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楨的詩:遺棄

隨口說一句老話當幽默

把自己降為陌生人

再也聽不懂鄉音,語詞失去聲量

城裡適時颳了一陣風,然後是雷雨張狂

構圖與線條都十分粗糙的複製圖騰

從一面棄牆上遁走,來不及話淒涼

夕陽恰好把空出來的位置照得輝煌

(2.9.2009)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July 3, 2021 at 2:19pm


李佩甫·良心,良心哪?

鄉親們待你恩重如山,你怎麼能下得手哪?你欠下了那麼多的人情債,你該還的,可你沒有還。你也知道無法償還。那就該好好地待他們,好好給他們講道理。再不行就給他們磕頭,從村東磕到村西,一家一家地給人下跪。你看見了,你什麼都看見了,你看見他們屋里放著你用過的小木碗,看見了你蓋過的破被子,看見了你藏過身的草垛……可是,你卻變本加厲地對待鄉人,你嚇唬他們,威逼他們,斷人家的香火,你是有罪的呀,你罪上加罪!

你沒有私欲麼?你有。你當了副鄉長了,你又想當鄉長。你看不起老苗老胡老黃,你想幹出成績來,想一鳴驚人。這還不算哪,這還不算。你一直害怕見鄉人,你不敢面對鄉人的眼睛。在你內心深處藏著恐懼,對鄉人欠債的恐懼。你伯人家說你忘恩負義,總想擺脫“黃土小兒”的壓迫。於是你變壓迫為壓迫,用權力的大坎攔住了無邊際的鄉情…… (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June 25, 2021 at 10:50am


恩斯特·羅伯特·庫爾提烏斯

他從不受制於自己的學識。他筆下的但丁就像詹弗蘭科·孔蒂尼筆下的但丁一樣,是活著的,會呼吸的。……但丁設下的謎題只有學者才能解開,這正是學者們喜愛他的一大理由。然而但丁絕不止於此,他的寫作還深深感染著不具備任何學術資質的普通讀者,成為他們記憶與想像的一部分,若非如此,《神曲》就不可能成為《神曲》。
(《文化失憶——寫在時間的邊緣》 Cultural Amnesia: Notes in the Margin of My Time, 2020 [澳] 克萊夫·詹姆斯Clive James,譯者: 丁駿, 張楠, 盛韻, 馮潔音,北京日報出版社)


Note: Ernst Robert Curtius (/ˈkʊərtsiʊs/; 中文:恩斯特·羅伯特·庫爾提烏斯,1886 – 1956) was a German literary scholar, philologist, and Romance language literary critic, best known for his 1948 study Europäische Literatur und Lateinisches Mittelalter, translated in English as European Literature and the Latin Middle Ages.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17, 2021 at 10:07am


石黑一雄·去室外錄音,有空氣,有回音

“你剛剛唱的歌,我們在上面初聽見時,是飄蕩在風中。我喜歡它每一行結束時下墜的感覺。”

“謝謝,”我說:“我正是在琢磨這個部分。還沒有完成。”


“自己寫的曲啊?那你一定很有天分!拜托再唱一次你的旋律,像剛剛那樣。”



“知道嗎,”男人說:“等你錄自己的歌時,你得告訴制作人你希望音樂聽起來就像這樣!”他指指在我們眼前延展的赫里福德山景。“你得告訴他們,就是這種聲音,你需要這種環境音效。然後聽眾就能聽到我們今天聽到的那種音色,一路走下斜坡,一路聽音符滲入風里……”


“不過當然,還要清晰一點才行,”女人說:“否則聽眾會聽不懂歌詞。但堤羅說得沒錯,一定要去室外錄音,有空氣,有回音。”


他們仿佛樂得魂都飛了,像在山間巧遇另一位艾爾加。雖然一開始有所懷疑,這會兒我卻忍不住喜歡起他們。


“唔,”我說:“我大部分的曲子都是在這里寫的,也難怪會有這個地方的感覺。”
 (石黑一雄《夜曲》 の《莫爾文丘 Malvern Hills》)


延續閱讀 》THE LIGHT OF CITY

THE LIGHT OF CITY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3, 2021 at 2:36pm


石黑一雄·不是外遇!我沒跟她上床

“如果我先前沒有對你坦白,那是因為我對自己也不夠坦白。但是人一離開,就能想得比較明白。雷,我之前跟你說沒有別人,但嚴格來說,其實不算實話。有個女孩。是的,她是個女孩,頂多三十出頭。她很關注發展中國家的教育,和更公平的全球貿易。並不是真的完全是性方面的吸引,那只是一種附加品而已。是她無懈可擊的理想主義,讓我想起我們的曾經。你還記得嗎,雷?”

“很抱歉,雷,但我不記得你這個人曾經特別擁抱過理想主義。事實上,你這個人向來自私、享樂至上……”

“好吧,或許那時的我們都是萎靡的邋遢蟲。但我心里一直有另一個人,另一個我,想要出來。就是這點,讓我向她靠近……”

“查理,這是什麽時候的事?這一切是什麽時候發生的?”

“什麽什麽時候發生?”

“這段外遇。”

“才沒有什麽外遇!我沒有跟她上床,什麽都沒有。我連午餐都沒跟她吃過。我只是……只是放任自己一直去看她。” (石黑一雄《夜曲》 の《或雨或晴 Come Rain or Come Shine》)

延續閱讀 》石黑一雄·請不要開啟那個話題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