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魯達·奏鳴曲與毀滅

在走了許久之後,誰知道有多長和多遠,

糊塗得好像去莊園和領地,

悲苦的希望單獨支撐著我,

與壞伴相隨,各懷異夢,

我熱愛那仍存於我眼中的堅韌,

在心中仍傾聽我的騎手的腳步,

仍咬住睡眠之火和毀掉的鹽:

在夜晚,在黑暗中,在飛翔的悲傷裏,

是他在不停地注視著營地的邊緣,

旅人毫無防備,

羈留在漸黑的陰影中,在顫動的翅翼中,

我感到自己的存在——我石頭般的手臂保衛著我。

 

在淚水的科學中人不可能制造聖殿

在我的單調的,努力工作的下午,

在荒涼的披蓋著月光的墓地,

熟悉的蜘蛛們,我愛得如此強烈的廢墟,

我珍視著我失掉的自我,我有瑕疵的體格,

 

我的銀色的打擊和永恒的喪失。

滾圓的葡萄閃爍著,它葬禮的酒

仍在抖動,仍在留存,

貧瘠的占有,那不可靠的家,

誰曾舉行過煤渣的典禮?

 

誰愛那喪失的事物,關心絕對的東西?

父親的骨骸,失事船隻的殘骸,

他自己的告別,他自己的逃避,

他自己悲哀的力量,他的悲苦的神?

 

我躺著等待,此刻,等那無生命的,那傷害,

 

等那奇怪的證明——我舉起它

用殘酷的方式,寫於灰燼中,

是我選擇的被忘掉的形式,

我給大地的名字,我夢想的價值,

用我冬天的眼睛,我分成的

天邊無際的數量,在這世界的每一天。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10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