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Photo Appreciation Don't War by Maxim Gutsal, http://maximgutsal.com)

Rating:
  • Currently 4.8/5 stars.

Views: 96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31, 2022 at 5:43pm

陳明發的詩〈美食中心〉

這裏沒有兩岸


只有盤中物、杯中物


和肚子的距離


士林與濟寧是鄰居


東北或臺北只出現在


家鄉親友問好的手機號


鍋貼大肉與炸雞


在生時吃的都是南洋糠


現在躺在鍋裏滋滋響


同是本土棕櫚的油香

(31.5.2022)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20, 2021 at 5:45pm

陳明發的詩 1981《十八丁》


經過班苔要到巴眼色海去


車子開到新邦交通島


拐左走了數哩路


誤入十八丁



這名字叫得好


只是世界到此仿似盡頭


轉過一條街,再一條路


老找不到出處



坑坑洞洞的街道


幽幽舊舊的店屋


車子彎呀彎,跳呀跳


海風直在笑



小旅途的一次的邂逅


最難忘的是大路兩旁的


百年老樹,像世外一群


高人,慈祥而淡泊


猜想是護鄉的家丁


老邁依然守著小王國

(13.8.198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y 19, 2021 at 2:41pm

陳明發《鹿港》


遠在鹿港進入國際遊客視線以前,海外華人在1982年已從羅大佑的歌聲中聽見了鹿港。那一年,我首遊臺灣,把從香港機場買來的免稅煙酒跟導遊換了錢,在一塊馬幣兌十八元新臺幣的年代,花起來還真有“闊”的感覺。走了書店街一身書卷氣去逛華西街夜市,不好意思吃蛇羹也不喝草龜湯,在等夥伴們到花街開完眼界出來之際,我走進唱片行一眼看見羅大佑的首張唱片《之乎者也》,不懂他是誰,還沒聽過他的歌聲,只是欣賞他的封面設計“夠特別”。那時刻當然還不懂什麼是“坎普”精神,但這人一幅介於搞神秘主義與黑社會之間或二者混合的樣子,一點也不校園、不民歌,很逆當時齊豫、銀霞、劉文正、潘安邦等人引領的潮流,他居然要唱孔老夫子?反正兜裏有零錢,便買了一個他的錄音帶。一聽之下,對也是從鄉下到城裏讀書、謀生的我來說,最捅心的,就是這首《鹿港小鎮》。

許多年後到臺中講課考察,學生尊師,安排去過一回鹿港。街頭的文創活動豐富而熱鬧,吃過蚵仔面線羹,便去包子鋪隨長長一列慕名而來的觀光客排隊。小吃得來不易,要格外深度品嚐,結果忘記了去媽祖廟後的小雜貨店看看。不過友人說,你其實也沒錯過甚麼,那只是羅大佑歌詞裏的擺設;屬於歌唱完就拆除的那種。拆除歸拆除,那麼多年了,歌聲還是不息。走在鄉鎮老街,忘記了還有幾位學生在身旁,遇上長髮盈空的姑娘走過,還是望一望。不過,不是我夢中的那一類型,應該是從臺北回來的吧。(19.5.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16, 2021 at 4:06pm


陳明發詩想《腌菜甕》

寫詩是不必客氣的事。你想戀愛的時候,幹嘛問人:“你看什麼樣的女孩才適合我?”尤其是那人的感情生活看來也不怎麼樣。入門時,如果你問人:我“應該”讀誰的詩集?十之八九會掉進陷阱。要是他說:“余光中。”你就拼命地唸余光中,然後期許自己成為小余光中。有所創作後禮貌地請教那位善心的推薦者:“你看,我寫的還可以嗎?”而熟讀余光中的他,再熱情也只懂得用余光中的套路指點迷津。一個可能無限廣的成長場域,最後竟變成腌菜甕。運氣好的,催長了一位“小余”;“光中”則恐怕遙遙無期。
(16.4.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5, 2021 at 6:34pm


陳明發的詩《裕華園》

乘地鐵去南島小西部


裕廊東的中國花園


微型探險走慘綠大漠的


荒年



方位圖示是年歲拼貼的花語


殷切給妳講解,駝鈴


響自綠洲輕波哪一縷



妳的回答卻是毫無前奏的險句


要在塔上飛檐掛個琉璃風鈴


用敦煌洞窟的梵咒做控制塔


好讓女神隨興翔天或降下



我告訴妳,女神不飛了


她在我水泊邊嬉戲


不信?讀一讀我的新句


(24.8.2020 照片網摘)


自小常在柔佛與新島之間的長堤上來來去去,印象中,裕華園建好沒兩年,我便北上吉隆坡讀書、工作,後來就很少再到新加坡。但這島上畢竟有過我許多慘綠年歲的舊憶,今天回首像是荒年大漠的神秘。多年後攜妻帶帶兒舊地重遊,已快中年。給妻子導覽自己年少時的彳亍人生,斑駁景觀,正好給彼此創造一些些想像空間。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3, 2021 at 2:05pm


陳明發詩想《每日功課》

案上二三書,各讀幾頁。讀急了,記得放下去散步。給心澆茶,雨天減半。靜觀詩想發芽,關照窗外花花樹樹,常提醒詩的枝、詩的葉,顏色尚可否。(2018年10月23日 《練字簿》28)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4, 2021 at 3:04pm

陳明發的詩《從前二首》


(一)

“回到從前”,想法很純真

早氾濫街市的車票名目雜陳

因爲找不着月台

渴盼始终茂盛



(二)

“從前”的眼神很矛盾

回頭看她,萬般不捨的淒笑

總聲聲追問:“幾時回來?”


若留給她一肩往前走的身影

她會堅強起來愉快的叮嚀

照顧自己啊,有機會

替我問候沿途的風景


(2017年7月31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1, 2021 at 3:41pm

陳明發的詩《銼冰》

大地冒煙大暑天
一縷風冷自鋒刃

手搖唱機上發條
一圈轉,一圈轉
高山流水收拾好心燥
安身纖細的唱針

“擦擦,擦擦,擦擦”
薄薄雪花飄
香蘭葉與黑椰糖的吸吮
一辈子抹不掉

煎蕊紅豆亞答籽花生
紅豆玉米葡萄乾涼粉

椰乳颯冷
椰乳颯冷

幸福在雪球
這信仰,音槽密紋
無雜聲

(11.3.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4, 2021 at 4:31pm


陳明發詩想《接受》

自我接受比自我肯定重要。有些人想自我肯定,又覺得自己還不夠資格,唯有在腦子裏翻箱倒櫃、想方設法,看還有什麼是可以用來加足條件的。可是,再怎麼努力也找不到了,就只好自己調高現有的價碼。心裏卻是很清楚,本身還不到那段數,便在人前神經質的自我 廣告,不必要的自大拌著自卑變形,聲音特別刺耳。他真正需要的其實是自我接受,一種“這就是現在的我了,怎樣? ”的坦然。(2000)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 2021 at 12:19pm

陳明發詩想《我》

笛卡兒,你說“我思故我在”?


一句話,才五個字,就有兩個“我”在裏頭。英文“I think, therefore I am”,也是五個字,兩個“I”。


別的不說,單單漢字對上英文,這話學問就夠大了。


“I”對“I”,從字面沒分別,至少沒有“I”與“me”的主客之分。


中文句子裏,第一個“我”,是主體,沒問題;第二個我呢?可以是那個才開始思考、繼續在思考或已完成思考的主體;也可能是客體;是第一個“我”思考的對象與過程,或“被思考”的結果與產品。


極可能,這個“我”,早就成了“他”。

不想還好,一想到這裏,主客二我便開始面對面說起話來:你說我是怎麼會這麼想你的、看你的?你先看看自己再來說我好不好;你怎麼就沒想到我是怎麼想你的、看你的?我不想你看你那你還存在嗎;不就成了空無、不在了嗎?我不在、那你是誰,為何又會想我、看到我?.........

正當主客二我搞不清誰主誰客誰是誰誰思誰,我走到書架取下字典。發現人一談到“我”,就宿命地難以靜心下來。實際上,簡直就是繞不過動干戈的一回事。


你且看看,那古字的“我”怎麼寫?
————


前是三齒,後有直刃、橫刀與銳鉤;能砍、能斬、能刺、割、啄、挑、鑽。

方天畫戟啊,能不戰乎?像是“我”字的“戎”,難怪成了古代武器的總稱。

漢民族祖上預測能力特好,早知道後代會出個豬八戒,手執九齒釘耙。為防世世代代的子孫,其自“我”落入豬八戒之輩的手裏,所以,最早的“我”只有三齒,幸哉。

笛卡兒,我這樣說吧,“我”要是不“在”,兵器何來?我若不思,三齒或九齒的設計,怎麼都設想周到了?說到底,我不在,那兵器要来幹嘛?(2.2.202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