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亡靈書 The Book of the Dead:Papyrus du Ani

阿九整理《埃及亡靈書》

前言

一 亡靈起身,歌唱太陽

二 他向奧西裏斯,那永恒之主唱一篇禮贊

三 他請求神的赦免

四 他堅持他的雷同的記憶

五 他行近審判的殿堂

六 他被宣告為誠實

七 他出來,進入了白晝

八 他邀請奧西裏斯從死人中上升

九 他把自己與奧西裏斯合而為一

十 他將自己與拉合而為一

十一 他把自己與那肢體分為多神的唯一之神合而為一

十二 他在白晝行走

十三 他防衛了他的心,抵抗破壞者

十四 他完成了他的勝利

十五 他走入女神赫托爾的家

十六 他登上了拉的小舟

十七 他命令一陣清風

十八 他認識西方的眾靈魂

十九 他認識東方的眾靈魂

二十 他用拉的名字戰勝了邪惡的蛇

二一 宛若蓮花

二二 他像蛇撒迦

二三 他祈求可以寫字的硯臺

二四 他燃起了一柱火

二五 他在地下歌唱

二六 另一世界

二七 阿肯那頓王和耐弗爾·耐弗留·阿頓公主對蒼穹的敬禮

二八 尼羅河頌

二九 阿頓頌詩

三十 戰勝阿波菲斯書

三一 情歌

三二 隱密的拉的頌歌


前言

在中國,做讀世界文學的學生很難,因為很多文獻資料難以獲得;要做一個讀亞非文學的學生就更難了。其實,就是做老師也難,原因還是資料匱乏。由於我國在埃及學和亞述學領域裏處於未開發狀態,對於古代近東文獻的搜集、整理和研究大致上只是學者的個人行為。

長期以來,編輯一部亞非文學的參考讀物,尤其是其中涉及近東的部分,對編者而言是巨大的挑戰。捧著一本《世界文學讀本-亞非部分》,心裏很興奮,也很難過。

真不知道他們付出了多少辛勤的汗水。遺憾的是,至少就其中古埃及部分而言,所收入的內容尚未提供一個代表性的構架,以便讀者看出古代埃及文學的高度。這不僅對於讀這一專業的學生的職業自豪感和學習興趣是巨大的損失,對一般讀者也是一個遺憾。

但我們又極其幸運。因為在現有的中文文獻中,我們仍然能夠發見其中帶有真知灼見的研究努力。錫金先生1957年所譯的《亡靈書》就具有開拓性意義。我們的幸運之處首先在於,這部文人編輯出來的小書在中國找到了它命定的譯者。錫金先生的譯文,由於其幾近愚拙的忠實,恰好展現了作品的埃及風情,和英譯者菲茲哲羅德的精練與文采。遺憾的是,這本書在全國的圖書館基本絕跡,即便在北京圖書館,它也只具有目錄學上的意義。這一絕版的命運大致有二:要麽在文革中被掃地出門,付之一炬,要麽被認識其價值的讀者以有些卑劣的盜竊手段據為己有。我倒但願是第二種命運。但錫金的譯文首先刊登在《譯文》雜誌上,這樣,譯本的命運就突然有了第三種可能:在廢紙收購站中被命定的人發現,帶回家。

《亡靈書》在中國的奧德賽就是這麽神奇。占春先生在五年前,真的將它從廢紙回收工業中贖買回來。他就是那個命定的人。當我收到他寄來的一個復印質量很差的底本時,高興得我幾乎中風!我想,我一定要將它重新打印,加上其他篇什,合訂為一個新集子,作為我對所有愛它的人的良好祝願。這就是《埃及的詩章和殘篇》的由來。其實,在中國更有資格做這一工作的人很多,只是現在他們太忙!或者只是他們覺得,他們應該去做更配得上他們才華的工作。

不管怎樣,我冒昧地開始了。大半年後就完成了。我遍尋了我在中國的一角所能夠得著的資料,做些我並不熟悉的編纂工作。這些事情都是我背著我那搞自然科學的導師,拿我的大腦在從事自然科學之余,特別為文學空出來的另一半來做的。不管怎樣,完成之後,我開心地笑了,宛若蓮花。

本詩集得以編成,仰仗各位先輩著譯者之勞苦,對於其中大部分作品,阿九不過是一個心懷敬佩的讀者,絕不敢掠美!部分詩作由於各家都未給出全文,故暫時采用百納版的形式方便讀者閱讀,編者對原譯文進行了粗暴的整理加工,使其看上去約莫出自一人之手。更加完整統一的考訂版將另行譯出。由於我的個人藏書大部分都留在國內,這裏僅憑記憶列出參考文獻,或有疏漏和名稱衍誤,謹向原著譯者致謝道歉。

從最開始整理它時,我就想,這個集子決不是我個人的成果,也不想將它用於商業目的。希望讀者們秉承資訊公正使用的精神,只供自己學習研究之用,而不要大量復制。

關於所編入的詩篇,說明如下:

1:第1-20、22-27首選自錫金譯《亡靈書》(1957),有少許文字更動。

2:第21首選自飛白編《詩海》。飛白先生的慧眼在這部《詩海》中呈現得很明白。其中有《亡靈書》選譯了三首,每首都譯得極為精彩。但為了力求風格統一,這裏只以一首《宛若蓮花》替換錫金的原譯。

3:第28首尼羅河頌是一個專為讀者提供的百納版,阿九自多種來源整理,並重譯部份詩節。參考文獻:蘇曉銘之專著(報歉!書名忘了,浙江人民出版社);俄文版《蘇聯藝術百科全書》古埃及文學篇;《東方思想寶庫》。其考訂版編者將另行翻譯。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2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1 hour ago

拜倫的詩選《哀希臘》

希臘群島啊,希臘群島!

你有過薩福歌唱愛情,

你有過隆盛的武功文教,

太陽神從你的提洛島誕生!

 

長夏的陽光還燦爛如金——

除了太陽,一切都沈淪!

開俄斯歌手,忒俄斯詩人,

英雄的豎琴,戀人的琵琶,

在你的境內默默無聞,

詩人的故土悄然喑啞——

他們在西方卻名聲遠揚,

遠過你祖先的樂島仙鄉。

 

巍巍群山望著馬拉松,

馬拉松望著海波萬里;

我沈思半晌,在我的夢幻中

希臘還像是自由的土地:

腳下踩的是波斯人墳墓,

我怎能相信我是個亡國奴!

 

有~位國王高坐在山頂,

薩拉米海島展現在腳下:

成千的戰艦,各國的兵丁,

在下面排開——全歸他統轄!

 

天亮時,他還在數去數來——

太陽落小時,他們安在?

他們安在?祖國啊!你安在?

在你萬籟齊喑的國境,

英雄的歌曲唱不出聲來——

英雄的心胸再不會跳動!

 

你的琴向來不同凡響,

竟落到我這凡夫的手上?

置身於披枷帶鎖的民族,

拋開了聲譽,也自有想頭:

至少,能痛感邦家的屈辱,

歌唱的時候,我滿面含羞:


詩人在這裏有什麼作用?

 

為祖國落淚,為同胞臉紅!

緬懷往昔,只流淚?只羞慚?

我們的祖先卻熱血噴流!

大地啊!從你懷抱裏送還

斯巴達英雄好漢的零頭!

三百名勇士給三個就夠,

重演一次溫泉關戰鬥!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yesterday

怎麼,靜悄悄?聲息毫無?——

聽見了!是死者回答的聲音:

“有一個活人挺身而出,

我們就都來,都來效命!”

這聲音像遠處山洪喧響,

可是活人呢,卻不開腔。

 

換換調子吧,說這些白搭;

滿滿倒一盞薩摩斯美酒!

打仗讓土耳其番子去打!

流血讓開俄斯葡萄去流!

 

你聽!酒徒們夠多麼勇敢,

轟然響應這可恥的召喚!

皮瑞克舞步你們還會跳,

皮瑞克方陣今日在何方?

兩項課業中,為什麼忘掉

那更為崇高英武的一項?

老卡德摩斯教你們字母,

難道是為了教育亡國奴?

滿滿倒一杯薩摩斯美酒!

最好別再想這些問題!

阿那克里翁的妙曲清謳

也曾借助於醇酒的神力;

他侍奉波呂克拉提—暴君;

 

那時候主子總還是本國人。

 

刻松的暴君——米太亞得,

 

他捍衛自由,何等勇武;

但願我們在此時此刻

有一個這樣剛強的雄主!

靠他手裏的鋃鐺鐵鎖,

把我們捆紮得牢不可破。

滿滿倒一杯薩摩斯美酒!

蘇裏的山岩,巴加的海岸,

有一脈遺族兀自存留,

倒還像斯巴達母親的兒男;

那一帶也許前人播了種,

後代可算得赫丘利血統。

爭取自由別指靠西方——

他們的國王精於做買賣;

靠本國隊伍,靠本國刀槍,

才是你們的希望所在;

土耳其武力,拉丁人欺騙,

都能把你們盾牌砸爛。

滿滿倒一杯薩摩斯美酒!

樹蔭下,少女們起舞翩翩——

一對對烏黑閃亮的明眸,

一張張紅潤鮮艷的笑臉;

想起來熱淚就滔滔湧出:

她們的乳房都得餵亡國奴!

讓我登上蘇尼翁石崖,

那裏只剩下我和海浪,

只聽見我們低聲應答;

 

讓我像天鵝,在死前歌唱:

亡國奴的鄉土不是我邦家——

把薩摩斯酒盞摔碎在腳下!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Saturday

拜倫的詩選《郝蘭德公館》

大名鼎鼎的郝蘭德!別讓他晦氣,

光提他的一群僱傭,而把他忘記!

郝蘭德啊,有亨利·培蒂在他身後,

是獵人和領頭,帶領那一群獵狗。


該祝福郝蘭德公館擺設的酒宴,

有蘇格蘭人吃,有批評家豪飲狂歡!

在那好客的屋檐下,但願天長地久

讓窮文人用餐,把債主關在外頭。


請看誠實的哈萊姆放下刀叉,

拿起筆,把勛爵大人的作品來誇,

由於對盤中的美餐非常感激,

他宣稱:勛爵大人至少能夠翻譯!


愛丁堡啊!你該高興看你的養子,

他們為吃而寫,又為寫而必須吃:

我的貴夫人唯恐葡萄酒非凡易上火,

使一些漂亮的情思溜到印刷所。

從而讓女讀者的面頰飛紅,害羞,

因此就從每篇評論撇去那奶油;

還把她靈魂的純潔吹拂到紙上,

改正每個錯誤,使整體文雅高尚。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Thursday

拜倫的詩選《東方》

你可知道有一個地方,柏樹和桃金娘

是那片土地上所作的事跡的征象?

在那兒,兀鷹的躁怒和海鱉的愛情

一會兒化為悲哀,一會兒促成暴行!

 

你可知道那生長杉木和藤蔓的地方,

那兒花朵永遠盛開,太陽永遠閃亮;

西風的輕盈翅膀為沈香所壓低,

在玫瑰盛開的園中逐漸沈落、偃息;

 

在那兒,香櫞和橄欖是最美的水果,

夜鶯終年歌唱,她的歌喉從不沈默;

那兒的土地和天空盡管顏色不同,

但各有各的美麗,它們相互爭勝,

而海洋的紫色卻那麼深,那麼濃;

少女有如她們摘下的玫瑰一樣溫柔,

一切充滿了神異,只有人的心如舊。

 

啊,那是東方,那是太陽居住的地方——

他能否對他子女的行為微笑、贊賞?

啊,有如情人告別的聲調一樣熾熱,

那是他們的心,和他們所要講的故事。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Wednesday

拜倫的詩選《海盜生涯》

在暗藍色的海上,海水在歡快地潑濺,

我們的心是自由的,我們的思想不受限,

迢遙的,盡風能吹到、海波起沫的地方,

量一量我們的版圖,看一看我們的家鄉!

 

這全是我們的帝國,它的權力到處通行——

我們的旗幟就是王笏,誰碰到都得服從。

我們過著粗獷的生涯,在風暴動蕩裏

從勞作到休息,什麼樣的日子都有樂趣。

 

噢,誰能體會出?可不是你,嬌養的奴僕!

你的靈魂對著起伏的波浪就會叫苦;

更不是你,安樂和荒淫的虛榮的主人!

睡眠不能撫慰你——歡樂也不使你開心。

 

誰知道那樂趣,除非他的心受過折磨,

而又在廣闊的海洋上驕矜地舞蹈過?

那狂喜的感覺——那脈搏暢快的歡跳,

可不只有“無路之路”的遊蕩者才能知道?

 

是這個使我們去追尋那迎頭的鬥爭,

是這個把別人看作危險的變為歡情;

凡是懦夫躲避的,我們反而熱烈地尋找,

那使衰弱的人暈厥的,我們反而感到——

 

感到在我們鼓脹的胸中最深的地方

它的希望在蘇醒,它的精靈在翺翔。

我們不怕死——假如敵人和我們死在一堆,

只不過,死似乎比安歇更為乏味:

 

來吧,隨它高興——我們攫取了生中之生——

如果死了—誰管它由於刀劍還是疾病?

讓那種爬行的人不斷跟“衰老”纏綿,

黏在自己的臥榻上,苦度一年又一年;


讓他搖著麻痹的頭,喘著艱難的呼吸,

我們呀,不要病床,寧可要清新的草地。

當他一喘一喘地跌出他的靈魂,

我們的只痛一下,一下子跳出肉身。

 

讓他的屍首去誇耀它的陋穴和骨灰甕,

那憎恨他一生的人會給他的墓鑲金;

我們的卻伴著眼淚,不多,但有真情,

當海波覆蓋和收殮我們的死人。

 

對於我們,甚至宴會也帶來深心的痛惜,

在紅色的酒杯中旋起我們的記憶;

啊,在危險的日子那簡短的墓志銘,

當勝利的夥伴們終於把財物平分,

誰不落淚,當回憶暗淡了每人的前額:

現在,那倒下的勇士該會怎樣地歡樂!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May 10, 2022 at 6:41pm

拜倫的詩選【孤獨】

坐在山岩上,對著河水和沼澤冥想,

或者緩緩地尋覓樹林蔭蔽的景色,

走進那從沒有腳步踏過的地方,

和人的領域以外的萬物共同生活,

或者攀登絕路的、幽獨奧秘的峰巒,

和那荒野中無人圈養的禽獸一起,

獨自倚在懸崖上,看瀑布的飛濺——

這不算孤獨;這不過是和自然的美麗

展開會談,這是打開她的富藏瀏覽。

 

然而,如果是在人群、喧囂和雜沓中,

去聽,去看,去感受,一心獲取財富,

成了一個疲倦的遊民,茫然隨世浮沈,

沒有人祝福我們,也沒有誰可以祝福,

到處是不可共患難的榮華的奴僕!

 

人們盡在阿諛、追隨、鑽營和求告,

雖然在知覺上和我們也是同族,

如果我們死了,卻不會稍斂一下笑:

這才是舉目無親;啊,這個,這才是孤獨!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May 8, 2022 at 7:19pm

拜倫的詩選【親人的喪失】

等待老年的最大傷痛是什麼?

是什麼把額上的皺紋烙得最深?

那是看著每個親人從生命冊中抹掉,

像我現在這樣,在世間煢煢獨存。

 

啊,讓我在“懲罰者”之前低低垂下頭,

為被分開的心,為已毀的希望默哀;

流逝吧,虛妄的歲月!你盡可不再憂愁,

因為時間已帶走了一切我心之所愛,

並且以暮年的災厄腐蝕了我以往的年代。

 

拜倫的詩選【又一次漂泊在海上】

又一次漂泊在海上!啊,再次漂流!

驚濤駭浪在我的身下緊緊被管住,

有如熟知騎手的駿馬,任它狂吼!

無論飄到哪裏,但願它飛得快速!

 

盡管吃力的桅桿像蘆葦似的抖顫,

盡管撕破的帆隨著猛烈的風亂飄,

我仍得駛去;因為我像是從山巔

投擲到海的泡沫上的一根野草,

它要駛向波浪滔天的地方,駛向劇烈的風暴。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May 8, 2022 at 12:04am

拜倫的詩選·自然的慰藉

在高山聳立的地方必有他的知音,

在海濤滾滾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家鄉,

只要有蔚藍的天空和明媚的風暴,

他就喜歡,他就有精力在那地方遊蕩:

 

沙漠,樹林,幽深的岩洞,浪花的霧,

對於他都含蘊一種情誼;它們講著

和他互通的言語,那比他本土的著述

還更平易明白,他就常常拋開卷冊

而去打開為陽光映照在湖上的自然的書。

 

有如一個迦勒底人,他能觀望著星象,

直到他看到那上面聚居著像星星

一樣燦爛的生命;他會完全遺忘

人類的弱點,世俗,和世俗的紛爭:

 

啊,假如他的精神能永遠那麼飛升,

他會快樂;但這肉體的泥坯會撲滅

它不朽的火花,嫉妒它所升抵的光明,

仿佛竟要割斷這唯一的環節:

 

是它把我們聯到那向我們招手的天庭。

然而在人居的地方,他卻成了不寧

而憔悴的怪物,他倦怠,沒有言笑,

他沮喪得像一隻割斷翅膀的野鷹,

只有在漫無涯際的太空才能逍遙;

以後他又會一陣發狂,抑不住感情,

有如被關閉的小鳥要急躁地沖擊,

嘴和胸脯不斷去撞擊那鐵絲的牢籠,

終於全身羽毛都染滿血,同樣的,

他那被阻的靈魂的情熱噬咬著他的心胸。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April 28, 2022 at 4:33pm

拜倫的詩選·我沒有愛過這世界

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

我沒有阿諛過它腐臭的呼吸,也不曾

忍從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種偶像;

我沒有在臉上堆著笑,更沒有高聲

叫嚷著,崇拜一種回音;紛紜的世人

不能把我看作他們一夥;我站在人群中

卻不屬於他們;也沒有把頭腦放進

那並非而又算作他們的思想的屍衣中,

一齊列隊行進,因此才被壓抑而致溫順。

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

但是,盡管彼此敵視,讓我們方方便便

分手吧;雖然我自己不曾看到,在這世上

我相信或許有不騙人的希望,真實的語言,

也許還有些美德,它們的確懷有仁心,

並不給失敗的人安排陷阱:我還這樣想:

當人們傷心的時候,有些人真的在傷心,

有那麼一兩個,幾乎就是所表現的那樣——

我還認為:善不只是空話,幸福並不只是夢想。

Comment by 沒答案也好 on April 18, 2022 at 6:53pm

拜倫詩選《意大利一個燦爛的黃昏》

月亮升起來了,但還不是夜晚,

落日和月亮平分天空,霞光之海 

沿著藍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巔 

往四下迸流,天空沒一片雲彩, 

但好像交織著各種不同的色調, 

融為西方的一條巨大的彩虹—— 

西下的白天就在那裏接連了 

逝去的亙古;而對面,月中的山峰 

浮遊於蔚藍的太空——神仙的海島!

 

只有一顆孤星伴著狄安娜,統治了了 

這半壁恬靜的天空,但在那邊 

日光之海仍舊燦爛,它的波濤 

仍舊在遙遠的瑞申山頂上滾轉: 

日和夜在互相爭奪,直到大自然 

恢復應有的秩序;加暗的布倫泰河 

輕柔地流著,日和夜已給它深染 

初開放的玫瑰花的芬芳的紫色, 

這色彩順水而流,就像在鏡面上閃爍。

 

河面上充滿了從迢遙的天庭 

降臨的容光;水波上的各種色澤 

從斑斕的落日以至上升的明星 

都將它們奇幻的異彩散發,融合; 

啊,現在變色了,冉冉的陰影飄過, 

把它的帷幕掛上山巒;臨別的白天 

仿佛是垂死的、不斷喘息的海豚, 

每一陣劇痛都使它的顏色改變, 

最後卻最美;終於——完了,一切沒入灰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