眼睛裏,洗掉硬膜吧。

“洗吧,從偉大調停者的心中,洗滌樂善好施,從偉大教育者的額前,洗滌岸然道貎,從公眾的唇邊,洗滌骯臟的謗言吧。雨呀!洗滌法官和警長的手,接生婆和殯儀司的手,受病人和瞎子舔舐(shì)的手,覆蓋眾人眉宇的手,他們還在夢著韁繩和鞭子……征得偉大調停者和偉大教育者的同意。

“洗吧,從記憶的高大牌板上洗滌民族的歷史:偉大的官府記事,偉大的教士編年,和學院的報告書……洗滌教會和憲章,第三等級的備忘錄,協定、同盟條約和偉大的聯邦立法:洗吧,雨呵!洗滌所有的犢皮紙和羊皮紙,斑駁像收容院和麻瘋院的墻壁,斑駁像化石的像牙和老騾的牙齒……洗吧,雨呵!洗滌回憶的高大牌板。

“雨呵,從人類心中洗滌最美麗的言談吧,那最美麗的句子,最美麗的論述;婉轉的措辭,高貴的篇什。洗吧,從人類的心中洗滌他們對輪唱曲和哀歌的嗜好,他們對於十九行體和循環體詩歌的嗜好,他們伶牙利齒的表達方式;洗滌雅典式的雅謔和甘美的諛詞;洗吧,洗滌夢幻的墊褥和知識的藨(標)草;從來者不拒的人心中,從不知厭憎的人心中,洗滌吧,雨呵!洗滌人類最美麗的天賦——從最賦有偉大理智的人們心中。”

 

……雨的榕樹松開抓住城市的手指。原是天上禦風遊蕩的東西,所以它來人間居住!……而你也無法否認,就在倏忽之間,它已化為烏有。那位想要知道闊步走過大地的雨情況如何的人,讓他前來住在我的屋頂,置身於信號和征兆之間吧。

不曾信守的諾言!無休止的播種!橫過人的公路的裊裊飲煙!

讓閃電回來,啊,它離開我們啦!……而在城門那兒我們將送走昂藏的雨,在四月的天空下闊步而去,昂藏的雨大踏步前去,閃電鞭打著,像鞭身教徒的一道命令。

但瞧瞧我們,在處女般的黑壞蘇醒處,落得更加無告地對著腐植土與安息香的氣味。

……那是大地在羊齒蕨的叢莽裏更顯得清新,大宗埋藏物在上升,泥屑紛紛墜落。

在玫瑰皺縮的肌膚裏,風雨過後,大地,大地又以女人的風味重釀花朵。

……那是城市在雷電的刀光劍影裏更顯得生動,鷹隼逃逸,掠過大理石雕,天空重新掉進泉窟。

空蕩蕩的廣場裏,龐然的金色女像立在柱頭。光輝重新閃爍在朱紅大廈的入口,銀蹄鐵獸守在花園底層的門旁;欲望重新回到年輕寡婦,年輕戰士們的遺孀們的雙脅,像大甕啟開封口。

……那是清新之感奔上言辭的頂巔,又在詩的唇邊冒泡。

人,再度從四面八方被新的意像所包圍,屈服於翻騰起伏的心海巨瀾:

“那支美麗的歌,那支美麗的歌,那兒,在新霽的雨水上空……”而我的詩,雨呵,將被寫出。

 

夜臨了,大門緊閉,天上的降水沈墜在莽莽叢薄上的是什麽呢?

在雨的槍尖上,我在人世的一份!……萬物齊等,在心的秤盤上,

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呵,今夜你將揭示這件醜聞於九霄。

……因為這般做,君王呵,乃是你的消遣,在詩的貧瘠的入口,在我嘩笑嚇跑聲名,這只綠孔雀的地方。(高逾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2, 2021 at 10:45pm

《西格利亞詩選》西格利亞(Sigiriya)是斯里蘭卡的古都。在西格利亞的石山上,畫有十分動人的壁畫,這是一千五百年前國王迦葉波在位時期留下來的藝術珍品。壁畫都是仕女肖像,她們個個裝飾華麗、姿態優美,栩栩如生。從五世紀到十世紀六百多年的時間裏,無數遊人前往憑吊,他們見景生情,乘興在光亮如鏡的石壁上刻下了各種風格的詩句,這就形成了著名的西格利亞詩。這些詩的作者有僧侶、國王、將軍、文人學士,也有普通百姓。詩的內容衝破了佛教的束縛,反映了人們的現實生活和真實的思想感情。有一些詩是工整的四句詩,也有不少是無韻對句。詩人們善用比喻、襯托,含蓄等表現手法,有些詩顯然受了印度大詩人迦梨陀娑的《雲使》的影響。西格利亞詩共有六百八十五首,其中三百五十七首署有作者姓名。這裏選的十一首是贊美壁畫女像的詩。

石壁有金女,含羞不敢語,
手拿一枝花,應為表春意。

二女相依各美顏,恰似紫荷繞金蓮,
向晚登臨擡頭看,疑是兩花開眼前。

—見女郎,心馳神蕩,
你既無情,我甚憂傷。

仕女婷婷,滿面愁容;
躍離山石,可奔前程。

胸繡金花朵,手挽維那琴;
君王既離去,對人訴哀音。

居山宮女訴衷腸,聲音傳來何淒涼;
國君雖死我聊生,世上誰能比先王。

唇如紅寶石,柳眉何其紫。
胸上兩隻乳,一對天鵝姿。
眼前非畫像,分明是神女。

仙女邀遊海藍天,兩臂如翅任飛翻,
閃電飄動披彩帶,暴雨消暑亦陶然。
下凡來到石山上,我遊故宮親眼見。

女像多媚態,和我談情愛。
口角微微動,目送秋波來;
女人多水性,畫也不例外。

芬芳金香花,秀美持花人;
花被你采去,花是我的心。

十一

金女多風流,身穿中國綢;
不甘隱荒山,終將隨我走;
我且耐心等,不可太急求。

鄧殿臣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27, 2021 at 7:54a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
我們的道路數也數不盡,我們的住處飄泊無定。汲飲於神的人的嘴唇是粘土製作的。您,在清晨的母液中給死者沐浴的人——這裏仍然是戰爭荊棘遍佈的土地——也把生者的臉洗凈吧;哦,雨啊!洗凈暴徒的愁容,暴徒的和顏悅色吧……因為他們的路都是窄狹的小徑,他們的住處飄泊無定。

雨啊!洗凈強者的石頭地面。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巨大的桌子邊沿將列坐著那些一點不曾被人類的酒漿所沈醉的人們,那些一點也不曾被眼淚和幻夢的嗜好所玷汙的人們,那些在白骨的喇叭中對自己的名字毫不在意的人們……在巨大的桌子邊沿,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那些強者的石頭地面。

洗凈行動中的疑慮和拘謹吧,洗凈幻境中的疑慮和虛假的體面吧。哦,雨啊!洗凈善良的人,思想純正的人眼角的翳點吧;洗凈趣味高尚的人,淵雅的人眼角的翳點;賢良的人的翳點,才華橫溢的人的翳點;洗凈主和麥凱納斯眼中,富有正義感的人和名人眼中的鱗屑吧……還有那些高尚的人眼中的鱗屑。

洗凈,洗凈偉大的諸聖心中的好意,偉大的教育者額前的禮儀,公眾嘴唇上的臟話。哦,雨啊!洗凈法吏和大法官的手,產婆和埋屍人的手,殘廢人和盲人的雙手,仍然夢想著繩索和皮鞭的按住人們額頭的毒手……懷著往昔偉大的諸位聖徒,偉大的教育者的贊許吧。

洗凈,從恢宏的記憶上洗凈各民族的歷史吧:偉大的官方年表,聖職者偉大的編年史和學院公報。洗凈帝王的諭旨和憲章以及第三等級的簿書;公約、盟約和偉大的協定吧;雨啊!洗凈一切古代的精美羊皮紙的文件吧;洗凈避難所和麻風病院墻壁的顏色,……像牙化石和老騾牙齒的顏色吧……洗凈,雨啊!洗凈這恢宏的記憶吧。

哦,雨!從人們心靈上洗凈人們最華麗的浮詞吧:最美的警句,最美的段落,精雕細琢的句子,渾然天成的篇章,洗凈.從人們心靈上,洗凈單調而憂郁的曲調和哀歌的愛戀吧;他們對田園和回技歌詞的愛戀;他們抒發最大幸福之情的絕妙好詞;洗凈典稚風格的鹽分和矯揉造作的文體的蜜糖.洗凈,洗凈夢中的和知識的肩輿;從人的心裏,毫無抗拒,毫無憎恨地洗凈,哦,雨啊!洗凈人們最美好的天賦,以及對那些偉大的理性作品的愛戀吧。(徐知免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22, 2021 at 6:22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遠征》
世界的進程就是這樣,對此,我只能說好。——城市的建立。石塊和青銅。黎明時荊棘的火焰裸赤了這些巨大的綠色的石塊,油光光的像教堂的和公共廁所的基石,而那海上的船員,我們的煙可以飄到他那兒,他看見大地已經根本改變了面貌(從海上即可望見燒草肥田,和山區的引水工程)。

於是在清晨在一個神聖的名字的唇音中建立了、安置了這個城市。營地從山上撤消了!而我們這些在那兒在木廊中的人,在新奇的世界裏跣頭赤腳,我們憑什麽嘲笑,我們憑什麽,處在我們的地位,嘟笑姑娘們和母驢們登岸?

自從黎明以來,關於這些揚帆航行的人有什麽可說的呢?——糧食到了!……而那些船隻,比天國白孔雀下面的伊利翁更高,越過沙洲,停留在這死水中,那兒漂浮著一隻死驢。(我們必須決定這條茫然的蒼白的河流的命運,它的顏色像被壓出液汁來的蝗蟲的顏色。)

在那邊岸上新升起的巨大的喧嘩中,鐵匠是他們的爐火的主人!鞭子的劈啪聲在那些新的街道上卸下成車成車的尚未出世的罪惡。啊,母騾,我們在銅劍的寫真下!四顆倔強的、和拳頭聯結在一起的頭顱,構成一個活的花序,襯托著藍天,庇護所的建者們在樹下聚會,探討他們對選擇場地的看法。他們使我懂得了建築物的意義和目的:正面要裝飾,背面要掩藏;紅土走廊,黑石門廳,影明水凈的地方設置藏書室;陰涼的地方放置藥劑師的藥品。於是銀行家來了,吹噓著他們的鑰匙。而在大街上已經有一個人獨自唱歌,他是那些在前額上畫上他們的上帝的密碼的人們中的一個。(在這個空曠的垃圾區,昆蟲的嘈叫聲不停地響著) ……這不是向你講述我們和彼岸的人們之間聯合的場合;水在羊皮袋裏,為港口工程提供騎兵和親王們的費用是用魚通貨支付的。(一個孩子因猴子死去而悲痛——他有一個很漂亮的姐姐——卻給了我們一隻放在玫瑰色緞鞋裏的鵪鶉。)

寂寞!一隻巨大的海鳥產下藍色的卵,而在清晨海灣的樹葉間綴滿了金色的檸檬!——這是在昨天!鳥兒已飛走了!

明天,節日和喧嘩,栽上蘋果樹的街道,而在清晨,清潔工人運走大片的枯棕櫚葉,巨大的翅翼的斷片,……明天節日,碼頭官員們的選舉,郊區的練聲,在溫和的風暴醞釀期,黃色的城市,戴著陰影的頭盔,窗子上懸掛著女孩子們的褲衩。

在第三個朔望日,那些在山頂警戒的人疊起了他們的帳蓬。一個女人的身體在沙地焚燒著。一個男人走向荒漠的門檻——他的父親的職業是:推銷香水瓶子的商人。(羅洛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20, 2021 at 10:35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遠征》(節選)五 

為我牽掛遠方事務的靈魂,城市的百盞燈火被狗吠撥亮……

孤獨啊!我們怪誕的支持者讃揚我們的舉止,可是我們的思想早已在別的墻下宿營:

我沒命任何人等待……我對你們又恨又疼……而對你們採自我們的那支歌,又該說些什麽?……

統率通往死海的一幅幅圖像的貓頭鷹呵,何處可覓得將洗亮我們眼睛的夜水?

孤獨啊!……大群星星移向天邊,把夥房裏一顆家養的星也納入其中。

天上結盟的君王在我屋頂上作戰。因此,高空的主宰們在上面派哨設崗。

讓我獨自一人,在唇槍舌箭的王公之間,在流星隕雨裏挾夜風出行!……

靈魂悄悄地與死女人的瀝青黏合!我們的眼簾被針線縫合!我們睫毛下的期待受到誇獎!

黑夜擠出自己的乳汁,但願大家有所提防!讓浪子的雙唇抹一絲蜂蜜。

“……女人的果實,哦,示巴女人!……”我露出最不審慎的靈魂,被夜晚的臭氣熏得噁心,

我在思想中抗議夢幻的活動;我將在早晨寡淡的氣味中,乘飛雁離去!……

——啊!當星辰冒險巡視女僕住的街區時,我們可知道如此多的新長矛在無邊的季節赤身而臥的人成群而起,——成群而起,又同聲宣稱這世界多麽荒誕!……

在昏黃的光亮中,老人眨巴眼皮,女人俯身撫弄指甲,一身黏乎乎的馬駒把有鬚的下巴伸到孩子手裏,孩子尚未想到把它一隻限晴戳瞎……

“孤獨啊!我未命任何人等待……一旦我願意,我就從那裏離去……”——於是異鄉人周身上下穿著他的新思想在沈默的路上又得到一些支持者:他眼中噙滿唾液,身上不再有人的實體。大地乘自己有翼的種籽飄遊,正如詩人憑自己的話語遊歷……(管蓧明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18, 2021 at 6:02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流亡》(節選)四 

奇怪的夜,這麽多的微風在房間的交叉口迷路……

是誰在拂曉前浪跡天涯,為我吶喊?當易逝的群星為流亡者更名,落入沙灘尋求一方凈土時,那個在翅翼的呼呼聲中去別人家造訪的大姑娘是誰?那個被遺棄,沒人喜愛的大姑娘是誰?


他曾在女預言家的綠穴和教堂賣身,四處流浪是她的妓名。晨光在我們門口抹去了赤足在聖籍間留下的印跡……女僕們啊,你們以前侍候別人,可你們愛虛榮,掛上新的帳幔,不讓一個貞潔字眼到期。聽到鸻鳥的悲鳴,哀怨的黎明降臨,尋找貞潔字眼的畢宿星。涕淚漣漣,而在古老的海岸上,我的名字被人呼喚……神靈在亂倫的灰燼中飄出縷縷輕煙。

當日光的蒼白養分射到沙礫中間的時候,一些美妙的歷史片斷,乘著螺旋槳葉,在充滿謬誤和多變前提的天空漂移,開始為註釋者的樂趣而轉彎。誰曾在那兒?誰鼓翼飛去?那天夜裏,是誰不顧我的反對,仍從我這外鄉人的嘴唇上,享用了這支歌?


錄事啊,用你的鐵筆尾端,在沙灘的桌上,掀翻刻寫著空話的蠟版。滄海之水將在我們圖表上洗去今年最美的數字。女叫化呵,時候到了,在棄置於洞穴與世隔絕的巨石鏡面上.主祭穿著氈鞋,戴著生絲手套,用許多木龍帶,洗刷黑暗顯露的違禁符號。

就這樣,一切肉體穿上鹽的苦衣。我們熬夜的灰燼之果,你們沙灘的矮玫瑰,而夜間的妻子天亮前被送走……啊!記憶之箕裏的一切虛幻之物,啊!流亡短笛吹出的一切癲狂之曲:自由之水的純潔的鸚鵡螺,我們夢的純潔的運動物體,和夜的詩篇天亮前已被拋棄,僵化的翅膀在琥珀大晚禱的圈套裏被擒……啊!讓人們燒吧,啊!讓人們在沙嘴燒掉所有這些殘羽碎爪、架過的毛髮和不潔的布頭,以及誕生自昨日的詩篇,啊!有天晚上在閃電的分路口誕生的詩篇,猶如灰塵落入婦女的乳汁,總有絲絲痕跡……我用你們未加使用的一切有翼之物,構成一種無功能的純語言。現在我還要構思一首可以磨滅的偉大詩篇……(管蓧明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14, 2021 at 9:05pm

紀年詩(節選)

高齡呵,我們到了高齡。與這意義重大的時辰的約會已被接受,而且是老早以前。夜幕降臨,使我們帶著大海的獵獲返回,沒有一塊家庭的石板響著人的腳步。聲音宏亮的蒼穹之下,城裏沒有一所住宅,亦無鋪著石玫瑰的院落。

我們古老的船體長滿藻類.是焚燒它的時候了。南十字座已在海關上空出現;驅逐艦返回了海島;哈爾比鷹正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連同猴子和蟒蛇。在天空的重負下,河口顯得空洞無邊。

高齡呵,瞧瞧我們的獵獲:全是白費氣力,我們兩手空空。路跑了又沒跑;事說了又沒說。我們背負著星夜歸返,對生與死的理解,比人的夢告訴得更深刻。傲氣後面,就是光榮,泛青的長劍裏閃著這道興旺的靈魂之光。

在睡眠的傳說之外,是整個無垠的生命和生命的繁殖,是全部生存的激情和全部生存的力量,啊,是夜間的童貞女大步走過,衣袂飄飄——在我們門框上行走的巨大側影——在腳跟颳起的整股強大氣流!(管蓧明 譯)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