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譯·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生動的詩行》(Chester Beatty 紙草卷一)

瞄準你沈默的情人的幽室

將他對準你沈默情人的幽室;
你揚帆起航,象一陣風暴襲擊她愛的小巢。
將她神聖的殿堂打開,
他的情人已備好了祭品。

充滿她,用歌聲也用急促的舞步,
用葡萄酒也用麥酒?填滿她西方的聖殿?
不要羞怯,轉身取拿走的報償:
暢飲她,就在這個夜晚。

你會聽見她悄悄將你挽留:
“用你緊緊的臂彎擁有我,
在黎明穿過黑夜之時,
讓我們也這樣長眠。”


(Photo Credit:Immersion in the Summer 19 by Faust Reygar,https://500px.com/faustinareygar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28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3 hours ago

(續上)張博的演講生動精彩,感情真摯。他說:勒內·夏爾的詩短小而簡練,卻迸發著強大的語言密度,躍動着震撼人心的美……而他對詩的態度,就是以詩歌的火焰與藝術的光芒堅強地守護靈魂的純真。他的詩句如淬火的利劍般劈開人類內心的黑暗,如燭火般在暗夜中閃光。夏爾的詩歌為人類的生存確立起堅實的維度,堅定地在大地上棲居,抵禦平庸與荒誕的侵襲。他對於詞語的使用本身,也在不斷敲打着流俗,讓每一個詞重新在根源處綻放光彩。張博這詩意盎然的語言,雄渾有力,將夏爾式的“斷片式史詩”,闡釋的淋漓盡致,扣人心弦。 

夏爾詩歌的詞語力量,讓他得以與許多畫家成為朋友。藝術大師趙無極與夏爾的交往,就是一種詩畫結緣。1957年無極為夏爾的詩“花園裡的同伴”(“Les Compag-nons dans le Jardin”)配了四幅版畫,至此他們長期合作,結為密友。無極多年後得知被家人長期隱瞞的父親在文革中受迫害致死的消息時,“頓感 ‘長矛當胸穿透’(夏爾詩,下同)”,他終其一生,都在以繪畫闡釋“存在的自由”和父親那“無法澄清的生命”(安琪「無極的世界」)。在此,惟有夏爾的詞語,能夠表達大師那無法釋解的情殤。1973年,趙無極以巨幅繪畫向這位詩人致敬(Hommage à René Char)

 

本期沙龍特邀嘉賓為青年詩人、法國高師文學博士候選人秦三澍先生。這位從事20-21世紀法語詩歌的研究和譯介,兼及漢語當代詩批評的青年才俊,帶着一本譯稿打印版出席「自由談」沙龍,詩人性情躍然。 

稍早由科學家徐一鴻和他的夫人王家緯引薦的沙龍嘉賓徐磊先生,作為巴黎索邦大學文學和對外法語教育雙碩士,他正在進行中的博士論文為法國16世紀的愛情詩歌。與此同時,他還兼任Philharmonie parisienne交響樂團第一小提琴手、在索邦大學和巴黎政治學院教授中文,並從事翻譯等工作。一年前和張博在沙龍相遇後,兩人相見恨晚,在夏爾詩集的翻譯過程中,他們多次品酒長談,推敲細節。 


沙龍與會者包括書刊編輯、記者、學人、藝術家、詩人和自由撰稿人等,氣氛熱烈,引人入勝,演講時間不斷延長。看到出版社寄給張博的樣書, 大家同聲稱道,一時竟有“巴黎紙貴”之感,當場有多人向張博“訂購”。

演講結束後,大家舉香檳向張博表示祝賀和感謝,參與者並分別朗讀了夏爾的「狐巢的魅惑」、「引領」、「引力――囚徒」、「半影」、「多內巴赫·穆勒湖」、和「我棲居在一種痛苦中」等詩篇。此刻,與會者和詩人共鳴,時間向深處流動,窗外的世界變得遙遠。幾乎同一時間,北京單向空間舉辦新書沙龍活動,就這套詩歌譯叢展開討論。其中,夏爾的「憤怒與神秘」,口碑以9.7名列榜首。

 

這裡,夏爾的詩句恰如其分:“美,在經歷漫長等待之後湧現出共通的事物,穿越我們洋溢幸福的田野,去連接一切可以被連接的東西,去點亮我們的黑暗集束中一切必須被點亮的東西。”(張博談“詞語之夜的抵抗戰士――勒內·夏爾” 来源:30/11/2018《rfi平台》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October 8, 2021 at 3:21pm

海子《彌賽亞》(節選)

(《太陽》中天堂大合唱)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它是一首”詩“——它不是

                                              ——斯賓格勒

 

獻詩

 

謹用此太陽獻給新的紀元!獻給真理!

謹用這首長詩獻給他的即將誕生的新的詩神!

 

獻給新時代的曙光

獻給青春

 

獻詩

 

天空在海水上

奉獻出自己真理的面容

這是曙光和黎明

這是新的一日

陽光從天而降穿透了海水,太陽!

在我的詩中,暫時停住你的腳步

讓我用回憶和歌聲撒上你金光閃閃的車輪

讓我用生命鋪在你的腳下,為一切陽光開路

獻給你,我的這首用盡了天空和海水的長詩

 

讓我再回到昨天

詩神降臨的夜晚

雨雪下在大海上

從天而降,1982

我年剛十八,胸懷憧憬

背著一個受傷的陌生人

去尋找天堂,去尋找生命

卻來到了這裏,來到這個夜晚

19881121日詩神降臨

 

這個陌生人是我們的世界

是我們的父兄,停在我們的血肉中

這個陌生人是個老人

奄奄一息,雙目失明

幾乎沒有任何體溫

他身上空無一人

我只能用血餵養

他這神奇的老骨頭

世界的鮮血變成了馬和琴

 

雨雪下在大海上

19881121

我背著這個年老盲目的陌生人

來到這裏,來到這個

世界的夜晚和中心,空無一人

一座山上通天堂,下抵地府

坐落在大沙漠的一片廢墟

1985年,我和他和太陽

三人遇見並參加了宇宙的誕生。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October 7, 2021 at 2:10pm

宇宙的誕生也就是我的誕生

雨雪下在黑夜的大海上

在路上,他變成許多人,與我相識,擦肩而過

甚至變成了我,但他還是他。

他一邊唱著,我同時也在經歷

這全是我們三人的經歷

在世界和我的身上,已分不清

哪兒是言語哪兒是經歷

我現在還仍然置身其中。

在岩石的腹中

石的內臟

忽然空了,忽然不翼而飛

加重了四周石的質量

碎石紛飛,我的手稿

更深的埋葬,火的內心充滿回憶

把語言更深的埋葬

沒有意義的聲音

傳自石的內臟。

 

天空

巨石圍成

中間的空虛

中間飛走的部分

不可追回的

也不能後悔的部分

似乎我們剛從那裏

逃離、安頓在

附近的

 

1985,有一天,是在秋冬之交替

石的內臟忽然沒有了

那就是天空 天空 天空

突然的 不期而來的

不能明了的,交給你的

砍斷你自己的

用盡一生的海水上的天空

天空,沒有獲得

他自己的內容

 

我召喚

中間的沈默 和逃走的大神

我這滿懷悲痛的世界

中間空虛的逃走的是天空

巨石圍住了四周

我盡情地召喚:1988,拋下了弓箭

拾起了那顆頭顱

放在天空上滾動

太陽!你可聽見天空上秘密的滅絕人類的對話

 

我召喚:1988!巨石自動前來

堆砌一片,圍住了天空上

千萬道爆炸的火流 火狂舞著飛向天空

死去的 死去的 死去的

是那些阻止他的人,1988

突然象一顆頭顱升出地面

大地裂開了一個口子

天空突然   了,石 化身我人

血液說話,烈火說話:1988,1988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October 4, 2021 at 6:59pm

升出大海

在一片大水

高聲叫喊“我自己”!

“世界和我自己”!

他就醒來了。

喊 喊著“我自己”

召喚那秘密的

沈寂的,內在的

世界和我!召喚,召喚

 

半島和島嶼上的十七位國王,聽著

從回聲長出了原先主人的聲音

主人在召喚,開始只是一片混亂的回聲

一只號角內部漆黑,是全部世界

號角的主人召喚世界和自己

大海茫茫,群山四起,地獄幽暗,天堂遙遠

陽光從天而降,一片混亂的回聲

所有的人類似乎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主人,坐在太陽孤獨的公社裏。

黎明時分

“我自己”

新的"我自己"

石頭也不能分享

這是新的一日

這是曙光降臨時的歌聲

"我原是一個喝醉了酒的農奴"

被接上了天空,我原是混沌的父親

是原始的天空是第一滴宰殺的血液

自我逃避,自我沈醉,自我辯護

我不應該背上這個流淚的老盲人

補鍋,磨刀,賣馬,偷馬,賣馬

我不應該抱著整夜抱著槍和豎琴

成為詩人和首領,陽光從天而降穿透了海水

獻給你,我的這首用盡了生命和世界的長詩

 

回憶女神尖叫著

生下了什麽

生下了我

相遇在上帝的群山

相遇在曙光中

太陽出來之前

這麽多

這麽多

晨曦從天而降

 

我接受我自己

這天空

這世界的金火

破碎 淩亂 金光已盡

接受這本骯髒之書

殺人之書世界之書

接受這世界最後的金光

我虛心接受我自己

任太陽驅散黎明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October 2, 2021 at 10:31pm

太陽驅散黎明

移動我的詩

號角召喚

無頭的人

從鐵匠鋪

抱走了頭顱

無頭的人懷抱他粗笨的頭顱

幾乎不能掩蓋

在曙光中一切顯示出來。

世界和我

快歌唱吧!

 

”在曙光中

抱頭上天

太陽砍下自己的刀劍

太陽聽見自己的歌聲“

 

昔日大火照耀

火光中心 雨雪紛紛

曙光中心 曙光抱頭上天

骯髒的書中殺人的書中

此刻剩下的只有奉獻和歌聲

移動我的詩 登上天梯

那無頭的黎明 懷抱十日一齊上天

登上艱難的 這個世紀

這新的天空

 

這新的天空會首望去:

舊世界雨雪下在大海上。

此刻曙光中,岩石擡起頭來一起向上看去。

火光中心雨雪紛紛我無頭來其中

人們叫我黎明:我只帶來了奉獻和歌聲

火光中心雨雪紛紛我無頭來其中

通向天空的火光中心雨雪紛紛。

骯髒的書殺人的書戴上了我的頭骨

因為血液稠密而看不清別的

 

這是新的世界和我,此刻也只有奉獻和歌聲

在此之前我寫下了這幾十個世紀最後的一首詩

並從此出發將它拋棄,就是太陽拋下了黎明

曙光會知道我和太陽的目的地,太陽和我!

獻給你,我的這首用盡了天空和海水的長詩

(1988,12,1)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October 1, 2021 at 2:10pm

太陽

(第一合唱部分:秘密談話)

第四手稿

--(”世界起源於一場秘密談話“)

 

放置在 獻詩 前面的 一次秘密談話

人物:鐵匠、石匠、打柴人、獵人、火

 

秘 密 談 話

 

天 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天

| |

| | 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 地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25, 2021 at 2:35pm


海子《彌賽亞》節選/

打柴人這一天

從人類的樹林

砍來木材,找到天梯

然後從天梯走回天堂

他坐下,把它們

投入火中,使火幸福

在天堂,打柴人和火

開始了我記在下面的

一次秘密談話

 

正在這時有鐵匠、石匠、獵人、賣酒人

和一個叫“二十一”的,經常在天梯上下

他們來去匆匆,談話時而長時而簡短

無論是誰與誰在天梯上相遇

都會談上他們心中的幻象。

正是這些天梯上的談話遮住了

天堂這打柴人與火的談話聲

 

因此我沒有聽見什麽

或者說聽見不多。

 

天堂裏打柴人與火的秘密談話

 

打柴人

記得在黑暗混沌

一個空虛的大城

分不清我與你

都融合在我之中

我還沒有醒來

睡得象空虛。

 

在我內部

有另一個

微弱的我

在呼喊

在召喚

召喚他自己

 

打柴人

第一日開劈了我與你

我從你身上走下

我從你內部走到外部

看到了我自己的眼睛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18, 2021 at 10:33pm

打柴人和火,彼此照亮

旋即認清了對方的面容

並在你的眼睛裏

長出了我的身體

打柴人

我與你彼此為證

互為食物和夫妻

我與你相依為命

內臟有著第一日

一劈為二的痕跡

(天梯上傳來老石匠的呼喊:)

天空運送的 是一片廢墟

我和太陽 在天空上運送

這壯觀的 毀滅的 無人的廢墟

 

我高聲詢問:

又有誰在?

 

難道全在大火中死光了

又有誰在?

 

我背負一片不可測量的廢墟

四周是深淵 看不見底

我多麽期望 我的內部有人呼應

又有誰在?

 

我在天空深處

高聲詢問

誰在?

我背負天空

我內部

背負天空

我內部著火的廢墟

越來越沈

我只有沈淪

更深地陷落

 

滅絕的大地

四季生長

無人回答

我是父母,但沒有子孫

一片空虛

 

又有誰在?

 

天空的門

緊緊的關著

沒有人進來也沒有人出去

沒有人上來也沒有人下去

海水和天空

我內心著火的廢墟 廣闊的湧動

這全部的大火在我的背脊上就要凝固

這全部的天空

在我內部

就要關閉

 

一萬種暴力

沒有頭顱

坐在海底

站在天空上呼喊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15, 2021 at 5:39pm


海子《彌賽亞》節選/


 

這全部的天空今天

在我內部就要關閉

 

減輕人類的痛苦

降低人類的聲音

痛苦如此寂靜

就要關閉

又有誰在?

 

閃電大雷

這燃燒的

從天而降的

亮得象猙獰的白骨

紅得象雨中的大血

響得就是奪命的鼓!

又有誰在?

 

寂靜的天空你

封閉的內部

是吼叫的廢墟

 

大海在 突然停頓在上空

突然停頓在我的頭頂

關閉了所有的天空

天地馬上就要

不復存在

 

天空

轟轟倒下

葬在 沒有頭顱的大海

這哪是天空

只是天空的碎片

五臟纏繞著

這天空的碎片

這沒有頭顱的大海

這三位大地的導師

五臟纏繞著你們

召喚著你們

轟炸著你們

這一種爆炸中

又有誰在?

 

八面天空

有七面封閉

剩下那

最後的

末日的

火光照亮的

一面廢墟

也要關閉

孩子 那些孩子們呢

我用全部世界換來的

那些孩子呢

最後的天空就要關上

孩子呢 又有誰在?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September 12, 2021 at 8:00pm

海子《彌賽亞》節選/

我站在天梯上

看見我半開半合的天空

這八面天空的最後一面

我看見這天空即將合上

我看見這天空已經合上

 

從天空邁出一步

三千兒童

三千孩子

三千赤子

被一位無頭英雄

領著孩子們降臨大地

正是黃昏時分

無頭英雄手指落日

手指日落和天空

眼含塵土和熱血

扶著馬頭倒下

 

我在天空深處高聲詢問 誰在?

從天空中站起來呼喊

又有誰在?

 

最後一個靈魂


這一天黃昏

天空即將封閉

身背弓箭的最後一個靈魂

這位領著三千兒童殺下天空的無頭英雄

眼含熱淚指著我背負的這片燃燒的廢墟

這標誌天堂關閉的大火

對他的兒子們說 那是太陽

 

孩子們,三千孩子活不下多少

三千孩子記住了多少

孩子們,聽見了嗎

這降臨到大地上後

你們聽到的第一個

屬於大地也屬於天空

的聲音:孩子們,聽見了嗎,那是太陽

 

太陽

 

無頭的靈魂

英雄的靈魂

靈魂啊,不要躲開大地

要躲開這大地的塵土

大地的氣息大地的生命

靈魂啊,不要躲開你自己

不要躲開已降到大地的你自己

你為何要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扶著你騎過萬年的天空飛馬的頭顱

你為什麽要倒下 你為什麽這麽快的離去

你再也不能離去

 

莫非你不能適應大地

你這無頭的英雄

天空已對你關閉

你將要埋在大地

你不能適應的大地

將第一個埋葬你

 

靈魂啊,不要躲開

我問你,你的兒子們

活下去了嗎?

 

我站在天梯上

目睹這一切

我在天空深處

高聲詢問

誰在?

從天空中站起來呼喊

又有誰在?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