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hoto Appreciation: Eye for An Eye by Allan Manalac)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8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13 hours ago


陳明發《恢復詩人的身份》

我恢復詩人的身份胡言亂語


皺纹加深了我的文字衝動


妳收藏的繪本與書刊撒了满地


我們躺在上面慢慢冷靜



汗水滲入紙墨乾去


随手拿一本蓋在臉上


妳那本叫《夢的解析》


我的是《畢加索全集》



圖像全在天花板下漫旋


書香把我們带回洞穴年歲


黏在岩壁上成了不死的圖腾


(November 1, 2012)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1, 2021 at 3:32pm


陳明發的詩《給妻子》


同一個題材重複揮灑


一輩子了,才弄明白


妳我是水墨畫


妳是墨濃得化不開


我是水透明又無味


一輩子了,才恰恰好


成就清淡適度的山水


(2018年7月9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9, 2021 at 12:00pm


陳明發的詩《青葱味道》

青葱的辛辣酸甜不在味蕾

在心肺喘得快從喉腔衝出去


而妳的舌頭仍玩命的往內鑽


找不到空間收藏的呼叫


一陣子就成了車站的匆匆笛聲


連頭都不往回看



自拍留住了妳髮腳的濡濕


但詮釋不了髮叢的熾熱


水份在天花板下凝結為雲


每晚灑雨凍醒忘年的記憶



常把“春”讀成“眷”


日子流轉變身半瞇的目


最後的列車看過一萬遍


還是不想扭熄匆匆笛聲


(2017年5月17日)


老來寫青蔥,滋味特別嗆;偶爾回頭想,也曾有清涼。


在不食人間煙火的校園民謠開始狂颳的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那三四年,我的詩心其實不是那麼的“純真”,城市男女的戀曲一直是我想發展的主題,也嘗試在報章發表過《甜心》等作品,但1981年杪投入培訓行業,覺得自己既然“為人師表”了、不能不“照顧形象”,“意識不良”的情詩,成了只是和“知音”遊戲的私函。

幸而,文學要“健康正確”、“服務人民”的調調已多年不聞,當年寫私函的意圖,倒成了後現代的今天,嬉戲、去中心化的“小眾”趣味。


“甜心”一詞今天看來是很“老”的叫法了。在1980年代,和女朋友來往得比較親密些,還沒結婚就叫人“老婆”是常見的事,也是很溫馨的事。甜心、寶貝、蜜糖、Dear,Dar 卻不是那麼容易公開說出口,屬於私房用語,一種兩人約定的親暱符號。還是華人比較強烈,用的是冤家、死鬼、夭壽.........,都是生死與共的牽連。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8, 2021 at 1:06pm

陳明發的詩《髮夾》

給妳鏤好髮夾,還剩下

一小節木方,妳刻了個心符

別在我衣上,說這是

絕無僅有的勳章

我們同坐的矮板凳四周

終於同意把光線調亮

方便我們練字寫詩

塵土上

2017年5月25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2, 2021 at 3:49pm

陳楨的詩《醋》



是很猛的炸藥

臨晨兩點鐘

房門一反鎖

一個不留神她已








床腳幾乎折斷


悉悉嗦嗦的燃燒聲

許久才爆亮床頭燈


她說:

一整晚的酒會

你的雙眼在找尋一尾魚

忘了我是一座海洋

2016年10月13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0, 2021 at 9:32pm

陳明發的詩 1997《洗滌》

雨季就快到来

冷冷的草笠下

年輕的鄉人在焦急

水災盡頭,是豐收還是破滅


老鄉人自有打算


趁機洗涤古老的話題:

“果園的事

由得老天去完成吧!”


這也正好說明

我們之間的愛

字詞不容易推敲

由得我們的初衷去翻譯


雨水退去

我們可能一起看見

果子長得豐饒

嚐一口就明白

雨水没白来


它在果子裡

言詮我們洗涤後的

酸淡帶甜


我們也可能看見

上一季的汗水

還在土裡未冒芽

但在虔誠的守候中

微笑

(6.7.97)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6, 2021 at 9:16pm


陳明發的詩1980《甜心》

甚至不給我一絲暗示


甜心,呵那花半小時


化妝,用畫眉筆留字條的


女子,在黑夜裡


不知道是那一個時辰


不給一絲暗示即離去



趁陽光尚未發現這一切


我趕上早班的列車回家


一路為情慾作分析


沿途又將結論丟棄



還有甜心,呵那喜歡


新裝,用朱唇當支票的


女子,在清晨後


不知道為了什麼緣故


不留給我一點點思念


(1980年4月6日 以舒靈筆名發表于《新潮雜誌》)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5, 2021 at 12:18am


陳明發的詩 2006《煤》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株大樹

只因為妳曾坐在軀幹上

迎着風飄長髮,即興唸幾節詩

我便愛上了妳


當我死去、倒下


我的枝幹和花果

世世代代隨地殼輪迴

一層層深卷岩土


高温巨壓無休止地日鍛夜烤


我喪失最後一絲空氣

一抹人世間的顏色

還一直掛着妳


依然發願腐殖成煤


有一天燃亮妳的燈

陪妳唸詩

(30.7.2006)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2, 2021 at 6:48pm


陳明發詩想《詩人和他的妻子》

老夫老妻臨睡閒聊。

妻問:我們今晚要是一起離開這世界,老天問起,你這輩子有何造就;你會怎麼答呢?

夫說:我會答祂,我寫過幾首滿意的詩。妳呢,妳會怎麼答?

妻說:我會說,那幾首詩是寫給我的。

(2017年3月28日 臉書)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6, 2021 at 3:15pm

陳明發《秋滌》

洗好枕頭套曬在太陽下


奇怪,圖案裏的花


都到哪兒去啦?



我指了指自己的頭


對妳說:都讓夢


藏在稀髮上


準備過冬


(19.2.2019 元宵節)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